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白沙

小说《那年那月那群人》纪念三线学兵参加襄渝铁路建设五十周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5: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5:15 编辑

      洪俊武一大早就来到了学校,只见学校的墙壁上楼道里贴满了“决心书”“宣誓词”和标语,看来还有早起人那。
      决心书此起彼伏,大标语铺天盖地:
      “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三线战场炼红心!
      “建好襄渝线,备战备荒为人民”
      “一颗红心向党献,早日建好襄渝线”
      “对党忠不忠,关键看行动”
      “三线建设早建好,让毛主席老人家睡好觉”
      “去不去三线,是对毛主席忠不忠的分水岭!
      ……
      洪俊武被这铺天盖地的宣传口号所震惊,彭拜的热血一下涌上心头,“我一定要去三线”洪俊武暗自下了决心。
      “洪俊武……”徐丽白皙的脸颊一抹淡淡的红晕,笑眯眯地看着洪俊武。
      “徐丽,你来了,走去教室。”洪俊武看着徐丽那迷人的笑脸,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
      洪俊武在教室的课桌上铺好纸,低头思考了一番提笔一气呵成“决心书”
      决心书
      坚决要求去三线,满腔热血去奉献;
      不畏山高苦和累,不怕开路难与险。
      天当被子地当床,三线建设摆战场;
      巾帼儿女多壮志,荒山野岭变通畅。
      改天换地英雄志,红心永向红太阳;
      襄渝铁路早通车,气死美苏野心狼。
      69届二班徐丽宣誓
      1970年8月7日
      “好!好!写的真好!”徐丽高兴的抓着洪俊武的手跳了起来。
      洪俊武连忙从徐丽手中抽出手,红着脸傻笑着。
      “洪俊武你真是一个才子呀”安永健拿着决心书仔细的看着。
      “你小子什么时间来的?”洪俊武拍了一下安永健的肩膀说。
      “我都来了多半天了,看你认真的劲我没有敢打搅你”安永健放下决心书看看徐丽又向洪俊武眨眨眼说。
      “来,咱们把它贴出去。”洪俊武拿起桌子上的决心书向外走去。
      “我去拿浆糊”徐丽蹦跳着跑出了教室。
      “决心书”刚贴在墙上就引来了许多同学的观看,大家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
      “徐丽,你的决心书写的真好”胡小芬拉着徐丽的手说。
      “就是的,徐丽没有看出来你还是一个诗人哩”刘瑜兰、张晓瑞、君红英纷纷的说。
      “我那是……”徐丽看看洪俊武然后低下头扯着衣角没有说话。
      洪俊武打断徐丽的话说:“你们小看徐丽了,这叫‘真人不露相’哈哈……”。
      “你们报名了吗?”刘瑜兰问。
      “还没有呢”徐丽说。
      “我们都报名了”张晓瑞说。
      “我们先回家了,再见”胡小芬说完向徐丽挥挥手然后和刘瑜兰、张晓瑞、君红英走出了校园。
      “洪俊武,你怎么办?没有户口本就不能报名呀!”徐丽转过身来问。
      “我……”洪俊武挠挠头“想办法吧,反正我要去三线,谁也挡不住,徐丽你怎么办?”洪俊武问。
      “我……户口本我妈锁在她那个小箱子里根本拿不出来。”徐丽噘着嘴眼睛红红的。
      “徐丽,你不要和你爸妈直接对抗,采取点措施迂回一下可能还有办法”洪俊武安慰徐丽说。
      “嗯,洪俊武我先回家了”徐丽看了洪俊武一眼,转身离开了。
      已经是早上十点了,来学校报名的同学也越来越多了。报了名的同学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眉飞色舞谈笑风生。洪俊武的心里越来越烦躁,低着头向学校外面走去。
      “洪俊武……”洪俊武回头一看是韩龙。
      韩龙从后面跑过来“洪俊武我也报名去三线了
      “噢,你家让你去吗?”洪俊武问。
      “刚开始不同意,最后我采取了强硬的态度,他们只好同意了”韩龙得意扬扬的说。
      “你有什么强硬的办法”洪俊武不屑的说。
      “离家出走,嘿嘿,怎么样?”韩龙摇头晃脑的说。
      “哦……”洪俊武摇摇头,走出了学校大门。
      “洪俊武,等等……”韩龙从后面跑跑过来,拍拍洪俊武的肩膀“洪俊武,你报名了没有?”
      洪俊武没有回答韩龙的话,加快了速度一个人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5: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5:21 编辑

