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47|回复: 10

重走襄渝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3 22:4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重走襄渝线
                                                   铁十师46团二营学兵二连  白宝存
我已记不清是第几次重返襄渝线了。这次大概是第22次吧。从1986年始,我就隔三差五的去安康,去旬阳,回老连队,甚至和几位当地朋友当亲戚走动。有人笑我痴。“哪里有什么好?受的罪还不够!”是的,我青春年少时,是在哪儿受苦受累受熬煎了。但是,那就像自己带的孩子,你受的苦越多,受的熬煎越大,感情就越深,你就越爱她!哪怕是多看一眼,心里也是舒坦的。
坐在江边,隔江看看老连队旧址,听着连队下大兰滩湍急的水流声,抬头远眺看高山上我们亲手架的高压线塔,看着火车飞鸣着进入我们亲手打通的隧道……。心里就格外舒坦。这种情怀,只有同样经历的人才能理解。这不,我和我的发小、战友任德睦又一次踏上了去旬阳的征程。不过,这次是带着任务去的。
明年,是我们参加襄渝线建设50周年,我们二连联谊会决定组织全连重走襄渝线,委托我俩打前站,做好各项准备。我欣然答应。
10月28日,出发了。我俩没走高速公路,直接从沣峪口进山,过柞水、广货街、营盘、青铜关、镇安、小河……。这是当年我们进山时,一路步行了8天所走过的路线。今昔非比呵。秋季的秦岭,山清水秀,林草茂密。寒霜打红了秋叶,染黄了青草。漫山遍野五颜六色,就像画家的调色盘,色彩斑斓,美不胜收。
我们一路走着,拍照着,寻找辨认着。这里,早已是高桥飞架,公路、铁路交叉纵横,当年的荒寂已不复存在,只凭着我们深埋在心底的那种不可磨灭的记忆。“看,这是当年我们走过的那段沙石路。”“快来,我们当年就是从这里趟过的小溪……。”
不知不觉,夕阳西下。5点多钟,我们来到了小河口。不巧的是,遇到了塌方,汽车排起了长龙。我们心急如焚。绕道上高速,得绕200多公里,原路退回,我们的计划就要泡汤。而此时,旬阳的朋友们已经聚集在一起,准备好了接风宴。而这边,推土机还在吭哧吭哧在抢修。看样子,今晚是过不去了。我急得原地打转。
一位山民看我们焦急的样子,指着右侧的一条水泥路说“你们可以从这条村村通路上走,不过要过细哟。路窄、弯多。没路灯……”
胆大心细且车技呱呱叫的任德睦二话没说,车头一掉,立即向上山驶去。
山路果然险要。急弯,上下坡一个连着一个。任德睦小心翼翼的行进在这蜿蜒的山道上。山里天黑得早,不到7点,四处已是黑黢黢的一片。打开大灯,两道光柱划破了山林里的黑夜。马上就到一个拐弯处了,两块相貌奇特的巨石进入了我们的眼帘。就像两个老人在对弈,中间夹着一块板石,真像是一块棋盘。德睦缓缓地停下了车,在车灯的强光下,他认真地端详起来。好一会,他迅速打开手机大声喊起来:“建西,建西!我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我多次梦中相见的小路。就是你和生财扶着我夜里步行的那条路哇。巧啊巧,真是老天开眼。现在,我就站在当年我们靠着歇息的那两块大石头前。 ”
1970年8月24日,我们连步行5天,到达了小河镇。太阳太毒了,许多人都中暑不能前行。我们连决定昼宿夜行。不巧的是,任德睦受了热且水土不服,上吐下泻,行走已经很困难了。但是,性格倔强的他非要跟队前行。无奈,连长派杨生财、苏建喜两位战友专门照顾他。杨生财、苏建喜替他背起了背包和所有杂物,让任德睦轻装上阵。他几乎是在两位战友半架半背,连推带拉的状态下行走的。“难啊,三个17岁的少年,远离了连队,在漆黑的夜,行走在一条路况不明且崎岖的小路,一个迷迷糊糊的病人,每走一步都是那样的艰难。唉……!”
