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白沙

小说《那年那月那群人》纪念三线学兵参加襄渝铁路建设五十周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3: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4:03 编辑

      李老师洗完脸把毛巾递给洪俊武说:“洪俊武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好哥们儿救了我。你们不用操我的心,我会保护我自己的
      洪俊武说:“李老师,你有地方住吗?”
      “我……”李老师低下了头没有回答。
      张继红从铝盆里捞出一块狗肉递给老师说:“李老师,你还没有吃饭吧?吃点肉垫一下
      李老师迟疑了一下,从张继红手中接过肉慢慢地咬了一口。
      几个人在洪俊武端来的脸盆里洗了一把脸。
      张继红说:“顺子,你爸妈这几天不是回老家了吗?我看让李老师先和你妹妹住几天,我们再考虑李老师的安排
      “好!没有问题,就让李老师先住我家” 谢来顺爽快地答应着。
      谢来顺的妹妹谢香菊也是子弟中学的学生,是七零届毕业生,也认识李老师。
      洪俊武觉张继红的安排非常好不住地点头说:“红哥安排的很好,李老师你就先住在顺哥他们家吧”。
      李老师看了一下大家点头说:“就麻烦你们了,谢谢顺哥!”
      谢来顺咧着嘴巴说:“没事儿,没事儿,我妹经常说学校里的李老师人长得漂亮歌也唱非常好听可喜欢李老师了,你住我家,没事儿。嘿嘿嘿……
      张继红说:“今天这事大家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能让赵卫红知道李老师的消息
      张继红接着说:“李老师,现在主要是你的安全没有办法得到保障你爸爸虽然受苦被批斗,我想生命可能没有什么问题赵卫红也不敢把你爸爸怎么样。顺哥你带李老师,先回家洗漱一下。把你妹的衣服找两件给李老师换一下李老师你先和顺哥去吧”。
      “李老师感激的看看张继红说,然后低着头跟着谢来顺走了
      剩下洪俊武、张继红王晓易三个人坐在灶旁边张继红拿着一根小棍拨着快要熄灭的火,炉灶里的碳火一闪一闪的照在他的脸上,张继红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王晓易拿着酒瓶子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这几个人他的年纪最大,主意最多,平时有什么事情都找他商量。
      张继红慷慨豪爽,满腔热血对朋友两肋插刀,非常讲义气。
      谢来顺在这几个人里边个子最高,将近一米八。干什么事情都风风火火的,非常直爽。
      洪俊武年纪小属于小弟的人物,平时跑腿儿买东西的杂事儿都是他的。他们个人从小在家属院长大父母关系都比较好过年过节经常聚在一起吃饭热闹。因此,他们的感情是非常好。
      “我看这样吧”王晓喝了一口酒说:“看来李老师的情况是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这地方人多口杂李老师住在咱们院万一有人透露了风声可不得了必须换一个地方否则要出大事的。红,你明天把李老师到你们下乡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避过这风头再说”。
      “啊!”张继红一听猛地抬起头来说:“这样能行吗?李老师会同意吗?”