       三天的报名时间,怎么办?洪俊武一边走一边想,看来是要采取点“硬办法”了。回到家里,只有小妹一个人在家,爸妈都没有回来。洪俊武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发愣。
       “哥,你怎么了?”小妹洪小文问。
       “没事,你去玩吧”洪俊武摆摆手说。
       “小妹,你开学就要上学了,妈妈给你报名了吗?”洪俊武问。
      “没有,妈妈说让你去给我报名呢哥哥,你什么时候去给我报名呀?”小妹拉着洪俊武的手问。
      “报名”洪俊武立马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报名不是要户口本吗,嘿嘿,“天助我也!”
      “给妈妈说,明天我给你报名去”洪俊武高兴的搓搓手。报名,两个人报名呀!一个上小学,一个上三线。呵呵,真是天赐良机呀!
      1970年8月8日洪俊武正式报名去三线。
      洪俊武高兴得太早了,报名的第二天家里就翻了天,爸爸横眉冷对,妈妈泪流满面,妹妹们吓得一个个躲在门外不敢吭声。
      爸爸对洪俊武没有办法却向妈妈发起了火,质问妈妈为什么让洪俊武去给妹妹报名,妈妈只是抹着眼泪,默不作声。
      一场冷战后,妈妈无奈的张罗洪俊武的行装。洪俊武这几天兴奋不已,哼着小曲摇头晃脑靠在椅子上看书,气的妈妈打了洪俊武一下,“唱什么唱烦死了一边待着去。”
      报名的日子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徐丽还没有拿到户口本,急的团团转。想去找洪俊武,又怕别人看见说闲话,一个人呆在家里转来转去没有办法。
      “小红,你弟弟要上幼儿园了,明天你去给你弟弟报名去。”徐丽的妈妈推门进来放下挎包说。
      徐丽眼前一亮连忙说:“好,明天我一大早就去。”
      徐丽的妈妈看了徐丽一眼说:“去那么早干什么,早上你先把房间收拾完再去。”
      徐丽连忙答应说:“好,明天先收拾好房间再去。”说完就拿起桌子上的面盆去合面做饭去了。
      徐丽妈妈看着徐丽的身影感觉怪怪的,摇摇头进了卧室关上门。
      徐丽兴奋不已感觉机会来了,自己一定要沉住气不要让妈妈发现,徐丽笑笑点点头,轻声哼起了小曲。
      “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徐丽的妈妈突然出现在徐丽的身后,吓了徐丽一跳。
      徐丽连忙讲:“学校要搞毕业典礼要演节目,我练练歌。”
      “哦,你们这次去三线的人多吗?”徐丽的妈妈问。
      “这几天没有去学校,我还不知道呢。噢,妈今天我们吃汤面还是干面”徐丽避重就轻的说。
      “晚上了,吃汤面就行”徐丽妈妈洗了一把手就回到卧室里去了。
      徐丽伸了一下舌头,歌也不敢唱了连忙合面做饭。
      第二天一大早,徐丽报名去三线了。
      报名时间还剩下一天了,胡小芬、刘瑜兰、张晓瑞、君红英参加三线建设的报名申请还没有批准,他们去找学校工宣队的王师傅,
      王师傅说:“你们的申请学校领导正在研究,回家等通知吧。”
      听了王师傅的回答,胡小芬、刘瑜兰、张晓瑞、君红英一脸惆怅的走出学校大门。
      刘瑜兰说:“怎么办呀?报名时间只有一天了,急死人了!”
      “胡小芬你想想办法呀!”张晓瑞、君红英两人一起说。
      胡小芬捋了一下头发,想了想“走我们去找洪俊武商量一下吧。”
      “好,找洪俊武去。”几个人向洪俊武家的方向走去。
      胡小芬、刘瑜兰、张晓瑞、君红英和洪俊武、安小建、任小林是一个学习小组的关系比较好。洪俊武是一个热心肠,大家有什么事情都找洪俊武商量。
      洪俊武现在正忙着准备去三线的行李。院里的谢来顺说给他做一个箱子,洪俊武高兴的不得了,一起帮谢来顺做箱子。
      “洪俊武……”胡小芬走进家属院看见洪俊武在锯木板就大声叫
      “胡小芬你们怎么来了?”洪俊武放下手中的工具,拍拍上的土,向胡小芬她们走去。
      “走去家里坐坐吧?”洪俊武礼貌的谦让着。
      “不去了,我们到那边说说话吧。”胡小芬说。
      大家来到家属院门口的树下
      胡小芬说:“洪俊武,去三线的报名时间还剩一天,可到现在学校还不批准我们的报名申请,急死人了!你说怎么办呀?”
      “你们去找学校工宣队王师傅问了吗?”洪俊武问。
      “找了,学校工宣队王师傅说让我们等通知。我们刚从学校出来”胡小芬、刘瑜兰、张晓瑞、君红英几个七嘴八舌的说。
      “我们找区革委会吧?”君红英说。
      “就是,学校工宣队是区革委会派下来的,我们去找他们一定行。”胡小芬、刘瑜兰、张晓瑞异口同声地说。
      “安小建的爸爸不是在区政府工作吗?”胡小芬说。
      “找我干吗?”安小建突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5: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5:25 编辑

