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白沙

小说《那年那月那群人》纪念三线学兵参加襄渝铁路建设五十周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36 编辑

       洪俊武和安小建一个班,被分配到最后一条船上。洪俊武放下行李看见安小建还在江边张望,连忙从船上下来问:“安小建你怎么不上船?”
       “我拿着行李不敢上船上那个踏板”安小建唯唯诺诺的指着船上搭着一条一尺来宽的踏板。
       安小建有400多度的近视,个子瘦小,本来行李就重,上了踏板东摇西晃要掉下来,试了几次都不行。
       洪俊武接过安小建的行李扛在肩上说:“走”直奔踏板到了船上洪俊武把行李放在船上,安小建跟着上来放下行李,一屁股坐在船上直喘气。
       同学们全部上船,船老大一声高呼:“起船了……
       船帆慢慢地又升了起来,船老大的一声高呼,一个船员用长长的竹竿撑着河岸,船缓缓向江心驶去。
       白河冷水一路逆水行驶刚开始还有顺风张着船帆缓缓行进。随着太阳慢慢升起,火辣的阳光直射江面,风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船老大一声号令船又缓缓停靠在江边,只见船上的船员拿起纤绳跳下岸,把纤绳套在肩上准备人力拉船。船老大一声高喊:
       哦、拉起个纤来吆…”
       “嘿!”
       “向前走吆…”
       “嘿!”……
       船随着船员的脚步缓缓向前行去。
       太阳睁大了眼睛,拨开身边的云朵,火辣的光芒直射大地,瞩目着江面上这一群人。
       船上的同学们热的已经脱得只剩下裤衩背心了,船上布帆投下的阴影里挤满的躲避阳光的同学。
       江边拉纤的纤夫们几乎趴伏在地上,肩膀上的纤绳绷的直直的。随着船老大的呼叫,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前拉着。他们裸露着身子穿一条勉强遮身的裤衩,炽热的太阳直射在那棕褐色已经脱皮的背上,泛着白色的光。船在纤夫的拖动下缓缓地向前行驶。
       洪俊武看着匍匐在地上一步一步爬行的纤夫,心中泛起阵阵酸痛,坐在船上“如坐针毡”,真想去帮帮纤夫们。
       洪俊武正在胡思乱想,不知谁高声说:“连长,我们去帮帮他们拉船吧?”
       张连长这个来自山东农村的大汉,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看看江边一步一步匍匐爬行艰难行进的纤夫们,走到船老大的身边商量了一会,回头说:
       “各排长从你们排学生中挑选两名学生,帮助纤夫们拉船。”
       洪俊武被选入拉纤的8名学生当中。
       船慢慢地停了下来,洪俊武他们跳下船接过船老大准备好的纤绳,背在肩上随着船老大一声号令“嘿!嘿!…”的拉起纤来。
       人多力量大,多了8名纤夫了很多。
       但是,热情终归于情感而止于体力,不到一个小时纤夫队伍中的学生纷纷“撤退”,又从船上学生中更换“纤夫”人选。
       天色慢慢地黑了下来,洪俊武他们的船终于到达陕西白河县冷水镇。一天的爆嗮,全连的学生几乎全部参与拉纤,口渴、闷热、疲惫袭击着学生们。
       队伍一到冷水街头,同学们懒散的依靠在街道两边的石阶上、土墙边。洪俊武拖着疲惫的身子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口气喝完水壶里的水长长的出了口气
       冷水镇地处白河县的西北部,是一个较为贫困的乡镇街道两边低矮的房屋,薄石片搭建的屋顶。窄窄的蜿蜒起伏不平的街道,到处都是牛粪、羊粪、鸡粪。
       几个头上缠着一圈黑色或蓝色土布的村民,肩上背着一个大大的竹背篓回头张望着洪俊武这群外来的年轻人。
       冷水说起是一个镇,实际上也就是一个较大的村子,人口稀少偏僻的镇子突然来了一百多号人,镇上的工作人员应接不暇。多亏部队提前在冷水设了接应站,洪俊武他们才有热水、热饭吃。
       草草吃完饭,回到连队临时休息地方,同学们七横八卧的躺靠在墙上或躺在地上,夜宿在冷水街头。
       “同学们,由于我们现处的冷水镇条件有限,今天晚上我们大家只能在路边宿营了。晚上可能有些冷,大家准备好衣物,不要感冒了。”
       张连长站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看着满地七横八竖躺在地上的同学们无奈的说。
       “呵呵,露宿街头……”这对洪俊武来说是人生第一次。好吧,反正天气热,正好,洪俊武想着。他看见路边一家人家的门口有一块巨大的青石光光的,就走了过去把背包放在地上直接躺在青石上。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27 编辑