      王晓易又喝了一口酒,擦嘴眯着眼睛慢慢地说:“李老师,现在无亲无故她爸妈自身难保。从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来看李老师如果不离开这里难逃此劫!只有先去避避风头再说。”
      洪俊武说:“易哥说的对,让李老师先出去避避风头,洪哥你就帮帮李老师吧。”
      张继红沉思了一会抬起头来说:“好吧,救人救到底,送佛送西天只要李老师同意我就带她走
第三章  豪情知青
      张继红在渭南市下乡渭南市是地区级市,关中八百里平川来说是比较富裕的地方。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3: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4:04 编辑

      张继红下乡的固市镇是渭南市有名的镇,生活条件不错当地政府对下乡的学生安排的也比较好,吃的也不错。
张继红为人豪爽仗义热心助人在他下乡的红旗公社是有名的。红旗公社下乡的知识青年都和关系好佩服他。这还要起一件事情来。
      那是1969年春节前发生的事那时候城市里的副食品极为政府发放的油票肉票家里根本不够用。家人平时舍不得用,油票肉票起来过年过节时再用。
       洪俊武家每到过年就托人从周边农村买一些鸡鸡蛋和肥肉。肥肉买回来后剔下肥肉炼成猪油补贴平时炒菜时用。剩下来的瘦肉剁成馅包饺子请客用。
      快过年了,洪俊武问妈妈要了一些钱,来到张继红下乡的固市镇。
      固市镇是当地比较繁华的地方,那天又正逢大集,早上八点钟集上已经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各种地方小吃当地名优特产在街道的两边成长龙,商贩们高声吆喝着叫卖着。
      洪俊武和张继红以及继红一块儿插队的几个下乡知青,每一个人手上拿着一块儿刚出锅的油糕,一边吃一边闲逛着。
      洪俊武咬了一口又香又酥又甜的油糕说:“红哥咱们那边禽类市场看看吧。”几个人来到禽类市场,鸡鸭牛羊一群的一群的
      洪俊看见路边一个摊位上一个老头面前放了六七只公鸡,公鸡的鸡冠子血红,毛色发亮,又肥又大,正要上前问价突然,听见一声高叫:“打死他!这个狗日的还敢在咱们的地盘撒野。”
      洪俊武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前面一群人拿着棍子正围着几个年轻人殴打赶集的人纷纷躲避闪开。
      洪俊武几个人走上前一看,十几个当地的农民小青年。抡着棍棒地上几个看起来像学生的人身上猛打。
      张继红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嗨!别打了,怎么回事?别打了
      洪俊武和张继红的几个同学也围了上去这时,一个光头农民小青年抡起木棍地上的一个学生头上打过去,这要打上这个学生的头非得开瓢不可。
      张继红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脚踢在光头的肚子上,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木棍,顺手拉起被打倒在地的学生说:“你们想打死人吗?”
     光头被张继红一脚踢了个跟头,他的几个同伙一下子把张继红围了起来挥着手中的棍子说:“你他妈的敢管闲事儿,打死你这个狗日的”。
     张继红一把夺过农民小青年手中的棍子指着这些围上来的小青年说:“谁不要命了就上来,青天白日你们还想打死人吗?没有王法了吗?”
      几个围上来的农民小青年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上前
      张继红转过身子问刚刚被打的几个下乡青年说:“怎么回事?”一个戴着眼镜满脸是血的学生说:“他们骗人,我们刚才在这买鸡拿手捏了鸡素子里面全是石头,而且鸡又小又瘦我们不要了他们不愿意,非要让我们把鸡买下来?我们不买他们就打我们
      戴眼镜的学生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指着旁边一个捂着胳膊的学生说:“他们还把建设身上的钱也搜走了
这时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几个当地的农民小声说:“这几个小年轻都是固市镇上的小混混,经常用这种办法骗外地人。”
      这时光头从地上爬了起来,推开人群从同伙的手中抢过一根棍子抡圆了向张继红头上打过来,张继红一把推开身边戴眼镜的学生。身子一侧,飞起一脚踢在光头的脸上,又把光头胡踢到地上
      光头从地上爬起来对他几个同伙喊道:“是哥们儿的都给我上!”说完,十几个农民小混混抡起木棍向张继红打了过来。
      洪俊武和张继红的几个同学也纷纷地拿起旁边的木棍铁锹和冲上来的农民小混混打在了一起。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知谁喊了一声“农民打知青了,知青同学上啊!”人群中挤进一群拿各种年货的学生冲向打架的人群。