      “陕西真邪,说谁谁到。”张晓瑞说。
      “安小建,大家说去区上问一下去三线报名的事,想让你爸给帮个忙,行不行?”洪俊武说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我爸能帮上忙不……”安小建摸摸头说。
      “我们先去看看再说。”洪俊武说。
      “就是,说不定你爸还能给帮上忙呢。”胡小芬说。
      “那好吧。”安小建说完和洪俊武、胡小芬刘瑜兰、张晓瑞、君红英一行六人去往区革委会。
      来到区革委会大门口看见院子里集聚了许多人,这些人拉着横幅,手里拿着纸糊的三角旗一个带着红卫兵袖章的年轻人手里拿着高音喇叭在呼口号。
      “打到死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许xx!”“走资派不甘心灭亡就叫他死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洪俊武他们连忙走向人群前面往里看人群中一个满头白发大约有五十多岁的男子弯着腰低头站在人群中央高高的凳子上,脖子上挂着一个铁牌,上面用白纸写着“打到死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许xx”名字上用红笔画了一个大大的叉。他的身旁站着七八个头上戴着纸糊的高帽子的人都低着头。
      那个拿着高音喇叭的红卫兵指着走资派身旁的几个人说:“你们要老实交代和走资派许xx的关系,揭发许xx的反革命罪行。不要痴心妄想,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是不会对反革命客气的!”
      “啊!中间戴高帽子的人不是安小建的爸爸吗!”洪俊武心里咯噔的一下。回头一看,只见安小建脸色发白,双手紧握,浑身发抖,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两只眼睛直盯盯地看着他爸。
      洪俊武连忙上前搂着安小建的肩膀,安慰的说:“别怕、别怕……
      安小建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周围的人群都回过头看着安小建。
      洪俊武连忙拉着安小建往人群外面走,胡小芬、刘瑜兰、张晓瑞、君红英几个人也跟着走出了人群来到区政府旁边的小巷子。
      洪俊武左右看看没有人注意他们,松了一口气说:“真悬,要是让那一伙红卫兵看见你哭就麻烦了。再知道你爸爸也在被批斗的人群里,不但你要遭殃,你爸爸也逃脱不了干系。说不定给你扣上一个同情走资派的帽子。”
      胡小芬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绢递给安小建说:“安小建别哭了,洪俊武说的没有错,还是小心点好。”
      安小建接过胡小芬递过来的手绢,轻声说“谢谢!”低头擦擦眼泪说:
      “刚才被批斗的老头是许区长,他是延安老干部,我爸爸是他的手下。前一段时间工人联合会的红卫兵组织保护他,还让他当了区革委会的副主任,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被批斗了。”
      安小建把手绢还给胡小芬又说了声“谢谢!”
      安小建回到家里,把刚才看到的场景给妈妈讲了,刚讲完,安小建的妈妈就大声的哭了起来
      “这可怎么办呀他们打你爸爸了没有?你爸爸身上有伤吗?你爸爸还能回来吗?……安永健妈妈拉着安永健的手不停的问。
      安小建的妈妈喘了口气又说:“不行,我要去看看你爸爸”说完就往外走。
      安小建连忙拉住妈妈的手说:“你不要去,爸爸正在被红卫兵批斗,你去了会给爸爸带来麻烦的。”
      安小建的妈妈楞了一下,一屁股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又大声的哭了起来。
      洪俊武站在安小建门口,一脸无奈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安小建从屋里走了出来说:“俊武,怎么办?”
      洪俊武摇摇头说:“有什么办法,你好好安慰安慰你妈妈,别让她去批斗现场,等你爸爸回来再说吧。”
      第二天,安小建告诉洪俊武说他爸爸昨天是“陪斗”没有事。就可怜许区长了,昨天从凳子上摔了下来手都摔骨折了,红卫兵还说是许区长自己故意的,给关到牛棚里了。
      安小建说原来保护许区长的工人联合会的红卫兵被工人造反司令部的红卫兵打跑了,他们接管了区革委会大权,所以,许区长就遭殃了。
      那年 那月,1970年8月是这一群人的人生转折。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5: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5:36 编辑

       1970年8月,西安市的10000名六九届初中毕业生响应毛主席三线建设要抓紧的号召,自愿报名上了三线,

8月10日参加三线建设的学生名单公布了洪俊武、安小建、任小林、徐丽、刘瑜兰、君红英榜上有名和洪俊武一个院的阮青也被选上了。

       洪俊武看完参加三线建设的名单兴奋极了,心里好像敞开了一扇大门。哈哈!我要去当兵了!我自由了!再也没有人管我了,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嘿嘿!洪俊武幻想着美好的明天,摇头晃脑的走出学校大门。

       真是:年少不知狂,命运苦奔忙;艰难困苦多折磨,人生平摊悲和伤。

第二天学校召集入选三线建设学生开会,会上张校长宣布了参加三线建设学生人员名单,接着军代表刘政委讲话:

       “同学们,首先,我代表铁道兵全军指战员欢迎你们参加三线建设!”会场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三线建设是毛主席他老人家非常关心和重视的工程,你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踊跃参加国家重点建设为祖国的国防事业添砖加瓦,你们是好样的!”刘政委的话音未落会场又响起一阵阵掌声。

       会场上参加三线建设的学生们情绪高昂,一个个稚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容。

       洪俊武的心情也非常激动,眼前仿佛闪现着崇山峻岭,森林小溪,许多不知名的小鸟在空中自由的飞翔,在树林中轻快的跳跃,在优美的歌唱……洪俊武陶醉在这美好的画面之中。

       “洪俊武,嗨!洪俊武你怎么了?”洪俊武楞了一下从美好的画面中清醒过来,一看是安小建在摇他的胳膊。

       “没有什么,我刚才在想事”洪俊武回答。

       军代表刘政委的话已经讲完。

       张校长接着讲“同学们,经省市革委会研究决定你们去三线的出发时间定为8月20日,大家做好出发前的准备。由于物资供应方面上的原因,被褥以及换洗的衣物需要你们自己准备携带。山里冬天比较寒冷,你们需要多带一些御寒的衣服,日常生活用品也要随身携带……”

       “洪俊武,刚才胡小芬叫人捎话说,一会散会后我们先不要走,她在教室等我们。”安小建轻声的说道,洪俊武点点头。

       张校长又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强调了出发时间,就散会了。

       洪俊武和安小建来到教室,全班同学都在。三线会议刚散,参加三线的同学依然热情高涨,纷纷的在议论着。

教室门被推开,班主任许老师走了进来。许老师年近五十,戴一副金边眼镜,相貌慈祥,同学们都很喜欢她。

       “同学们,今天是我们班最后一堂课,明天参加三线建设的同学就要准备三线的行装,再过几天你们就要奔赴祖国建设的战场,为毛主席分忧,为国家的三线建设奉献自己的青春和汗水,我为你们骄傲!”