       “洪俊武,你选的地方不错,咱们两个挤一下睡吧?”安小建拎着行李走了过来。
       “好吧”洪俊武往旁边挪了一下,安小建二话不说就躺在洪俊武的身旁。
       “洪俊武,今天拉纤累坏了吧?”安小建说
       洪俊武揉揉肩膀说:“肩膀都磨烂了
       “嗨!那些纤夫真可怜,明天还要继续拉船。我要睡了,光坐船就累的不行,幸亏今天没有让我拉纤。”安小建躺在地上嘟囔着。
       安小建一米五多的个子,比洪俊武还小一岁,今年只有16岁,单薄的小身板,看起来就像谁家的小孩子。洪俊武看着身边的安小建心里想着,摇摇头也躺了下来。
       洪俊武双手放在头后面,看着满天的星斗……忽然一颗流星划破空向远方飞去……
       洪俊武的心仿佛也随着远去的流星回到了家……看见妈妈坐在灯下编织着毛衣,小妹趴在妈妈的腿上看着妈妈手中的毛衣针飞快的飞舞;大妹、二妹两个人在一旁低声地说着什么嘻嘻的笑;爸爸躺在竹躺椅上看报纸……
       山里的夜很静、很静,静的仿佛能听见地心的声音。夜色中,偶尔远处传来一阵狗的叫声和不知名的鸟鸣……
       今天已经是离开家的第五天的晚上了,不知道还要再走几天。慢慢地洪俊武进入了梦中,又回到温暖的家中……
       “滴、滴……”一声哨声把洪俊武惊醒,天有些蒙蒙亮了。
       “同学们,大家起收拾好行李,一会我们吃完饭就要出发了。”
       一人两个馒头,一小袋榨菜,路边的几块石头支着一口大锅烧着一锅开水,热腾腾的冒着气。
       洪俊武草草地吃了几口,给行军壶里灌满了开水随着队伍来到汉江边。
       只见昨日坐的船旁边停着两辆机驳拖船,一根粗粗的麻绳分别绑在两只木船的锚桩上,看来今天不用再拉纤了。
       尽管铁道兵襄渝线部署了8个师、6个师属团、2个独立团,共23.6万兵力但劳动力还是严重不足。铁道兵司令部和2107指挥部共同下令要求各路学兵连加快行进速度到达指定的营地,进行整顿学习尽快投入施工。
第十一章  翻山越岭到营地
        徐丽她们女子连翻山越岭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终点还不知在那里。延绵不断的崇山峻岭,茂密的树林,杂草丛生的山坡,蜿蜒不绝的羊肠小道……。炎炎烈日笼罩着大地,树林里像蒙上了一层保温,密不透风。牛虻、飞蚊、不知名的小飞虫一群一群的向下方的人群扑咬着。
       几天的翻山越岭,劳累过度再加上水土不服徐丽一连拉了几天肚子。她浑身无力,头冒金花,腹部一阵阵钻心的痛汗水顺着徐丽的脸颊,脖颈,脊椎不断的往下流着。她咬着牙,抓住路边的小树慢慢地蹲在地上……
       她抬头望前面那绵不断的山峰,狭窄的羊肠小道顺着山崖边蜿蜒而上。山顶上,当地的向导和连长站在山崖边扶着一个个颤颤巍巍的女学生,小心走过危险的山崖。
       徐丽手上的小木棍已经换了第三根了,这一根也已断裂。她咬牙站了起来向前走去,腹部的疼痛更加的厉害了,汗水像雨水般的落下背包如同一块巨石压在肩上,两腿不由自主的发抖。她实在走不动了,慢慢地坐在地上喘着气……
       “徐丽,怎么了?”君红英走上前问。
       “没事,我休息一下,你先走吧。”徐丽摆摆手说。
       “那我先走了。”君红英向徐丽挥挥手继续向前走。
       徐丽拿起水壶喝了一口水,擦擦头上的汗,站起身子刚想走,只觉得头一阵眩晕擦点摔倒,她连忙抓住路边的小树闭住眼睛一动也不敢动。
       “徐丽怎么了?”后边赶上来的副连长韩英红文问。
       “没事,就是肚子疼”徐丽说。
       “我看看”韩英红拉着徐丽的手说。
       “这几天腹泻的同学有好几个。”韩英红打开随身携带的医药箱用保温壶给徐丽倒了一杯热水,说:“来吃点药,坐下来休息一下”。
       韩英红说:“这几天大家连续爬山都没有休息好,再坚持一下,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韩英红也坐在徐丽的身边。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32 编辑

       韩英红四十多岁是省地质局委派的女干部,是徐丽她们连的副连长。部队为了保证全连女学生的安全,特别成立了收容队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专门收容掉队的女学生。
       一会走过来几个掉队的女学生脸红扑扑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脸上,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大口喘着气。
       一个女学生扯下肩膀上的背包仍在地上,一屁股坐在韩英红的旁边说:“韩连长,什么时间才能到宿营地呀?”
       “翻过这座山就到了,再坚持一下。”韩英红心疼的捋捋说话女学生散乱的头发说:“坚持就是胜利!”
