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08|回复: 9

(接上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0 17: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大塌方,突降的灾难
下午2.30分,郑祥生让风枪手白长生去领炸药。此时,贾良志、李铁钢正半弯着腰,在被翻渣炮掀起的低洼处打底眼。任振营和王治钧站在石渣堆上打顶眼。郑祥生转身走到前面,踮着脚尖紧贴着掌子面查看炮眼。就在这时,只听见排架发出“咔嚓嚓”的扭裂声,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他觉得后背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随即就麻木了。隧道里一片漆黑,呛人的粉尘一下就笼罩了他。瞬间,死一般的寂静。“塌方了!”他下意识地转身,却被巨石夹住了。这时,惨叫声,呼救声,叫喊声响成一片。郑祥生脸、背贴着石壁挣扎着从石缝里一点点挪出来,拼命地跑出去报告求救去了。听到呼救,正在附近施工的战友们不顾个人安危,一起向隧道冲去。没有命令,却比执行命令更坚决更迅速。“冲进去,救战友”!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情已经把学兵们的命运紧紧的连在一起。
隧道里,仍然一片漆黑。唯一的光源就是指导员的手电筒。他努力想站起来,几次都没有成功。他不知,自己的右脚两根脚趾开放性骨折,重度脑震荡,头上,鼻子嘴里到处冒血。他对着前来救援的卫生员黄康全和战士喊:“快!快!快救他们,三排啊……快!快……!”话未落音,就昏迷了过去。
借着手电灯光,看到面前的是一整块从洞顶塌下来的巨石。“完了!”一个念头飞闪过,在场抢救的战友们都禁不住打了个寒战。灯光围着巨石而转。这时候有人发现:巨石的一头担在隆起的石渣堆上,形成了一个夹角,石渣的低凹出还有空隙。借着灯光,他们扒着石渣,摸索着从夹缝里拉出了已经昏迷的李铁钢,他鼻梁塌陷,满面是血,中指、无名指开放性骨折。就在要将他抬出洞的一瞬间,他嘴里喃喃的说:“救……蛋蛋……”(贾良志的小名)。贾良志侥幸也被砸倒在低凹出。左手臂却被死死地压在巨石下。几位战友疯了似的扒开碎石,想把他拉出来。可在没有起重设备的情况下,任你钢钎怎样撬,巨石丝纹不动。“哗哗哗……”,又开始落碎石了,谁知道下一秒是什么情况。战士们急了,几个人硬生生从巨石下将贾良志拉了出来。他被战友托着,左手臂上的皮肉和骨骼大部分脱离,掌骨、指骨、前臂骨骼白森森的露在外面,软绵绵的耷拉着,不断的涌着鲜血。此时,救援的战友把几位伤员快速的抬上翻斗车,飞也似地向洞外冲去。
六、洞外,紧急抢救……
洞外已忙成一片。全营的九名医护人员和卫生员都集中在工地的临时抢救室。轻伤,就在室外检查包扎。场地上很快就躺倒了一片,还不断有人被抬着、架着送进来。经验丰富的徐军医沉着的指挥着各卫生员,又安排站在门外心急如焚却又束手无策的学兵们:去找木板,不能让伤员躺在地上!去取伤员衣物!去路边拦车,随时送他们去卫生队!自己带着医助紧急抢救处理伤情较重的李铁钢和贾良志。此时,四营刘营长、魏教导员,52团陈团长,11师杨副师长、2107工程指挥部雷总指挥陆续赶到,马上指挥现场抢救。
公路边,学兵们拦住了翻斗运载车。大家七手八脚的将伤员抬上去。年仅十六岁的卫生员黄康全心细,说了声车斗太凉,就脱掉自己的棉衣。瞬间,二十多件黄、蓝色棉衣从周围扔向了车厢。郑祥生跟车护送。把伤员安置完,忽觉腰痛难忍。一检查,腰部严重擦挤伤,立即收住院。好险,若不是他紧贴掌子面,必定难逃这场劫难……。
七、洞内,抢救仍在继续
黄康全再次返回洞内,隧道灯已通亮。他惊呆了。这块高4米多,长有8米,宽度几乎和隧道两边墙同宽的巨石,足有200多立方。一些碎石落在四周,被砸塌的两孔排架已经清理到一边,几十公分粗的圆木,被砸成了碎片。难怪抢险队的战友们撬弯几根钢轨也撬不起,用二十多个起道机,十来个大小不一的千斤顶也顶不动。只好紧急求援,从师、团部急调能顶四十吨重量的千斤顶。在场的人都清楚,压在巨石下面的风枪手任振营、王治钧难有生还的可能。最当紧的是要集中抢救双腿压在石缝里的周金华战友。