       许老师的眼角有些微红,她轻声咳了一下又说:“我舍不得你们,没有去三线的同学也不会忘记你们,希望你们在三线努力工作取得好成绩,下面由班长胡小芬讲话。”

       胡小芬平时说话办事干练火辣今天却唯唯诺诺,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参加三线建设的同学们,你们就要走了,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了,我也想去但是没有被录取,我很羡慕你们。”

       胡小芬抹了一把眼睛,说:“许老师很关心你们,她和我们几个班干部商量了一下,准备了一些纪念品是一本日记本和一个手绢作为留念,礼轻人意重,希望大家喜欢。”教室里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胡小芬说完话就和几个女生将笔记本和手绢分发给参加三线建设的学生。

       洪俊武接过笔记本和手绢,笔记本的第一页上面写着:祝参加三线建设的同学工作顺利、身体健康。手绢上绣着一个红色的“忠”字。同学情、师生意紧紧系在这小小的“礼”之中。


第八章  进军秦巴山


       1970年8月20日清晨五点,洪俊武的妈妈就做好了饭,香喷喷的小米稀饭,热腾腾的小笼包子,刚煮好的鸡蛋剥好了皮放在洪俊武的手里。洪俊武左右开弓,一口包子,一口鸡蛋,然后再喝些小米粥,吃的不亦乐乎。

       妈妈坐在洪俊武的身边,看着就要远行的儿子,两行热泪缓缓地流下,妈妈轻轻地抚摸洪俊武的头发,唏嘘的说:“俊武,你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妈妈不放心呀!”

       洪俊武咬了一口小笼包子一边嚼一边说:“妈,你放心我没事。”

       “没事,你才17岁呀!”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妈,你别哭,我没事洪俊武低着头喝着小米稀饭说。

       “俊武,你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多穿点衣服不要受凉,出去干活一定要注意安全呀!”洪俊武的妈妈擦了一把眼泪,站起身子又给洪俊武盛了一碗小米粥。

       “妈,我吃饱了”洪俊武吃完最后一个小笼包子,擦了一把嘴说。

       “再吃点,再吃点,出门在外不要饿着了。”洪俊武的妈妈把小米粥推到洪俊武的面前。

       洪俊武听见里屋的门响了一下,看见爸爸伸出了头晃了一下又返回屋内,就听见屋内“嗨!”一声长叹。

几个妹妹也起床穿好衣服来到厨房,小妹喏喏的说:“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洪俊武摸摸小妹的头,说:“小妹,哥哥走后你要听话哦。”小妹点点头。

       洪俊武来到里屋的门口说:“爸爸,我走了,你保重身体,到了我就给你们写信。”

       里屋的门开了,洪俊武的爸爸走到洪俊武的面前看着洪俊武,拍拍洪俊武的肩膀说:“注意安全,保重身体。走吧!”转身进了里屋。

       洪俊武的全部行李都放在自行车上,洪俊武推着自行车,妈妈扶着行李前往红光子弟中学集合

       红光子弟中学距离洪俊武的家不到2公里,也就是公交车一站的路,二十分钟洪俊武和妈妈就来到红光子弟中学的大门口。

       此时,红光子弟中学的操场上已经熙熙攘攘,人头涌动,锣鼓喧天。操场上挤满了等待出发的学生和送行的家长。

       十辆解放大卡车(军车)排成几行,车厢内用四十公分宽的木板搭建的几条临时座位,车上方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欢迎新战友,共建襄渝线”车箱两侧悬挂的标语上面分别写着“三线建设要抓紧,备战备荒为人民”等。

       在红光子弟中学集合的学生由市上几所学校和几所子弟学校的学生组成四个学兵连,人数400余人。

       每一个学兵连配备一名铁道兵干部任学兵连长,省地质局委派的技术人员分别任指导员、副连长、司务长。

       洪俊武他们连的连长原来是铁道兵某连的副连长,叫张宜山,山东人。中等身材,黑红的脸庞,一副严肃的面容,说起话来一副浓厚的山东腔。

       洪俊武所在的子弟中学和红光子弟中学还有市上两所中学组成铁道兵xxxx部队学兵连。

       上午8点,铁道兵领导及市革委会的领导来到现场,分别进行了简短的讲话,学生代表也进行了发言。

会议结束后在铁道兵领导的一声令下,操场上顿时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5: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5:35 编辑