       韩英红安慰着这些女学生。能不累吗,她都已经累得不行了。再别说这些从没有离开过爸妈,没有离开过大城市的年女孩子们就更不用说了。
       太阳渐渐西斜,前面的队伍已经翻过山头。韩英红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说:“同学们,咱们出发吧。”
       女学生你扶着我我搀着你,站起来重新背上背包拿起小木棍跟着韩英红向前走去。
       徐丽她们翻过山顶上陡峭悬崖边羊肠小道时天色已经慢慢地暗了下来
       韩英红说:“同学们加一把油,在天黑之前我们赶到宿营地。”
       “上山容易下山难”翻过山头一路下坡。天黑坡陡徐丽她们不知道摔了多少跤终于到达了她们的目的地—蜀河镇沙沟村
       两山夹一沟,屋在山半坡。两山之间露出一片繁星点点的天,弯弯的月亮挂在山峰上,月光透过两山之间的夹缝像探照灯似的照在地上。
       半山坡被人为的开出了一片平地,上搭了几顶帐篷。徐丽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嘀嘀……”一声刺耳的哨声唤醒了徐丽的呆思。
       “全连集合”连长陈明华站在帐篷前的一片空地上喊着。
       女学生们慌张的起地上的背包,按照自己的班排站好队伍。
       “同学们,我们跋山涉水终于到了我们的宿营地了,大家辛苦了!下面请王营长给我们讲话,大家欢迎!”
       “同学们好?同学们辛苦了!”王营长四十岁左右,身穿四个兜的草绿色军装(当时的部队排级以上是干部,干部穿四个兜的军装,战士穿两个兜的军装)。
       他继续讲道:“你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不路途辛苦翻山越岭来到这里为了毛主席他老人家能睡好觉,奉献自己的青春参加襄渝铁路建设,为中国的革命事业留下一笔光荣的印记我代表部队全体官兵欢迎你们”王营长热情的鼓起掌。
       “哗……”同学们也鼓起掌来。
       王营长继续讲:“同学们,这里今后就是你们的家,也是你们战斗的地方。你们从现在开始要把自己当做一名战士,要发扬‘一不拍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不怕艰苦,不怕流血流汗,为了早日建成襄渝铁路努力奋斗。”
       “哗……”王营长讲话完毕,大家自己的行李走进已经分配好的帐篷。
       帐篷里空空荡荡,昏暗的灯光下地上铺着一溜麦草,大家明白这就是床。几天的翻山爬坡同学们早已累的不行,行李往地上一扔就躺在麦草上睡着了。
       刚才还熙熙攘攘的连队瞬间没有了一丝声音。帐篷里昏暗的灯光照在女学生稚嫩的脸颊上,蓬乱的头发裹着汗水紧紧地贴在脸上,脸颊上干涸的汗水留下一道道黑渍,黑的像个大花脸。从小爱美爱干净的少女,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第十二章  暴雨摧花
       山沟里的夜色是那么的单调平静。一块乌云渐渐地笼罩上空,黑压压的像一大团棉絮。突然间狂风四起,树木剧烈的摇着头,倾盆大雨从而天降。帐篷在飓风中呻吟着扭曲着,固定帐篷的绳子绷的“吱吱”作响
       “咔!轰隆隆。”一道雷鸣在连队的上空炸响,闪电夹杂着雨点打向摇摆的帐篷,雨点从帐篷的大门、窗户洒了进来。
       “啊!……”帐篷里的同学被雷电惊醒,捂着耳朵尖叫着纷纷躲避着飘进来的雨水。
       电闪雷鸣,大雨如注;风借雨势,雨借风威,无情地摧毁着大地上的一切连队的帐篷像残败的花在雨中摇曳着……
       突然,一股狂风吹来,徐丽她们住的帐篷一下被吹,狂风大雨瞬间包围了几个稚嫩的身躯……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35 编辑

       “啊!……妈呀!……妈呀……”不知谁先哭了起来,然后,几个少女抱在一起嚎啕大哭,瞬时间哭成一片。
       “…………”紧急的哨音响起。
       连长陈明华向几个副连长和各排长高喊:“快救学生!通讯员马上向营部汇报。”
       副连长韩英红跑到徐丽她们的帐篷前,向随她一块来的排长们喊:“快把她们送到,没有倒的帐篷里。”
       “咔!”又一道雷电在上空响起,“注意闪电,不要到大树下面!”连长陈明华大声的喊着。
       突然一道道手电光闪着,大雨中一群战士冲了上来。这是住在山下的解放军连战士,他们拿着铁锹、绳索、木棍冲了上来。
       六连连长用他那洪亮的山东话大声喊道:“一排、二排保护学生到我们连会议室;三排、四排马上加固学生的帐篷,动作要快!”