一声长叹,也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
和德睦比起来,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跟的是大部队,心里是不寂寞的,也有更多的关照。
夜间行军确实比白天舒服。不受太阳暴晒,没有热浪的追扑。大家都走得很快,一路欢歌笑语。我却是叫苦不迭。因是我白天戏水时,不小心踏上了一块废旧破船上的铁钉,直接来了个透眼穿。尽管细心地战友战利给砍了树股当拐棍,镇江替我背着行李。我只是挎了一个装满书籍的背包,拿了一个脸盆。可涨痛的脚移动起来还是那么吃力。镇江、战利等几个人有意识地落在队伍后边,陪着我。我也有意识地故作轻松。可毕竟脚上有伤,而且是比较严重的脚伤。走着走着,就落后了。
疼痛伴随着我,折磨着我,再小心也挡不住磕磕碰碰,尤其是不小心硌在突出路面的石头上,那疼痛更是由下到上,一直疼在心上。疼得我皱着眉头直吸冷气。就在这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脚由痛到麻,由麻到无知觉,只是机械地挪着双腿。别人休息了,我不敢停,害怕落得更远。指导员过来了,看我一瘸一簸,还以为脚上打了泡,也没在意,还鼓励我再接再厉,咬牙坚持。其实不用说,我也会坚持到最后的。好胜之心嘛,谁也不愿落后,不愿拉大家的后腿,更不愿意当逃兵。稍停一下,看看前面,瞅瞅后面,不由得精神一震;自己并没有完全落后,还居中稍稍偏后。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好友们给我加油,自己更给自己打气。坚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天完全黑了下来,路更难走了。山里的夜真黑。我从来就不相信什么伸手不见五指的话,但此时信了,真的信了。伸出手,什么都看不见,明知道手就在自己的脸前可就是看不见,到处是漆黑的一片。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打开了手电筒,谁知这一亮竟亮出了一道风景线,而且叫人久久不能忘怀。蜿蜒的小道上的一百多道光柱,上下左右晃动着,但都朝着一个方向——前方。山路本来就是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忽而右拐,忽而左弯,真是一条移动的长龙,足足有几百米长,真是好看。爱激动的年轻人,哪见过这样美妙的景观,免不了又是一阵欢呼一阵大叫。我忽然想起自己在学校演出“秋收起义”的场面……。                舞台上的灯灭了,四周也是一片漆黑,台上台下静悄悄的,忽闻一阵战鼓震天,由快到慢有节奏的咚、咚、咚……。和平随着节奏跳出台,亮出了两支用红布包着的手电筒,他向前向后,向左向右的挥动着、呼唤着。周围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红火把,一束、两束……,几十束火把随着骤起的音乐突然出现在舞台上,组成了滚滚的洪流,那排成的一字长龙就够壮观、够激动人心的。可人为排练出来的场面怎能与这无人为痕迹、自然游走的长龙相媲美呢!这长龙,完全可以用自然、壮观来形容。排在最前面的,光柱朝前游动,一闪一闪的,那是龙的眼睛,后面的光柱照在地上,余光正好反射在前面人的腿和背上,就像巨龙活动的关节。山路有起有伏。有高有低,有时盘旋上行,人走光移,忽而长龙翻腾,忽而苍龙盘卧。爬山时,灯柱向上,如巨龙冲天,下山时,一路小跑,似苍龙出海。站在山梁上,看前面苍龙入海,看后面巨龙上天,真是山下山下,看游龙出神入化。看到这里,我激动得忘了疼痛,放开嗓子大吼起来:“霹雳一声阵天响,秋收起义红了天,跟着领袖毛主席,奔向雄伟井冈山……。”歌声在空荡的山涧,在寂静的山林四处回荡,余音久久不息。“好!好!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大家都被这游龙的壮景感动了,情绪十分高涨。一个个扯开嗓子为我喝彩助兴。王副连长还带头喊着:“宝存……”。后面的同学齐声喊:“来一个!”“来一个!”“宝存……!”情绪高涨到了极点。
我完全沉寂在激动欢乐的情绪中,又放声唱起了毛主席诗词歌曲,“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王副连长又不失时机地喊道:“学兵战士们,个个都要当好汉,快步再走二十里,赵湾又是一重天……”。