       三线学生在各连长的指挥下分别登上操场上的大卡车,汽车一声长鸣缓缓开出了红光子弟学校的大门。
送行的学生家长跟着缓缓开动的汽车跑,挥着手说着离别的话语……
       “小武呀,到了就给妈妈来信,一定要注意安全呀!小武,你注意身体呀……”洪俊武的妈妈跟着汽车跑着说着。
        洪俊武在卡车上向妈妈挥手说:“妈妈,你回去吧。到了我就给家里写信,回去吧……
       “小武呀,注意安全呀……”洪俊武妈妈一边向洪俊武挥手一边擦着眼泪,嘴里喊着洪俊武的名字。
       出了学校大门,解放卡车左拐上了大路,便加快了速度。洪俊武突然看见学校门口大树旁爸爸东张西望的身影,他高声喊:“爸爸,我走了,你保重……
       跟在卡车后面奔跑的学生家长,慢慢停住了脚步,仍然挥着手,喊着自己孩子的名字“……注意安全呀!……”卡车的速度越来越快,亲人的面容慢慢地看不清楚,呼叫声也慢慢地消失。
       洪俊武坐下来,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17年了没有离开过家,没有离开妈妈、爸爸、妹妹们现在猛然离开,洪俊武感觉到心里空落落的。
       车厢里无人说话,一片沉寂。卡车越来越快,街道两边的商店、路边的树木纷纷向后退
       看着慢慢远去的家,随着一段时间的沉默,刚才还摸眼泪的同学,慢慢地回复了活泼稚嫩的笑容,相互间纷纷的打招呼介绍自己。
       从登上汽车开始,车厢里的同学已经成为患难与共的亲人、哥们,一个战壕的战友。
      卡车驶进了秦岭北麓沣峪口,不知谁大声喊了一声,“进山了。”学生们立即站了起来,兴奋地东张西望,高声呼喊。大城市长大的孩子几乎没有进过山,更没有见过山的俊美。
       8月时节正是看山的最佳时机,也是山里收获的季节。
       满山的青绿、点点的火红;梨树、桃树、栗子树、核桃树、在翠绿的树林中忽隐忽现,点点的火红是争相展现的柿子树。
       跌宕起伏的山峰,陡峭的山崖,险峻的山涧山涧突兀的巨石,巨石下潺潺的流水还有那青翠的松树,松树上倒悬的松塔,上蹿下跳在松树间食松果的松鼠……
       秦岭是中国的南北分界线。狭义上的秦岭,仅限于陕西省南部、渭河汉江之间的山地东以灞河丹江河谷为界,西止于嘉陵江 。
       而广义上的秦岭,是横贯中国中部的东西走向山脉。西起甘肃省临潭县北部的白石山,向东经天水南部的麦积山进入陕西。在陕西与河南交界处分为三支,北支为崤山,中支熊耳山;南支为伏牛山 。长约1600多千米,为黄河支流渭河与长江支流嘉陵江、汉水的分水岭。
       由于秦岭南北的温度、气候、地形均呈现差异性变化,因而秦岭淮河一线成为中国地理上最重要的南北分界线
       秦岭被尊为华夏文明龙脉,主峰太白山海拔3771.2米,位于陕西省宝鸡市境内。秦岭为陕西省内关中平原与陕南地区的界山。
       不知谁带头唱起了歌,车厢里的同学随即跟着大声唱了起来:
       “一座座青山紧相连,一朵朵白云绕山间
       一片片梯田一层层绿一阵阵歌声随风传
       哎……
       谁不说咱家乡好得儿哟咿儿哟
       一阵阵歌声随风传绿油油的果树满山岗
       望不尽的麦浪闪金光喜看咱们的丰收果
       幸福的生活千年万年长
       哎……
       谁不说咱家乡好
       得儿哟咿儿哟幸福的生活千年万年长
       ……
       唱完了“谁不说咱家乡好”后又唱起了“歌唱祖国”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越过高山 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
       宽广美丽的土地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
       ……
       一曲接一曲的歌声响彻群山,荡响在山涧、小溪、青翠的树林中。
       同学们看着山中的美景,如同放飞的群鸽,兴奋的心情难以表达。
       “秦岭高行路难,一道一道十八盘”这是秦岭山民的口头禅。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山峰,仿佛无穷无尽的屏障。蛇行的山路崎岖蜿蜒望不到头,从山上往下看汽车像只蜗牛S形的盘山公路上盘旋一会儿盘上山顶,一会儿旋到谷底。
       山越来越高,天越来越近。同学们的歌声渐渐稀疏,兴奋、热情如同这陡峭的悬崖,一落千丈。
        一开始,同学们见了山就欢呼,因为山的确是太美了这种兴致仅维持了一上午后来他们是见了蓝天就欢呼,以为终于走出了大山。可汽车盘旋上了山顶,前面仍是无际的群山时,顿时是一片泄了气的唉叹声。有的同学开始晕车,有陷入沉睡之中……。
(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19-12-17 16: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手笔,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9:5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02 编辑