       “是!……”战士们齐声回答,行动立即展开。
       风还在狂叫着,雷电仍然炸响着闪烁着。
       帐篷一顶一顶的被吹翻,又一顶一顶的被解放军战士扶了起来,钉上木桩捆上绳索紧紧的加固在地上。
       天亮了,雨困了,电乏了,一切平静了。雨后的群山是那么的秀丽挺拔,雪白的云朵围绕着山峰慢慢地飘着。女子连的驻地一片狼藉,到处是被风同学们的衣物,用具。
       六连会议室和食堂大厅里,女子连的同学们瘫坐在地上湿透的衣服紧紧裹在们那娇小的身躯上有的女同学在低低的哭着;有的同学直呆呆地看着门外仍在滴水的房檐……
       来到三线的第一天,老天爷就给她们来了一个下马威,今后的日子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磨难,她们想哭、想高声大叫……
       在那个年月里政治思想高于一切,红心向党永不变……再苦再累谁敢说一个不字,只有咬着牙泪水往肚子里流。
       一夜的狂风暴雨荡涤了女子连,吹翻了连队所有的帐篷。女生们所有的被褥、衣服、用具全部打湿,一个个浑身湿透相互团坐在一起不知所措。
       暴雨无情人有情山下铁道兵驻地六连连夜腾出了三间房子给女子连避难。部队六连炊事班一大早熬好了红糖姜汤让女学生每人喝了一大碗,女学生紧张的心情稍稍有所平缓。
       清晨,一轮红日从山顶上跃起,赤红的阳光洒大地。部队六连的操场上一条条绳子四面八方的栓起,上面凉满了女生的被褥、衣服。
       八月的骄阳似火,一天的休息,姑娘们又恢复了往日的欢笑被褥、衣服也基本晾干。
       经过女子连领导和部队领导商定:
       一、女子连暂住部队六连,部队协助女子连尽快搭建宿舍;
       二、鉴于襄渝铁路施工任务重工期紧,女子连从即日起培训一天后全部进入施工现场开始施工;
       三、女子连施工任务是在汉江边筛沙子、砸石子、粉碎石渣、装车备料、搬运物资等,具体工作根据施工需要再定
       徐丽、君红英分到筛沙子组,刘瑜兰分配到炊事班当给养员。
       女子连的培训没有什么内容,连长讲了一下施工安全和要求后,女生们按照分配的岗位领取工作服和工具。
徐丽她们女子连新的生活从现在开始。
第十三章  初到险滩沟
       洪俊武他们乘坐的木帆船在机驳拖船的拖动下,当天下午5点多顺利到达他们的宿营地—险滩沟。
险滩沟,两山夹一沟。半山腰上开垦出块梯形平地,上面搭建着几座帐篷这就是洪俊武他们的宿营地,他们近三年来的家。
       从江边到连队的宿营地没有路,要走大约1500米蜿蜒而上的一条羊肠小道。其中,还要翻过一个叫“老虎口”的险处。许多同学经过“老虎口”的时候一不小心行李都掉到山下了。
       洪俊武从船上卸下自己的行李背在肩上,向连队的宿营地走去。1500米蜿蜒小道呈45度斜坡一路而上,肩上的行李越走越重,洪俊武这样健壮的身体走到宿营地是已经是汗流浃背,筋疲力尽
       洪俊武走到自己班住的帐篷面前放下行李,一屁股坐在地上,拿起毛巾擦擦汗,又拿起行军壶喝了几口水,靠在行李上喘着气。
       这时洪俊武他们班长走了过来,宣布了帐篷里每一个人睡觉的铺位,让大家把行李放进帐篷里。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40 编辑

       洪俊武走进帐篷,迎面地上铺着一溜薄薄的草帘,草帘的缝隙中长出了几缕青青的小草……。
       班长走进来说:“大家按刚才公布的铺位顺序摆放自己的行李。
       洪俊武找到自己的铺位,把褥子铺在草帘上回头看了一下没有看见安永健的身影,就问旁边的任小林“小林,看见安永健没有?”
       任小林说:“没有,刚才在江边卸行李的时候看见安永健也在往下搬行李,我就先走了。”
       洪俊武站起来向外走去。他站在营房的半山坡上看见蜿蜒而上的小道上许多同学扛着行李往上走,就没有看见安永健的身影。
       洪俊武直接向山下走去,走到“老虎口”看见坐在路边的安永健,一边擦着汗水一边哭着。
       “永健,你怎么了?”洪俊武走向前问。
       “俊武,我实在走不动了,这‘老虎口’太陡了我上了几次都没有上去。”安永健擦了一把泪水说。
       安永健的行李太多,一床被褥、一个大箱子,脸盆、洗漱用具小吃等一大兜。
       洪俊武说“走吧,天快要黑了”说着扛起箱子向山上走。
       安永健背起被褥拎着网兜跟着洪俊武向山上走去,来到连队驻地天慢慢黑了下来。走进帐篷里洪俊武帮助安永健铺好床铺,吃饭号已经响起。
       全连学生在连部门口集合,部队带队领导讲了一番鼓励的话后大家排队吃饭。饭是由山下部队六连提供的,一人两个馒头、一份菜、一勺蔬菜汤。连长说,从明天开始学生连自己做饭。
       洪俊武蹲在帐篷的门口,借着月光匆匆吃完饭就钻进帐篷躺在自己的铺位上。
       夜静悄悄的,偶然传来一阵狗吠的声音。帐篷中央昏暗的灯光下不知名的小飞虫绕着灯泡飞来飞去
       洪俊武在想,三线的生活开始了,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呢……管它呢,毛主席说过“既来之则安之”吗,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学生连部的灯光还亮着连部临时占用了山上农民的房子连长、指导员以及各排的排长、班长在开会。
       任小林被任命为连部文书,他拿着一个小本作着记录。