       一场混战开始了,现场局面越来越严重,双方不一会儿就有人被打倒在地。周围围观群众纷纷向四周生怕一不小心挨上一棍子。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警笛声由远而近,几辆警车风驰电掣的般驶过来停在现场车上下来一群手拿警棒的警察高喊着:“全部停手,不许动!”随之几个警察立即将现场包围了起来。
      群殴的现场立刻静了下来,双方扔到手中的木棍,站在原处不动。可光头趁张继红扔掉手中的木棍回头向警察望去的时候。他抡起手中的木棍张继红的头上打去一个警察上去脚将他踢翻在地说:“你小子猖狂得很啊,叫你别打了,你还打
      这时一个领头的警察说:“把打架的全部带回派出所。”
      张继红为了救学生被打的事传遍了固市镇和红旗公社当地下乡的知青都纷纷的对张继红伸出了大拇指敬佩不已。从此,张继红成了市镇红旗公社知青的头有什么事情大家就找张继红商量。
      张继红慷慨仗义,乐于助人态度使张继红在红旗公社和古市镇知青中说一不二。
      让李老师去固市镇躲一躲是最好不过的主意,既安全,又不受干扰。第二天张继红就带着李老师去了古市镇,并找了关系让李老师古市镇的一家中学临时当了音乐老师。
      张继红为了帮助李老师可是下大了力气,除了想办法安排工作外,在生活上也是非常照顾。常言道:“好人有好报” 若干年后李老师和张继红相爱结婚,这都是后话。
      李老师的事在悄悄地进行洪俊武依然按时上学。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3: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4:05 编辑

      1970年“七一”党的生日汇报演出中洪俊武他们学校舞蹈队的映山红舞蹈获得全市第一名。
第四章  三原少女
      洪俊武他们这一届面临着分配,是下乡,还是去当工人?还没有得到通知,学校的答复是暂时回家等待通知。
      学校放假了洪俊武闲的无事整天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在一起玩耍。这一天洪俊武和两个最要好的同学任小林和安永健,来到仪表厂门前的毛主席雕塑广场。
      洪俊武、任小林、安永建三人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同班同学关系非常亲密。
      任小林是洪俊武班的副班长,父亲是一名中学老师,母亲是职工医院的大夫,家里有两个弟弟。
      安永建父亲区上的一名干部,母亲是电机厂的工人。
      仪表厂毛主席雕塑广场前,洪俊武拉小提琴,任小林吹竹笛,安永建演唱,从《北京金山上》唱到《大海航行靠舵手》,唱了一遍又一遍,玩得好不尽兴。
      他们玩了一会儿,安永健说:“明天我们扒火车去三原县玩吧听别人说三原那里的蓼花糖好吃!也挺好玩的
      任小林说:“好啊!我想去”
      洪俊武说:“好!明天早上八点在我家门口集合咱们一块儿走
      第二天早上八点,任小林、安永建早早就来到洪俊武家属院门口。洪俊武背了个书包,里边装了几个馒头和一瓶水,急急忙忙的走到家属院门口,向任小林、安永建招了招手,三个人匆匆地向外走去。
      洪俊武说:“不敢让我爸妈知道,我没有告诉他们,走,快走吧”
      洪俊武的家离火车西站很近,他经常去火车西站。火车西站是货运调度站,每天南来北往的火车非常多
      三个人来到火车调度站,看见有一列火车即将出发,这列火车拉了18节车皮木头、粮食、煤炭等物品。
      洪俊武给他认识的一名货运调度员递了一根烟,知道这趟车是开往铜川的货车,中途要在三原车站停靠。于是他们三个爬上了一节装满钢材的车厢,刚爬上去火车就开动了。
      7月份天气正热,洪俊武他们穿的是短袖、短裤。那个时候火车是蒸汽火车,火车加速后烟囱里冒出的黑烟飘过来吹的他们眼睛都睁不开。火车开起来风很大,风卷着车厢里的黑灰吹的洪俊武他们脸上身上都是黑灰,他们连忙躲到火车开的方向的车厢一侧。
      洪俊武指着任小林和安永健说:“你看你俩都成黑人了,哈哈。”
      “你还笑我们你照照镜子,你除了牙和眼仁是白的和黑人有什么区别,哈哈哈。”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大笑起来。
      洪俊武在车上找了一条草帘子坐在上面,拍拍旁边的草帘子对任小林和安永健说:“来坐下来”,然后,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用纸包的东西说:“你们猜这里面是什么?”。
      安永健过头来说:“一定是好吃的
      “哈哈,你这家伙是狗鼻子呀!”洪俊武打开纸包的东西
      安永健跳了起来“啊!猪头肉。我先来一块”说着就要从纸包里捏肉
      洪俊武打了安永健手一下,从书包里拿出一条毛巾说:“先擦擦手再吃。”
      任小林说:“馋猪”大家都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包猪头肉是洪俊武的妈妈昨天给大妹过生日专门买的,洪俊武偷偷地拿了一点。那个年代吃肉就像过年,怎么能不馋呢。洪俊武又拿出几个馒头分给大家
      任小林从书包里掏出一包花生米,安永健也拿出一张葱花油饼,“哈哈,真像共产主义,好幸福!”