       当天下午5点左右到达陕西宁陕县。
       宁陕县隶属于陕西省安康市,置县于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设五郎厅。嘉庆五年(1800),改为宁陕厅,取其“安宁陕西”之意。民国二年(1913),改为宁陕县。
       宁陕县地处陕西省南部秦岭中段南坡,安康市北部,境内气候温和,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是镶嵌在秦岭上的一颗绿色宝石。
       宁陕森林覆盖高达90.2%,是天然的氧吧,有丰富的植物物种和野生动物是植物的王国,天然的野生动物园
       “滴滴”一声哨音响起,张连长吹着口哨,喊着“同学们下车了,全部到车前面集合。”
       洪俊武下了车,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啊!”山间的空气真清新,还有一股甜甜的气味。
       下了车的同学们打着哈是,伸着胳膊,散乱的坐到地上。坐了一天的汽车,吃了一天的干粮疲惫的不行,从小到大什么时间受过这样的苦呀!
       “全部站起来,到前面集合”张连长吼叫着。
       在连长、指导员的呼喊下,队伍集合完毕。
       “同学们,大家辛苦了!”张连长站在队伍的前面说。
       “同学们,从今天早上开始,你们已经不再是学生,而是一名即将征战在襄渝线上的战士。苦不苦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他们为了祖国和人民的独立和幸福,抛头颅洒热血不怕牺牲。今天我们为了祖国的建设,为了让毛主席他老人家能睡着觉,为了早日打通襄渝线,也要不怕困苦,不怕流汗。我们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为祖国奉献,为人民谋福。同学们有没有信心?”
       “有……”队伍里稀稀拉拉的回答。
       “有没有信心?”张连长高声的问道。
       同学们一下振奋了精神,齐声高呼:“有!有!”
       “好!大家现在到旁边的小河边洗漱一下,动作迅速马上就要开饭了。”张连长说完也拿起了毛巾和洗漱用具走向小河。
       公路旁有一条蜿蜒的小河,清澈见底的河水缓缓流着,洁白的石头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亮光。同学们纷纷拿出洗漱用具奔向小河。
       “啊,真舒服!”洪俊武脱下鞋,挽起裤腿跳进清凉的河水。一天的疲惫仿佛随着这清凉的河水,荡然离去。
       “哈哈,爽”安小建光着脚,裤腿挽的高高的,一蹦三跳来洪俊武的身边。
       同学们洗漱一番后又恢复了精神,嬉笑着,打闹着……。
       山里夜晚来的比较早,刚到六点夜幕已经降临群山披上了黑纱,森林中偶尔传来一声鸟鸣,夜色中隐藏着莫名的恐惧。
       晚饭开始了,每一个班一大盆菜,一筐馒头,一桶玉米珍稀饭。
       一天没有吃上热饭了洪俊武一连吃了三个馒头两碗稀饭吃完饭,洪俊武来到小河边,远望漆黑的群山,狭窄的天空繁星点点。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同学们已经吃完早饭,登上汽车出发了。听连部人讲今天的宿营地是安康市。
       安康在石器时代已有人类活动。安康市,位于陕西省东南部,北依秦岭,南靠巴山,汉水横贯东西,河谷盆地居中。茶叶、蚕茧、油桐、生漆主产区。因境内土壤含硒元素丰富,又被誉为“中国硒谷”。下辖汉滨区、旬阳县、白河县、石泉县、平利县、 紫阳县、岚皋县、宁陕县、镇坪县、汉阴县1区9县。
       宁陕距安康一百多公里,下午抵达安康中学,吃饭睡觉一宿无事。
       第三天,一大早从安康出发,晚上达湖北竹溪。
       湖北竹溪县位于鄂、渝、陕交汇处,地处秦岭南麓。竹溪西周属古庸国,也是陶渊明笔下《世外桃源》原型的真正所在。竹溪县历史悠久,文化遗产丰富。竹溪县楚长城遗址更是现今为至湖北仅有的楚长城遗址。
       第四天,从湖北竹溪出发,晚住白河。
       白河县位于陕西省南部,大巴山东段。北临汉江,隔江与湖北省郧西县相望,东、南部分别与湖北省郧阳区、竹山县接壤,西与旬阳县相连。古称南走巫夔,北通商洛,东扼均房,关南险奥,白河尤属襟喉。
       到白河县是当天下午7点左右,天已黑了下来。
       白河县城石板铺路,街道两边都是低矮的板房。几百人突然来到白河县打乱了山城的寂静,街道两边的人们纷纷探头看着这些奇装异服的外地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08 编辑

       洪俊武下了车,左顾右盼不见安小建的人影,返回停车场看见安小建蹲在地上。
       洪俊武连忙走向前来到安小建的身边问:“小建,你怎么了?”
       安小建皱着眉头说:“肚子痛…哎呀!…”
       洪俊武连忙搀起安小建说:“走,找军医看看。”
       二人来到部队临时医疗点时,已经有许多学生围在那里看病,大部分都是肚子疼症状基本上是拉肚子、呕吐等。
       从西安出发已经第四天了,一路颠簸,饮食变化,水土不服都有可能造成急性胃肠炎。军医给安小建开了一些药让他注意休息,吃饭多吃流食。
       累了一天的同学们草草吃完饭就到安置的休息地方休息了。
       第五天早上吃完早饭张连长召集全连人员开会。
       张连长说:“同学们,我们从西安出发到今天已经五天了,一路上汽车的颠簸,大家辛苦了。从白河县到我们的目的地没有公路,也就是不通公路。因此,我们今天要弃车坐船行路了,大家做好准备一会到江边后,先上行李再上人员。上船后要听从船老大的安排,不可擅自行动,要注意安全。”
       张连长说完后大家分别以班为单位,到卡车上卸下自己的行李,背着、抱着依次顺着石板小路向江边走去。
       到达白河县的学生一共四个连,部队领导决定,除学兵二连驻地比较远乘船到达目的地以外,其他学兵连行李由船托运,学生徒步到所在驻地。
       襄渝铁路陕西段山重水复,地形险峻,人烟稀少,交通困难,工程尤为艰巨,施工条件极差。有两个县——紫阳县和旬阳县不通汽车,当时全国仅有四个县不通汽车,陕南安康市就占两个。
       洪俊武他们要弃车坐船了。不用再坐颠簸的汽车周而复始的爬坡要变成“千山万林侧畔过,涛涛汉江顺水行”自在的路程了。
第九章  女子连行军路上
       此时,女学兵连徐丽、刘瑜兰、君红英她们正冒酷暑,洒热汗穿行在原始的山林之中。
       徐丽、刘瑜兰、君红英她们所在连队是铁道兵xx师女子学兵x连,由几个厂矿子弟学校和市上几所中学学生组成。
全连146人,分为四个排,每排四个班。部队为女子连配备了一个连长,四个排长。指导员和副连长由陕西省测绘局干部担任。
       从西安出发的第二天晚上女学兵连的卡车到达陕西省镇安县。
       镇安县位于陕西省南部,地处秦岭南麓秦巴山地亚热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四季分明,雨量充沛,气候潮湿闷热。镇安地形复杂,最突出的特征是山地面积广大,山大沟深,山河相间,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
       她们8月21号从西安出发,两天的盘山公路汽车忽上忽下的颠簸许多女学出现了晕车呕吐、拉肚子的状况。
       刘瑜兰也出现了晕车现象,下了车就跑到路边呕吐起来。徐丽连忙跑过去帮她捶背,递送手纸。刘瑜兰接过徐丽递过来的纸擦擦嘴说:“谢谢你,徐丽!”
       “没关系!”徐丽搀起刘瑜兰说。
       “君红英呢?”徐丽问。
       “她刚才下车往那边去了。”刘瑜兰拨了一下垂到眼前的头发,指着卡车的后边说。
       “你现在难受吗?我去看看君红英。”徐丽轻轻拍拍刘瑜兰的后背说。
       “你去吧,我好多了。”刘瑜兰轻轻推了一下徐丽说。
       徐丽向卡车的后面走去,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远远望去卡车后面路边模模糊糊有一个人影蹲在那里。徐丽走向前一看正是君红英,她捂着肚子蹲在那里。
       徐丽连忙走向前问:“君红英,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哎哟!”君红英按着肚子晃着身子说。
       “肚子疼?是胃不舒服吗?”徐丽把君红英搀起来问道。
       “没有……来那个了。”君红英站直了身子说。
       “哦,来我扶着你到休息的地方去。”徐丽扶着君红英向临时休息点走去。
       十六岁的女孩子正是鲜花初开的季,娇柔的身体,在家是爸妈心疼的公主,何时受过这样的苦呀!
       70年代的人,红心、忠心、思想觉悟是第一。有苦有难,忍着;有泪有痛,忍着。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12 编辑