       指导员说:“根据部队领导安排和要求,学生连从明天开始进行施工安全、技术等方面的培训,培训完毕就立即进入施工。第一阶段的施工任务是修公路,任务很艰巨。领导要求学生连在三个月内完成险滩沟往兰滩方向一千米的公路施工任务。下一步的工作计划以及分工请连长讲一下……”
       连部会议还在进行,帐篷里同学们已经进入了梦乡。
       “……”一声刺耳的哨音惊醒了洪俊武的梦乡他一骨碌爬了起来,看看四周才想起已经来到三线,他连忙拿出毛巾和牙刷牙膏钻出帐篷。
       “洗漱、吃饭时间半个小时,半小时后立即到连部旁边操场集合。”连长站在连部门口高声的说。
       “怎么没有水管呀?水在哪里?”不知道是哪个同学在问。
       “什么水管,到沟里洗去!”连长说了一声扭头进了连部。
        山沟里的清晨空气特别清新,仿佛有一股别样的味道。薄薄的云雾飘绕在山间,山沟里溪水潺潺,溪水两边长满了青苔。
       洪俊武蹲在小溪边舀了一缸子溪水喝了一口,甜甜的、冰冰的好爽。半个小时就要集合,洪俊武三下五除二的洗漱完毕回到帐篷里拿起饭盒走到炊事班门口。
       炊事班在学生连营房的坡下,是借用山上农民的房子。早餐是每人两块玉米面发糕(两指宽三指厚)、一勺玉米面糊糊、一小勺榨菜。
       洪俊武三下两口吃完了早餐,来到连部旁边的操场上。
       “……”哨音响起。
       “一排集合、二排集合……”各排长开始集合队伍。
       同学们从山坡下匆忙的跑向操场,有的拿着发糕一边跑着一边吃着有的一边系衣服扣子一边向操场跑着……
       安永健一边跑着一边大口的吞咽手中的发糕,心里暗暗的埋怨,起床、洗漱、吃饭一共半个小时坑人呢。
       连长、指导员站在操场上堆起的土台子上,看着同学们的狼狈样子,连长微微笑了一下和指导员说:“还要加强这些孩子的锻炼呀!”
       “是呀,这些孩子才十六岁呀,刚从大城市出来要慢慢适应部队的生活节奏呀。”指导员点点头说。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43 编辑

第十四章  磨砺开始
       三天的培训开始,首先连长宣布了岗位工种人员名单,洪俊武分配到爆破组、安永健分到炊事班。对安永健来说分配到炊事班连队对他也是一种照顾。安永健才十六岁而且十六岁的生日还没有过。
       接着连长宣布,按照岗位工种集合进行业务培训。
       爆破组组长是部队委派到学生连的一个部队班长,姓岳,叫岳明。四川人,个子不高,一口四川话,白白净净一双大眼睛扫了一下爆破组十几个学生大声叫到“立正,向右看齐,稍息。”
       然后说:同学们,以后我们就要在一起战斗了大家都是战友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保证完成部队领导交于我们的任务,大家有没有决心?”
       “有!”大家高声回应着。
       “好,下面我来介绍一下我们的工作内容和技术要求以及安全事项。我们的工作就是按照施工要求安放雷管和炸药定向爆破施工面就是说,其他人员打好炮眼后,我们根据要求安放一定数量的炸药和雷管,然后点着导火索进行爆破从而达到施工要求。爆破工的要求是安全第一、标准操作第二、施工进度第三。”
       爆破组长岳明从身后的袋子里拿出了一卷筷子般粗细白色的绳子说:“这就是导火索……。”他详细的讲述了导火索、炸药的连接、安放、要求、注意事项等等。
       三天一晃而过,洪俊武基本掌握了导火索、炸药的连接、安放等方法和技术要求。明天洪俊武就要赤膊上阵了,他心里紧张的不得了。
       第四天早上七点天还蒙蒙亮,学兵连全体人员吃完早餐,开赴险滩沟口施工现场。
       险滩沟以江面狭窄水流喘急而闻名汉江。两岸群山高峰林立,山坡七十度角顺势而下,薄薄的土层下乌青的花岗岩硬如钢铁。
       他们要从险滩沟口的山坡向兰滩方向劈山炸开一条路。
       没有机械装备,只能用铁锤钢钎打打眼的人要用绳绑住腰悬吊在半空中,抡起八磅重的铁锤炮眼,安放炸药来劈山开路
       一群孩子呀!这些孩子哪一个见过铁锤、钢钎,更没有一个人抡过铁锤。
       为什么说三线学兵的奉献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呢?因为这群人只是十六七岁的孩子,他们在二年零八个月期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创造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先例。
       一群人唱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歌曲走向险滩沟口打眼组、扒渣组、爆破组、安全组(负责清理山上的危石,放炮时的警戒,放炮后危石的清理等)全部到位。
       打眼组是从全连学生中挑选的身高体壮的尖子(当然是相对而言),一声令下,打眼组全体人员拿着铁锤钢钎爬上山顶,捆绑好绳索缓缓掉落到指定位置,开始抡锤打眼。
       爆破组开始组装炸药。导火索和炸药的组装是一个要求比较精细严格的工作。部队对炸药进行了严格的管理,每天按照施工进度量领取一定的导火索和硝酸铵炸药,并且要在远离人群比较偏僻的地方进行炸药组装。
       洪俊武他们在距离施工现场有几百米的一个凹进去的山洞内组装炸药。
       打眼的速度非常缓慢,连续几天只打了十几个洞眼,距离要求的百个炮眼还相差甚远。还连续发生了几起工伤,扶钢钎的学生手被铁锤打破甚至有两个学生手都打骨折了。
       连队从民工连请来了五个打眼高手。这些人身材瘦小,身高不足一米六,全部扛着铁锤指导员看着走过来的这几个人心中暗想,这小身板行吗?