周金华躺在冰冷的泥水里,已经四个小时了。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刘营长在焦急地走动,不停地用手电筒照着四周和洞顶。一听到有碎石滑落,就赶紧往周金华跟前跑。两位军医一会看看表,一会观察着周金华,眼睛不时的往洞口看。他们商量,再有半个小时,为保命就要现场截肢!听到这话,刘营长满面泪水:“再等等,再想想办法,他只有17岁呀!你看看他的战友!”顺手指处:战友滕平亮将衣服盖在伤员身上,自己裸着上身,用双手撑住洞壁。为了战友不再次受到伤害,他用自己的身体,不!他是用生命护着周金华。近四个小时了,任谁劝都替换不下来他。英雄啊,战友!大家都被这种深厚的战友情谊深深感动了。徐军医思索片刻,再次配置了药品,让黄康全为伤员推100毫升葡萄糖补充体力。
黄康全趴在泥水和碎石上为战友注射着液体,一面推一面呼唤着:“阿福福(周金华别名)你说话,你喊,你喊呀!一刻也不停地喊!”他怕,怕战友昏迷过去。昏迷加重,生命也将枯竭。他喊着,叫着,在耳边呼唤着。不知是药品增加了体能,还是战友给了他力量。周金华睁开了眼睛,嘴里嚅嚅的想说什么。黄康全大声说:“喊,喊,大声喊出来!”周金华眼睛一亮,流出两行热泪,清清亮亮的喊了声:“毛主席……万岁!”这一声,使在场的所有人潸然泪下。也许,有人认为这是在作秀。但过来人都知道,那个年代的人,追求理想,心底就是这么纯真,对领袖就是这么忠心,对信仰就是这么执着。这就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
就在这时,抢救队的战士抬着十几个大型千斤顶急匆匆赶来了。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找好位置、架起机械、压动液压杆。终于,巨石被一点点顶起来了。经验老道的刘营长,让战士们搬起大小不一的石块,顶一点,垫一点。这边,几个战士抱着伤员身体,托着腰,松动一点,往外移动一点。经过20多分钟的努力。周金华终于被救出来了。初步检查,就发现周金华骨盆、肋骨,脚骨等7处骨折。经过固定包扎,救护车一路呼啸着将他送往师部医院。
                 八、巨石下,还压着两位战友……
任振营、王治钧两位战友还压在巨石下。大家的心里仍然沉重、焦急,火烧火燎的急。虽然心有预感,但还抱着一丝希望。他们不停地压动着液压杆,看到有一点缝隙,刘营长、黄康全迫不及待地趴在泥水地上打着手电往里照……。
时间一分分过得真慢……。一个小时,堪比一年。终于,王治钧被救出来了,但已无生命体征。黄康全揉着他睁着的双眼,忍不住热流横流。王治钧是个心灵手巧又勤快的好小伙。进洞前,他已接到了探家命令。还利用工余时间收集炸药箱,为各班做了漂亮的碗柜。他主动要求参加复工第一天的战斗,就是想亲眼看看18连创造的新纪录,见证18连的开门红。谁料想……  。
再也见不到了,年迈的奶奶,体弱的母亲,被夺了权的“走资派”父亲……。
抢救,进入了最艰难的时刻,任振营压在最中间,要把这200多立方的庞然大物顶起四五十公分谈何容易。十几台大型千斤顶全部用上了,顶一点,就用锯好的原木墩子垫一点。垫实,再往里移动千斤顶,再垫,再移。就这样一分、一寸的往上顶。大家都屏住呼吸,眼看耳听,渴望出现奇迹,哪怕是一声细微的呻吟。但传来的只是千斤顶不堪重压发出咯吱吱的声音。战友们的心都揪在一起。在焦急中又熬过了两个多小时,巨石被艰难地顶起了40多公分的空间,“停!”抢救队队长,部队18连一位精瘦而强悍的山东兵,趴在地上往里探探身子,果断的拿起大号雨衣,斜着身爬到了任振营身边,打着手行灯把它的遗体“捡”到雨衣上,拖了出来。
这次事故,牺牲两人,重伤四人,轻伤12人。
夜里11点了,黄康全为亡者做完缝合,流泪抬着遗体出洞。洞口,黑压压一片,战友们在寒风里站了10多个小时了,大家都在等着,等着,想看战友最后一眼,做最后的告别……。
有命令,谁也不能惊扰战友!担架到处,战友们闪开一条道,默默地跟在后面……
一弯残月,映着寒冷的星光。低声的抽泣,伴着沉重的脚步。萧瑟的山风,格外凛冽……。
九、18连,又向隧道深处挺进……!
两天后,全连冒着雨夹雪安葬了两位战友……。
三天以后,全连召开表决心,树信心,攻克岚河口隧道誓师大会……。
四天以后,即12月1日,学兵18连全体战士,在隧道口高唱着“成千上万的先烈,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让我们高举着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前进吧,前进吧,前进吧……!”
歌声,带着沧桑,带着悲壮,带着难以抑制的悲情,在山间回荡……。
学兵18连,又扛着风枪,向岚河口隧道深处挺进……!
(感谢原学兵十八连的 黄康全 刘建忠 张孟秦 王和平 赵源 赵玉庆 卢凯 贾良志 张永泰 董国良 张晓虎 左战平等战友提供大量素材和照片 )