山里的天,说变就变。轰隆隆几声响雷过后,突地就下起了大雨。这可苦了我了,一只手拿着手电,还要把书包紧紧地护在胸前。这里面,可都是我的心爱之物哟。而雨衣还在背包里,背包还在镇江的背上呢。正在叫苦不迭的时候,镇江来了,战利来了,延庆、银海都来了。他们把雨衣穿在我身上,前后照应着继续向前走。走在一个“u”型的山坳里,忽听哎哟一声,我摔倒了。紧接着就听见“哐当……哐当……哐当当当……”一连串清脆响声,大家的手电筒光柱齐刷刷地射向响处,一条白球般的影子快速向山下滚去。急得王副连长失声大叫:“怎么回事!”谁都听得出来,变了调的声音里透着惊吓、焦急、担心。我赶紧爬起来,忍着痛大声唱:“背上的脸盆希哩哩哗啦拉索啰啰太,滚下山呀那呀呼咳……。”
“嗨,宝存可真有窍道,指导员刚宣布了不让到河边戏水的纪律,你就扔脸盆,这回可有借口到河边了。”又有人在大声戏笑着我。话刚落音,就又是一声哎呀呀的大叫,紧接着又是一阵“哐当——哐当——哐当当当……”的响声。
“好,这回宝存有人做伴了,商店发财了要好好感谢你们呐……”。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大笑。
“同志们,雨大路滑,大家一定要小心脚下。”王副连长拉直了嗓子提醒大家。每到难行的地方,他都要停下来,站在斜坡上给大家照亮,时不时地用手拉扶一把。
雨下得更大了,还呼呼的起了风,把山间的树枝刮的呜呜作响,发出瘆人的怪叫。路越来越难走,越来越泥泞,行军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此时,任德睦和建西、生财三人却没有这样的氛围,在漆黑的山野,在雨地里,他们深一步浅一步的摸索前行。怕滑到沟里,怕遇到野动物,更怕迷路。怕手电筒没电,他们轮流打开电筒……。
一边走,一边互相提醒着,小心,前面有坑。小心,前面是斜坡,滑……。
全连在这泥泞的山路上前行,我咬着牙,一步一瘸,一步一滑地坚持着向前挪。风更烈,雨更急了。雨被刮的从胸前不停地往里内衣钻,凉冰冰的打在满是热汗的身子上,真是内热外寒,十分不爽。停下来,更是一股寒意。我暗暗提醒自己,不能停,绝对不能停,一定要坚持,坚持。握紧拐棍,使劲往下用力,借助着它的力量往前挪行。水渗进了鞋里,脚泡进了水漉漉的湿鞋,就像泡在水里。脚泡的如发胀的物体,鞋已被撑得满满的已经僵硬了,和腿连成了一个整体,脚腕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亦像不复存在了,就似一条硬邦邦的棍,全凭大腿前后拉动。
“行不行?”战利问。我坚毅的点点头。
“能坚持不,不行我背你。”镇江问,我自信地摇摇头。
“行,我行,还能坚持!”其实,我双腿只是机械地挪动,这会儿,我多么想赶紧到达目的地,生上一堆火,把麻木的脚和腿放在上面好好烘烤一番,多惬意呀。这是奢望。心里清楚地知道,可还是由不得这样想。
留校的同学们这会儿在干什么呢?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他们绝对想不到,在风雨交加的漆黑夜,在这泥泞的山路上,我们一个个疲惫不堪的在急行军。他们要知道了会怎么样呢?会笑我们傻,笑我们痴吗?不!不会的!没见为我们送行时,那一个个流露出来羡慕的神情吗?他们一定会鼓励我们,为我们鼓劲加油,为我们高唱毛主席语录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想着想着,我竟不由自主断断续续地唱出了声:“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镇江、战利听到我的歌声,凝结的眉头舒展了,跟着就唱了起来。一个、两个……,十个……五十个……,同学们一个接着一个跟着唱,全连一百多个学兵都唱了起来,那声音气势磅薄,排山倒海,冲破风雨,冲破群山,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在山间久久回荡: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歌声、口号声响彻天地……。
就在这个时候,德睦他们三人,来到了那两块巨石下。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山风刮来搅动着茂密的山林,发出哗啦啦的怪声。这路,什么时间能走到头啊?心里根本就没有底。冷啊。一阵寒意从心底袭来。这不仅是天气的原因。三人靠着巨石,紧紧地搂抱在一起,相互用体温温暖着对方。“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老大哥杨生财鼓励着大家。“对,坚持,大家一定都盼望着我们尽快到达。”苏建喜随声附和。“放心,我不会倒下,一定会坚持走下去。”德睦也鼓励着自己。身上渐渐的暖了,这不只是巨石挡住了山风,还有相互的鼓励温暖了大家的身心,坚定着大家的意念。