       到达镇安的第二天早上,全体女学兵在镇安小学的操场上集合。
       女子学兵连连长陈明华,男,30多岁,一米七六的身高,白净的脸颊,身穿崭新的军装,显得文静秀气。
队伍集合完毕,陈连长看了看面前的女学生说
       “同学们,辛苦了!我们行进的前方已经没有公路不通车了,所以,从今天起我们要弃车徒步向驻地行进了。希望大家继续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背起行装奔向我们战斗的阵地,我们的目的地,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同学们异口同声地高呼。
       8月份的镇安是一年之中最闷热的季节徐丽、君红英、刘瑜兰她们整理好行装跟随队伍向前走去。
       “君红英,你没有事吧?肚子还疼吗?”徐丽拉着君红英的手说。
       “今天好多了,走吧。”君红英拉着徐丽向前走去。
       镇安南部群山缠绕,沟深林密。女子连艰难的行进在蜿蜒的小路间,齐腰深不知名的野草盘绕在小路的中央。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连长和指导员,他们一边走一边用砍柴刀砍去路中央的野草和树枝,为后面行进的学生开路。
走进深山树木越来越茂密,野草也争先恐后的疯长。太阳仿佛挂在了树梢,山林就像一个巨大的蒸箱,闷热。
       队伍行走惊动了各种不知名的小虫,飞蛾,扑棱扑棱的乱飞,有的飞到女学生的头上,脸颊上。同学纷纷撩起衣服遮挡住脸,防止蚊虫的叮咬。
       山林中有一种蚊子叫“牛蚊”,这种牛蚊只要是血肉动物它都叮咬,被它叮咬后非常的疼,被叮咬的地方还肿起一个大包。
       女子连早上七点多从镇安出发,不知连续翻了多少个山峰,队伍仍在茂密的山林中穿行着。
       徐丽,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拿出水壶喝了一口,抬头看看远处的连绵起伏的山峰自言自语的说:“什么时间才能走出这山林呀!”
       中午时分,队伍行进到一片较为平坦的洼地,陈连长命令原地休息。陈连长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扑通扑通一阵声响,同学们纷纷扔掉身上的行李,背包,一屁股坐在地上,拿起草帽、手绢等物品不停的扇风。
       陈连长站在高处说:“同学们大家休息一会,吃点干粮喝点水。一会我们还要翻两座山才能到我们宿营的地方,大家加一把劲争取天黑之前到达宿营地。”
       “哎呦,还要翻山呀……”同学们小声嘟囔。
       “哎呀!我的脚起了一个大泡,就说这么疼呢。”有一个女学生喊着。
       “我的脚也起泡了……”人群中又有几个女学生喊了起来。
       “大家不要怕,一会叫卫生员给大家把水泡挑开消消毒,包扎一下就好了”指导员握着一个女生的脚说。
       徐丽坐在一块石头上,喝了些水,拿出早上发的馒头和榨菜,慢慢吃了起来。
       中午山林里越来越热,两山之间的天缝中火红的太阳高高挂在山峰上,炽热的火光洒落在山间;树叶好像被太阳烤焦了,蔫蔫的耷拉着脑袋;早上还叫狂蹦乱叫的青蛙、蟋蟀一些小昆虫现在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山林中静静的,只有偶然传来同学们的一声低语。
       “啊!蛇……有蛇……”不知哪个同学大叫了一声,队伍里就像扔进了一个炸弹,同学们纷纷四散而逃。
       君红英蹦了起来一下抱住徐丽,浑身打颤口语不清的喊:“我怕蛇、我怕蛇……。”
       徐丽拍拍君红英的肩膀说:“没事、没事我们这里没有蛇。”
       “哪里有蛇……?在哪里?”陈连长跑了过来
       “蛇在这里,在这里……”徐丽前面的一个同学叫了起来。
       “你看、你看它还在那里……”那个同学捂着嘴一边往后退一边叫着。
       徐丽顺着那个同学手指的方向看去,一条有拇指粗,一米多长青灰色的蛇,正慢慢地向草丛里爬去。
       “在哪里?在哪里?”陈连长手里拿着一个棍子跑了过来。
       “在那在那……”这个同学叫宋美兰是市里中学的学生。她捂着胸口指着前面的草丛说:“哎,刚才还在呢。”
       “我也看见了,刚才那草丛里就是有一条蛇”徐丽指着前面的草丛跟陈连长说。
       陈连长拿着棍子走到草丛旁边用棍子拨拨没有发现蛇,陈连长站起身子说: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20: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20:19 编辑