      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三个人坐在草帘子上美美哉的吃着。
      任小林说:“马上就要分配了,也不知道我们分到哪?”
      洪俊武说:““68届以前毕业的都下乡了,我估计我们可能也要上山下乡。其实上山下乡也挺好的,多自由呀!毛主席说:“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哪里可以大有作为的!”
      “就是的我爸整天把我关在家不让出门,烦死了!”安永健说。
      任小林说:“上山下乡如果分到偏僻的地方那就惨了,有的地方连火车都没有,深山野岭的,回家都没有办法。”
      洪俊武说:“上山下乡从66届毕业的学生开始都好几年了,好地方都被他们占完了,我们可能要分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了。”
      “我听我爸说,咱们69届的分配可能要有变化,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安永健说。
      安永健的爸爸是区上的小领导,消息比较灵通。果然,洪俊武他们这一届的分配真的发生了变化。
      几个人吃着聊着好不快活突然,安永健说:“你们听有人在呼叫”。
      洪俊武、任小林仔细一听,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喊什么。洪俊武跑到放满钢材的顶端四处张望,好像见后边那节车厢里有人在喊。
      安永健说:“咱们后边的这节车厢有人在喊。”
      洪俊武手一挥说:“走过去看看。”说完沿着火车的边缘下到火车的链接处,然后手扶着链接处的转盘,慢慢过火车链接,顺着车厢上的梯子爬了上去安永健和任小林也跟了过来。
      洪俊武爬上车厢的顶端往下一看,只见这个车厢拉的是木板,车厢的顶头有一米多宽的空间。两个男的正抓着一个大约有岁的小姑娘在撕扯,小姑娘拼命地在挣扎,嘴里还不断的喊:“救命呀!救命呀!”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3: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4:06 编辑

      这两个年级在十八九岁的样子,头发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很破烂,脚上穿了一双拖鞋,拖鞋的带还用绳子绑着。
      洪俊武大喝一声:“住手!”一拧身从火车厢顶上跳了下来。任小林、安永健也跳了下来站在洪俊武的身旁。
      正在拉扯小姑娘两个,听见洪俊武的呼喊,马上停了下来。一个穿着“海魂衫”(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比较喜欢穿蓝白色横道相交的T恤衬衫,像水兵穿的那种T恤)的小青年上下打量了一下洪俊武擦了一把鼻涕往身上一抹说:“谁的裤裆没有关好你漏出来了
      “你这个流氓”洪俊武一听立即火冒三丈一脚踹了上去下把“海魂衫”踹了个跟头。上去一把扣住“海魂衫”的脖子说:“耍什么流氓呢?”
      “海魂衫”双手使劲的掰洪俊武扣住他脖子的双手说:“你放手,你放手。”
      洪俊武双手一用劲说:“老实交代,怎么回事?”
      另一个男的一看形势不妙连忙跳上木材顶端,翻过车厢跑了。
      “海魂衫”双手掰着洪俊武的手说:“你放开,你放开。我说,我说。”
      洪俊武松开手,“海魂衫”手捂着脖子喘了一会,趁洪俊武没有注意,翻身上了木板顶端拔腿就跑。
      安永健上去就追,洪俊武拉住安永健说:“算了,让他走吧
      洪俊武回身走到小女孩的身旁从地上拉起小女孩小女孩浑身颤抖,双手捂住脸“呜呜”的哭,说不出话来。
      只见她梳着一把抓小辫,上身穿一件小碎花布衬衣,下身穿蓝布裤,赤脚穿雪青色布鞋,衣服被扯烂了好多处。
      洪俊武走到小姑娘面前,弯下腰轻轻地对小姑娘说:“小妹妹,不要怕,我们是西安的学生都是好人发生什么事情告诉我好吗?”