       连长说明情况后派人带他们到打眼位置,这几个人抡起大锤“呯呯”的打了起来,不一会就打了一个四五十公分的深洞,大家都看直了眼。
       连长把打眼组的人全部叫到一起让这些民工进行讲解。民工详细的讲了握铁锤、抡锤的方法和抡锤人站立的角度,并且告诉大家抡锤要使用巧力。有几个原因需要注意:一、选择炮眼的位置要寻找花岗岩的纹路;二、钢钎不能太尖,最好把钢钎头部重新淬火提升硬度;三、抡锤人的准确度。

发表于 2019-12-17 20: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真实,很感慨随处都能看到我们自己的影子。仿佛回到了当年。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47 编辑

       这些民工所使用的铁锤柄是竹子柄,铁锤拿在手上忽闪忽闪的。民工说就是要借用竹子柔软而富有弹性借力抡锤打在钢钎上非常省劲。
       大家经过一上午的学习和现场实践很快掌握了打眼的技巧,打眼的进度快了很多。
       十天后,炮眼量已经完成90%,估计再有两天就可以装填炸药进行第一次爆破了。
       已经是9月初了太阳依旧毒辣,火红的太阳照在工地上,晒的石头发烫,身体挨在石头上皮肤烫的发红。同学们只穿一条裤衩,全身汗如雨下,仍然顽强的挥舞着铁锤,一锤一锤的砸向钢钎。
       由于打眼进度太慢,全连的学生都加入了打眼的行列,一百多人在施工现场铺开到处是“呯呯”铁锤撞击的声音和手舞铁锤的人影。
       经过全连一百多名学生连续十几天的奋战,打眼量已经达到施工要求,爆破组开始装填炸药雷管,安放导火线。
洪俊武清理好炮眼四周的石渣,小心翼翼的先往炮眼里放了两支硝酸铵炸药,用木棍往里捅了捅然后把装好导火索的雷管插进炸药里,又往炮眼里放满硝酸铵炸药再用棍子捅实了接着洪俊武在露出的导火索端十公分处割了一个口子,然后奔向另外一个炮眼。
       爆破组利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完成炸药的填装,点炮的时间就要开始了。连队安全员进行人员清理视察周边情况无误后,向爆破组发出安全信号,开始点炮。
       点炮开始,按照技术要求,先在一米多长的导火索上每十公分割一个口,然后点燃导火索第一个口再引燃每一个炮眼上的导火索。
       每一个人负责点燃十个炮眼。洪俊武没有点过真正的炮,他最多是过年点过大雷子炮。吓到了!洪俊武真正的吓到了,他握着导火索的手在发抖,心在剧烈地跳仿佛都要跳出胸口了。
       洪俊武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拼了!他点燃了手中的导火索,导火索冒着蓝色的火焰呲呲的响着,第一个炮眼的导火索点着了,洪俊武松了一口气开始点第二个炮眼、第三个、第四个……第十个,洪俊武终于点完了十个炮眼的导火索跑,向外跑,洪俊武连滚带爬的跑到安全线外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租气。
        洪俊武感觉地猛然一震,“轰…………”连续几声炸响几十吨的石头铺天盖地的飞向汉江河边。
        我的妈呀!这家伙真厉害,洪俊武挠挠头小声地嘀咕一声。
       “轰…………”炮连续响了十几分钟,终于停顿下来,满天的灰尘和呛人的火药味迎面而来,同学们还沉静在剧烈的爆炸声中没有缓过神来。
       “嘀,嘀……”一声哨音惊醒了同学们的沉静。这是安全员的哨音,表示爆炸的声音和填放炸药的炮眼数量一致,没有哑炮。
       “扒渣组上”连长大手一挥,拿起铁锹第一个冲上爆破现场。同学们也纷纷冲上爆破现场开始清理石渣。
       开山辟路的第一炮打响了,同学们慢慢熟练掌握了打眼放炮、清理石渣的方法,逐渐习惯了打眼、放炮、清渣繁重紧张的工作。
       随着炮声一天天的响起,公路慢慢地有了雏形。
第十五章  谁说女子不如男
       炽热的太阳天刚亮就挂在天上,炙烤着大地。女子连的姑娘们扛着铁锹、竹筐又开始一天紧张的劳动
       连长站在江边的沙滩上说:“姑娘们,襄渝铁路施工任务非常紧张,我们要用自己的汗水,为襄渝线的建设添砖加瓦贡献自己的青春我们一定要加油干!拼命干!早日建成襄渝线让毛主席他老人家放心,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姑娘们大声的呼喊着。
       连长讲:“下面以各排、班为单位开展劳动竞赛,比比看谁的贡献大,大家开始吧。”
       铁锹飞舞,沙浪翻腾。汉江岸边沙滩上一场你追我赶筛沙忙的场面惊叹了正在修建公路的民工,纷纷探过头来张望。
       烈日炎炎似火烧,八月阳光酷似刀挥汗如雨尽心去,万紫千红尽窈娆。
       汗水湿透了衣裳,蚊虫叮咬起了大包。姑娘们仍然不知疲倦挥舞铁锹争先恐后筛着沙子。
       真是:巾帼不输须眉,英女要顶半天。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50 编辑

       正午,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沙滩上越来越闷热潮湿。挖去沙子的沙滩漏出了江水,姑娘们裤腿湿了,鞋里灌满了潮湿的沙子。于是有的女生脱掉鞋子,露出白皙稚嫩的脚丫继续拼命挥锹扬沙。
       筛好的沙堆成一座座小山,张连长看着这一个个沙堆点点头不由得伸出大拇指赞叹,这些女娃娃不输部队的男兵呀!