       “同学们,山里蛇比较多,大家休息的时候要仔细看一下周边的环境,看有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然后再坐下休息大家一定注意了。”
       陈连长扔掉手中的棍子说:“大家在休息半个小时,我们就出发。”
       一场虚惊,同学们又回到自己刚才坐的地方,东张西望了一下才坐下吃起了东西。
       徐丽吃了一个馒头,喝了一些水,擦擦汗看着前面茂密的树林。
       树林间杂草丛生,一阵微风吹来,草丛中露出一片淡黄色的花蕊。徐丽走到草丛前看见草丛里长着许多不知名的花朵,有黄色的、紫色的、粉红色的真是好看。
       徐丽拔了一些黄色、紫色的花,又拔了一些狗尾巴草编了一个花圈带在头上。
       “徐丽,你编的真好看,给我也编一个。”君红英跑过来说。
       “好,我给你也编一个。”徐丽笑着说。
       “给我也编一个……给我也编一个……”同学们都纷纷过来要让徐丽编花圈。
       “好好,大家别着急,我给大家编。”徐丽说。
       刚才还又哭又叫的女孩子,现在又变得天真烂漫童气十足。是呀!她们才十六岁呀,还是一个孩子呀。
       “滴……”一声哨响,同学们起了行李又出发了。队伍里同学们头上戴着各式各样的花圈,有黄色的、有紫色的、粉红的各种花色。同学们你指指她,她指指你,嬉笑着、打闹着。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同学们我们唱个歌好不好?”
       “好!”同学们回答道。
       “那我们就唱我们刚学会的《铁道兵之歌》吧?”
       “好!”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
       “让陈连长给我们起个头…”
       “好!”同学们兴奋的鼓起掌。
       陈连长走到队伍的中间说:“好,我来起头。背上了行装扛起枪,预备,唱:”
       “背上了行装扛起枪,
       满怀豪情斗志昂扬,
       毛主席挥手我前进,
       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巍峨的群山、茂密的森林,回响起女学兵稚嫩的歌声她们正奔赴最艰苦的地方,开启她们人生中一段不平凡之路。
第十章  汉江拉纤
       男子学兵连要弃车坐船了。
       洪俊武抱着自己的行李沿着弯曲的石板路向江边走去,一路下坡转了几个弯眼前豁然开朗,一条蜿蜒的大江横亘在洪俊武的面前。
       汉江,又称汉水,汉江河,是长江最长的支流,在历史上占居重要地位常与长江、淮河、黄河并列,合称"江淮河汉。汉江流经陕西、湖北两省,在武汉市汉口龙王庙汇入长江。
       啊!好大的江水呀!”这么大的河流洪俊武从来没有见过。
       西安是一个没有河流的城市,以前引以为豪的“八水绕长安”的美景只剩下渭河、浐河还有细细的流水。
大城市长大的孩子那里见过这么大的河水呀,同学们纷纷扔下行李跑到江边,撩起水洗了起来。一时间同学们嘻嘻哈哈、撩水打闹乱作一团。
       张连长来到汉江边,拿出毛巾洗了一把脸,微笑着看着嬉笑打闹的学生们。一挥手叫来通讯员让他把各排的排长、班长叫来开会。
       洪俊武的连队由几个厂矿子弟中学和市上几个中学152名学生组成。共分四个排,每一个排四个班连长、排长、班长由铁道兵部队指派。
       张连长召集各排长开会,着重强调乘船的安全和注意事项张连长讲完看了看正在江边打闹的学生,又强调不允许学生下河游泳。
       “船来了……”不知谁叫了一声。
       只见江面上远远驶来三条木帆船,高高的桅杆上,张着大大的船帆非常醒目。不一会船停靠在洪俊武他们这边的岸边,船帆慢慢地落了下来。
       船上站着几个身穿军装的男子向岸上挥手,张连长连忙迎上去。
       一个穿着四个兜军装的男子从船上跳下来,和张连长握握手说:
       “张连长,船到了,一个船可以坐60个人,你安排一下让同学们上船吧。”
       “好,你辛苦了。”张连长叫来各排排长、班长,安排每一条船上的人员分配。
       “同学们,大家听从各排长、班长的安排有序上船不要拥挤。我再强调一次,在船上一定要听船老大的安排,不许下汉江游泳。大家听见没有?”
       “听见了……”同学们大声回应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20-2-25 20:57 , Processed in 0.02958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