      小姑娘仍然捂住脸不停的哭着。
      “小健,把毛巾拿过来”洪俊武说。
      安永健把毛巾递了过来,洪俊武接过毛巾说:“小妹妹,别哭啦,擦擦脸。”
      小姑娘顿了一,松开捂脸的双手,她的脸像画了妆似的,黑一坨白一坨整个一个大花脸。她身子一抽一抽地接过毛巾背过身去擦着脸。
      洪俊武说:“永健,把馒头和猪头肉拿来。”
      洪俊武接过安永健递过来的馒头和肉,把馒头掰开夹了一些猪头肉说:“小妹妹,你饿了吧?吃一点馒头。”
      小姑娘慢慢地转过身子,抬起头看着洪俊武。
      洪俊武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小姑娘,她最多也就十三、四岁。清瘦的身材,小麦般的肤色,大大的眼睛双眼皮,长长的眼睫毛一闪一闪地看着洪俊武。
      洪俊武笑笑说:“别害怕,我们是学生你先吃点东西。”
      小姑娘怯怯地看了洪俊武一下,又回过头看看安永健和任小林。
      安永健、任小林笑着向小姑娘点点头说:“吃吧,肉夹馍,香的很呢。嘿嘿……”
      小姑娘慢慢伸出手接过洪俊武手里的馒头,背过身子大口地吃了起来。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相互看了一下,会心的笑笑。
      “咳咳……”小姑娘吃的太快一下卡住了。
      “健,快把水瓶拿过来”洪俊武接过安永健递过来的水瓶走到小姑娘的身后说:“小妹妹别着急,慢慢吃、喝点水。”
      小姑娘接过洪俊武递过来的水瓶喝了一口,又背过身子大口地吃了起来,不一会一馒头就吃完了。
      洪俊武连忙又拿出一个馒头夹点肉递过去,小姑娘接过馒头低声的说: “谢谢!”
      慢慢的小姑娘和洪俊武他们熟了,放松了心情。小姑娘告诉洪俊武他们刚才发生的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3: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4:07 编辑

     来,小姑娘叫刘翠霞,是三原第一中学初一学生三天前由于没有写完家庭作业,老师叫来了家长当着她父母的面批评了她回家后害怕父母责罚,就跑到西安找她在西安上班的哥哥,到了西安被小偷偷走了身上的钱,哥哥的地址也被偷走了。
      小霞没有钱买火车票,在西安火车站待了一天听人讲火车西站有货车去三原,小霞来到火车西站想扒货车回家谁知道火车刚一开就上来两个小年青想非礼她,多亏洪俊武他们来的及时,否则……。
      洪俊武拍拍赵翠霞的肩头说:“小霞,我们也是去三原的,我们送你回家吧?”
      “嗯,谢谢大哥哥!”小霞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
      三原县位于关中平原腹地,地理条件优越,区位优势突出,素有八百里秦川“白菜心”之美誉。
      三原有许多名胜古迹:新兴镇惠家秦汉宫殿遗址、武官坊的黄白城遗址、唐太祖李虎墓、唐高祖李渊墓、唐武宗李炎墓、城隍庙、龙桥、中五堡文峰木塔、周家大院、杨虎城公馆等。
      小霞的父亲刘超新是三原蓼花糖厂供销科科长,母亲赵春在家务农。大哥刘永乐当兵回来后分到西安一家工厂当工人;二哥刘永平在三原县第一中学上高中。小霞最小也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很受爸妈的疼爱。
      奶奶已经八十多岁,身体硬朗。一家人住在三原县城隍庙附近,生活其乐融融。
      西安到三原大约70公里,时间约二小时左右。火车从西安发车一路上不停车,到了三原,几个人溜下火车穿过三原车编组站,来到三原县城。
      小霞指着前面说:“城隍庙旁边就是我家
      “噢,那就好咱们快走”洪俊武说着前走去来到城隍庙前
      城隍庙前一个卖红薯的老头看见他们说:“小霞你这几天上哪去了,你全家人满大街地找
      小霞说:“我去我哥那了”说完头也不抬的快步向前走去。
      几个人来到一个高门楼的大院前,门前一个青石兽上坐着一位老奶奶,小霞走过去叫:“奶奶”
      老奶奶站起来扔掉手中的拐杖,双手颤抖着上前搂住小霞哭着说:“小霞,我的乖孙女,你上哪了?想死奶奶了
      小霞搂着奶奶说:“奶奶别哭,我去我哥那玩了几天