       一辆解放翻斗卡车开到了沙滩上,张连长喊着:“姑娘们装车。”女学兵们纷纷拿起铁锹装起了沙子。
       太阳在西边的山上留下一片片晚霞,它要休息了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一天的工作结束了。
       徐丽回到宿舍,脱下鞋子脚丫被泡的发白皱起了一道道皱纹脚指头被沙子磨破,漏出殷红的血渍钻心的疼。衣服裤子被汗水一遍一遍的打湿又晒干结成一团团的汗渍。浑身酸痛无力,不想去吃饭。她忍着挺起身子拿着洗脸盆去打了一盆水,脱下衣裤轻轻的擦洗着身子,想着,如果有澡堂能洗澡多好呀。三线艰苦的条件下那可能有澡堂洗澡呀。
       第二天,筛沙子的工作继续进行。太阳依然的火辣;近四十度高温下的沙滩上更加闷热潮湿;蚊虫更加肆无忌惮的拼命叮咬姑娘们稚嫩的身体。
       姑娘们依然默默的、拼命地挥舞着铁锹筛着沙子。一堆堆筛好的沙子被卡车运走,运送到施工工地。没有人去关心这些,姑娘们只是记得筛沙子、装车,装车、筛沙子。午饭由炊事班送到沙滩上,匆匆吃完饭,继续筛沙子没有休息只是偶然喝上一口水。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姑娘们的脖子、头皮身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痱子身上蚊虫叮咬挠破的脓包,被汗水淹得感染溃烂,渗着脓血双脚整天泡在湿热灼烫的沙滩上,脚指头溃烂了,江水一浸,钻心的疼痛。再生布工作服被汗渍一遍遍的侵蚀磨烂在姑娘们的巧手下缝补上了补丁,灰的、绿的、红的就像万国地图
       连部通知,暂时停止筛沙工作,全连搬运物资。蜀河码头,一条条运输船停在江边等待卸货。水泥一百斤一袋一个人扛;木近两百斤两个人抬,钢轨三百多斤四个人抬。
       徐丽背着一袋水泥沿着弯曲的山路向山上的隧道口走去。她一米六的身高体重只有98斤,而要背起一百斤的水泥,可想而知是多么的艰辛。越往上走越觉得两腿发软,浑身打颤,仿佛像背了一座大山。徐丽咬着牙,汗水像小溪不停地往下淌,每走一步脚下就留下一个湿湿的脚印。
       君红英和三个女生抬起了一根钢轨向山上走去。由于没有经验走在前面的女生身材比较高,而她们抬的钢轨要往山上走,这样重心偏移,走在后面的女生越走越感觉沉重支挺不住,一下歪倒在一边,钢轨脱离了绳索的捆绑,顺着山路向下滑去。
       “啊!快点躲开……”姑娘们的尖叫惊醒了往山上扛运物资的女生,大家纷纷尖叫着、呼喊着躲避滑下来的钢轨,万幸大家反映机敏没有伤到人。
第十六章 饿荒
        又一次放炮,大量的石渣堆积在山坡上。同学们纷纷涌上渣堆用铁锹铲着、用手搬着。炽热的太阳照在他们身上,汗水像小溪般的不断从他们头上,脸上流下。衣服湿了、干了,干了、湿了,反反复复。有的学生干脆脱掉衣服赤膊上阵,灼热的阳光烤的他们身上脱了一层层的皮。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来到三线快一个月了,每天还都是玉米面发糕、榨菜、玉米糊糊。
       说起玉米糊就让人感到戳气。炊事班里都是一块来的同学,在家从没有做过饭,头脑灵活的很快就掌握了做饭的方法和技巧。碰上笨的家伙不能很好掌握火候,火候一大玉米糊糊就要冒出锅沿,这家伙连忙往锅里浇凉水,这下可好,玉米糊糊用凉水一浇就成了玉米汤汤,上面稀下面稠。
       有一次,连队好不容易弄来了大米想改善一下大家的伙食,谁知道蒸米饭竟忘了放水,蒸出来的米饭还是一个个米粒,没办法重新回锅吃的米饭还是夹生的。
       嗨!不能怪孩子们呀,他们还是十六、七岁的娃呀!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54 编辑

       抡着铁锤打眼,挥着铁锹铲渣,大的石头要几个人一起搬。玉米面发糕、玉米面糊糊这样的伙食怎么能支持超负荷的体力劳动。不到吃饭时间同学们早已饥肠辘辘,头昏眼花全身无力。
       一到下班时间同学们顾不得洗漱,蓬头垢面满身的黑灰拿着饭盒在炊事班门口等待打饭。
       “饿”呀!赵大柱饿的心里发慌坐在地上靠着炊事班的土墙嘴里不住的在嘟囔:“还不开饭,我要饿死了!”