发表于 2020-3-20 17: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了,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18: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页发重了,怎样删掉它?)
发表于 2020-3-20 19:02:3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永远定格在十八岁的战友们,离开亲人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半个世纪了!我们永远不会忘怀他们!
发表于 2020-3-20 21:48: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克辛 于 2020-3-21 17:02 编辑

今天每看到十六七岁的孩子,就常常不由地想起当年的我们……。想起作家陈忠实老先生的《走过泥泞》:“在那个充满毁灭与破坏的年代,他们、一群孩子却用自己稚嫩的双肩扛起了一根共和国的大梁,成就了一项伟大的建设事业……"!往昔学兵连忍饥挨饿為国奉献青春生命与血汗!今朝多少战友花甲白头贫病交加,官僚们熟视无睹冷若冰霜!真是令人寒心之至!正所谓十六出征锣鼓喧天披红戴绿,六十卧床贫病交加,倍感何谓卸磨杀驴……!冷、冷、冷、寒了多少颗曾经热血沸腾激情燃烧的心!
发表于 2020-3-21 08: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卸磨杀驴之事,代代皆有,可怜当年的热血青年。
发表于 2020-3-21 10: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话题不想说了,说起来都是伤心满眼泪!
发表于 2020-3-21 13:5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冷、冷、冷、寒了多少颗曾经热血沸腾激情燃烧的心!
发表于 2020-3-21 16: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任河水 于 2020-3-21 16:48 编辑
三合道人C 发表于 2020-3-21 08:24
卸磨杀驴之事,代代皆有,可怜当年的热血青年。

   这样看是不是更好

       那时的我们和现在的我们处在两个时期,即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期,官方叫做第一代领导与第二代领导,今天可以理解为后邓小平时期。
       我下边说一个不容辩驳的事实:
       当时我们三线修铁路后分配有两类。一类是当工人,一类是当干部(也有少部分当兵),当时就有人不愿意当干部而愿意当工人,也确实有人就是努力的把自己的干部身份转成了工人身份。那么今天,有人会把自己的干部(公务员)转成工人身份吗?!不会了,不会有了。两个时期,不同的价值标准,不同的价值评判体系,当年做工人的三线人感到今天的待遇难以生活,而当年做干部(一般也是处级了吧)过的蛮滋润也没有这个诉求(诉求和参与是两回事)。
      现在的政府他执行的是时代(时期)的大政方针,他要是不执行,用邓公的话说(南巡讲话)就换人。所以说,解决问题要找到问题的纹路,找准。学兵中的靠军说和劳工说他们也确实存在这两说。
发表于 2020-3-21 16: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任河水 于 2020-3-21 16:49 编辑
任河水 发表于 2020-3-21 16:17
这样看是不是更好

       那时的我们和现在的我们处在两个时期,即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期,官 ...

可怜了那几个靠军说同学,本来一腔热情为大家想争取点什么却给人挖苦的土头土脸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此处也不例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20-4-2 02:20 , Processed in 0.01969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