      “小霞呀!小霞,你上哪了?我的好闺女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从大院里跑了出来,她一把搂住小霞哭着叫着。
      “小霞,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我找你找得好苦呀!”身后一个瘦高的中年人跟在中年妇女的身后也跑了过来,搂住小霞和中年妇女浑身颤抖的说一时间三个人哭成一团。
      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呆呆地站在一边看着这动人的场景。
      小霞松开搂着爸妈的手,抹了一把眼泪,指着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说。“爸妈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是他们送我回家的
      然后对着洪俊武他们三个说:“大哥哥,这我的爸爸妈妈,那是我的奶奶。”
      “啊!怎么回事?”小霞的妈妈看着洪俊武他们三个有些摸不着头脑说。
      小霞的爸爸好像明白了什么,上拉着洪俊武和安永健的手说:“谢谢,三位小兄弟咱们进去说,进去说。”
      小霞的爸爸拉着洪俊武和安永健的手给任小林点点头,向大院里走去。小霞和妈妈扶着奶奶跟在后面也走进了院子。
      院子是三进大院青石砖砌墙,青瓦铺房顶。一进院子是一面大方青砖砌成的照壁子墙,方青砖上面雕刻着一个大大的篆体“福”转身进去是一堵墙,圆形的拱门,地上铺着三尺宽的青砖一直通向院子里。进了院子,两边是厢房,迎面正对的房间是上方(也叫正房)三级石台阶依次而上,房间的门是雕刻的木门,上面雕刻着飞禽走兽,花草人物。整个院子给人一种古朴高大的印象,这一个典型的明朝风格的院落。
      洪俊武一边走一边想,这小霞家里的房子真好,可能是有背景的
      进到上房,里面排放着一张八仙桌,两边各一把枣红色的圈椅。八仙桌后面是一张长条桌,迎面墙的正中间挂着一张《仙鹤图》,图的两边是一副对联,八仙桌两侧是两排枣红色的圆圈凳子。洪俊武感到小霞的家有点像电影上古代人家的摆设,是有来头的。
      “来来,坐、坐”一进门小霞爸爸热情地招呼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坐下。小霞妈妈给每个人到了一杯水,洪俊武几个人连忙站起来接过水杯说:“谢谢!谢谢!”
      “坐、坐”小霞爸爸招呼着让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坐下。小霞奶奶和爸爸分别坐在八仙桌两边的凳子上。小霞依着妈妈坐在洪俊武他们对面的凳子上。
      “小霞,你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小霞爸爸和蔼地看着小霞说。
      小霞低下头手捏着衣角,沉默了一会,慢慢地把她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讲到在火车上发生的事情一边哭一边说,“要不是这几个大哥哥救了我,我……”说完就大声哭了起来。
      小霞妈妈擦了一把眼角的眼泪,搂着小霞摸着小霞的头爱怜地说:“俺娃不哭,俺娃不哭,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小霞爸爸听完小霞讲的经过,站起来走到洪俊武三个人的面前深深给他们鞠了一躬,分别和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握握手感激的手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3: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3:50 编辑

      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立即站了起来说:“不用谢,不用谢。应该的。”
      小霞爸爸说:“你们是小霞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小霞妈快做饭,我要好好谢谢这几个小兄弟。”
      “好,我马上去。”小霞妈妈立即站起身子,向外走去。
      “她妈,杀只鸡!”小霞爸爸高声说道