风渐渐停了,雨也住了,山头上也透出了一抹黛青色。“走”!德睦鼓起勇气,坚定的语音透出一股犟劲。“走”!三人的手紧紧地摞在一起。回头,打开手电,三道光柱照在这两块相貌奇特的巨石上,它们深深的印在了三个17岁学兵的心里……
“滴滴滴……”声声急促的汽车鸣笛声打断了我们的回忆。后面来车了。
“滴滴滴……”,德睦摁响车笛,发动了汽车。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疾行,忽上忽下,时隐时没,但都坚定的向着前方,向着灯火辉煌处,向着我们的人生第一站——旬阳——。前进!



发表于 2020-3-24 07: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重走襄渝线,沧桑话当年!
发表于 2020-3-24 08: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艰难岁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4 08: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刻难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4 08:5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好文!那山那水,那情那景今生难忘!
发表于 2020-3-24 09: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阅读阅读,也是纪念或祭典我们逝去的青春最好的方法之一!
发表于 2020-3-24 10:43: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克辛 于 2020-3-27 19:19 编辑

事实上每天几乎都有当年的经历者与建设者(铁道兵,学兵,民工)等在重走襄渝线!一个人的一生中,三年不算多也不算长。但对当年每一个建设者来说,那三年的日日夜夜却并非短暂,那是灵与肉的撞击,血与火的冲击,生与死的冲击,苦难与荣誉的对撞。这一切因为太年轻所以显得来的太突然太直接太猛烈……!有人為之悔,有人為之泣,有人為之自豪骄傲!但无论悔也罢,泣也罢,自豪骄傲也罢,那三年都是刻骨铭心难以随意抹去的一段记忆!台湾著名歌曲创作人罗大佑曾经有一首作品《爱的箴言》,觉得用以表述襄渝线建设者尤其是三线学兵今日的情感或是情怀颇好:/我将春天付给了你/将冬天留给我自己/我将欢乐付给了你/将悲伤留给我自己/我将你的背影留给我自己/却将自己给了你/……。对人生那一段,不求无限拔高自瘾!不必捶心撞脑门儿自抱自气!更不必打着各种旗号名义强制每一位经历者都应该认同自己当年是个什么什么的结论!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后悔之药!更何况那时候如果没有襄渝线的修建,六九七零两届就必然都得去“广阔天地大展鸿图了吧"?凭心而论,曾问过连里的几个同学战友:假使让你再做一次选择,只有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时间长短不详与去三线与部队一起修三年路两种选择,你选哪个?回答出奇的一致:当然会选跟部队一起修路了!
发表于 2020-3-24 18:18: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欣赏了,谢谢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向着我们的人生第一站——旬阳——。前进!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欣赏了,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20-4-2 01:01 , Processed in 0.0229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