       赵大柱市属中学学生,近一米八的身高,人大大咧咧,比较憨厚,是学生连身体最好的人,他是打眼组的主力。
       “柱子,我这还有几个饼干你先吃了吧”赵大柱身后一个学生伸出手,手上有三、四块已经破碎的饼干。
       “张夏力,谢谢你!”赵大柱接过饼干一口吞了下去。
       张夏力和赵大柱是同班同学都是市属中学的学生,平时少言寡语,不爱讲话。他比较偏瘦,肥大的劳动布工作服穿在他的身上就像穿了一条裙子,诓里哐当的。他是扒渣组的,这几天被安排去给打眼组的人扶钢钎,满脸的黑灰,肥大的工作服用一条草绳系着。
开饭了,炊事班打饭的窗口打开了。
       “玉米面发糕,榨菜……怎么还是玉米面发糕呀……
       “能不能多给几个呀?”
       “干这么重的活,整天吃这个能行吗?”
       “我们来三线的时候军代表说我们的粮食定量是每个月四十五斤呀,还说每个月的大米白面要占60%,为什么天天让我们吃玉米面发糕喝玉米面糊糊呀?”
       “是呀,连菜都没有,天天吃榨菜,什么时间能吃一顿肉呀?”
       同学们七嘴八舌的在炊事班门口喊叫着,抗议着。
       “同学们,同学们,听我来讲一下吧……”指导员出现在炊事班的门口。
       “同学们,由于公路没有修好各种物质、材料、设备无法按时运输上来,不但施工进度受到了影响,粮食、蔬菜更无法及时供应,让大家受苦了。”指导员一脸无助的说。
       “同学们,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要牢记毛主席的话:“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希望同学们克服困难振奋起精神早日修好公路,那个时候我们的生活就会好起来。”
       同学们沉默了,无语了。毛主席的话谁敢不听,那个年代有人说过一句话:“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政治决定了一切,思想决定了人的命运。
       “饿荒”开始在各襄渝铁路沿线的学生连队中蔓延……
       虽然,学生连队领导想尽了办法改进学生的伙食,比如:自己磨豆腐、做豆浆或请求部队连队支援等。但因“饿”而发生的事件频频在学生连队发生。
       有学生连队学生上山扛木材,看见树上长着一颗颗绿色的果实,拔下来吃了肚胀如鼓,无法大便。经调查确定,学生吃的果实叫桐油果,加工提炼后用来油漆木制家具的,无毒,但不能食用。
       有学生连学生看见部队炊事班把吃不完的馒头倒猪食锅里,便趁部队炊事班人员不注意捞起馒头吃;
       甚至有的学生连学生偷挖农民的红薯,和玉米……
       旬阳县地处秦巴山区深麓,荒山野岭农作物不能很好的生长。山坡地里长的玉米杆子还没有人的大腿高,玉米棒就像老年人的牙齿,稀稀落落很不饱满,粮食产量非常低。无法灌溉完全靠天吃饭一年的收成全凭老天爷说了算。
当地的老百姓一年主要的口粮就是玉米、红薯。地上的红薯叶和树上的柿子都成了的辅助食物。
       小孩子光着身子赤着脚,瘦小的身子顶个大头成年人脸色发青身材瘦小,罗圈背着个大竹筐。有的家里连一条完整的裤子都没有,家里人出门都要替换出门。
       可想而知,这支学生“饿虎”竟敢偷摘农民地里的玉米、红薯岂不是要了农民兄弟的命。
       2107指挥部(襄渝铁路指挥部代号)下了命令,严格禁止部队学生采摘当地农民的物产,否则严惩不贷。
       “饿荒”大面积的在学生连队蔓延,一场与饥饿作斗争的行动悄悄进行。
       不知道哪个学生连的学生一封信家里邮寄来五、六斤炒面,一下成为同学们学习的典范。一封封家书,一份份求救信飞向千家万户,炒面、大饼、饼干等食品纷纷寄往各个学生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20-2-25 21:02 , Processed in 0.02306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