      “知道了!”小霞妈妈一边回答一边继续向外走。
      “小霞,你领这几个哥哥先去洗漱一下。小霞爸爸看看洪俊武他们几个人满脸的黑灰说。
      洪俊武几个人洗漱完毕回到房间。
      “坐、坐,小兄弟坐、坐。”小霞爸爸招呼洪俊武他们坐下。掏出一盒“大前门”烟,抽出来几只递给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
      “叔叔,我们不会抽。”洪俊武连忙站起来摆摆手说。
      “好好,不抽好,不抽好。你们来三原是走亲戚还是……”
      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你看看我看看你,笑了笑。洪俊武把他们来三原玩的目的告诉了小霞的爸爸。
      “哈哈,缘分呀!缘分呀!要不是你们来三原玩,小霞就危险了。”小霞爸爸感慨的说。
      小霞爸爸又问了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家里的情况。把三原的风土人情,古迹、小吃等和洪俊武他们一一作了介绍。
      又说:“你们对我这院子比较好奇吧?我家祖辈是盐商,这院子是我祖辈留下来的。”
      三原刘家从明朝开始就是很有名的盐商。三原盐商发迹于明初,壮大和兴盛于明中晚期至清中期,衰于清朝晚期。明朝中后期至清末,四川盐业一直为陕商所控,主力军是三原人。三原盐商闻名遐迩,直到现在三原还保留着两个以盐命名的地方—盐店街,一个在县城中心,一个在鲁桥镇,均为过去盐商经贸集中之地。
      洪俊武对什么盐商根本不了解,只知道这刘家大院好阔气。洪俊武说:“叔叔是三原蓼花糖厂的领导?”
      安永健说:“蓼花糖很好吃!嘿嘿。”
      洪俊武说:“你就知道吃”安永健挠挠头嘿嘿地笑了一声。
      小霞爸爸笑着说:“回头我带你们去我们厂看看。”
      “爸爸,饭好了,吃饭吧?”小霞洗漱完换了一身衣服手里拿着一把筷子进来说。
      “好,吃饭,走……”小霞爸爸站起身来拉着洪俊武又拍拍安永健和任小林的肩膀
      小霞爸爸领着洪俊武三个人出上房左拐来到一间宽大的房间,房子中间摆了一张大方桌,上面摆满了菜盘子,有:酱牛肉、凉拌猪耳朵、凉拌三丝、炸花生米、黄焖鸡、红烧鱼、红烧肉、土豆丝,还有一大碗鸡蛋番茄粉丝汤。
      “哈哈,太丰富了,过年都吃不上这么丰富的宴席。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直呆呆地看着一桌丰盛的菜肴有些惊呆了。
      洪俊武指着桌子上的菜说:“叔叔,这…也太丰盛了吧?”
      “哈哈,丰盛什么,来坐,坐”小霞爸爸拉着洪俊武坐在上席,洪俊武怎么都不坐,被小霞爸爸硬按着坐了下来。奶奶坐在主位,安永健、任小林紧挨洪俊武坐了下来。小霞和妈妈坐在侧位的凳子上。
      小霞爸爸从靠墙的柜子里拿出一瓶西凤酒,打开瓶盖倒在桌子上已经摆好的小酒杯里放下酒瓶端起酒杯说:“首先,我代表我们全家感谢这几位小哥对小霞的仗义救助,我先干了”说完仰头一口喝下了杯中的酒。
      洪俊武连忙站起来说:“叔叔我们不会喝酒。不用感谢,我们应该做的。”
      小霞爸爸说:“这酒一定要喝,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男子汉大丈夫,喝点酒算什么。”
      小霞妈妈说:“为了找小霞我们跑遍了三原周边的县还到咸阳、西安都找过小霞的哥哥请假在西安到处寻找,多亏了你们救了小霞还把她送回家里,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了。”说着小霞的妈妈哭了起来。
      小霞给妈妈擦了一把眼泪说:“都是我不好,让家里操心了。”
      小霞端起桌子上的酒杯说:“三位哥哥我再次感谢你们救了我,我陪你们喝一杯表示我的谢意。”说完仰头一口把酒喝了。
      洪俊武他们这下可没有什么说的,只好端起酒杯把酒喝光。浓烈的酒精味辣的洪俊武直咳嗽。
      小霞爸爸拍拍洪俊武的肩膀说:“吃点菜,吃点菜……。”
      这桌饭一直吃到下午二点多,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三个人喝的晕头转向站立不住。小霞爸爸说:“这几个孩子    喝得有点高了,小霞妈你领他们在小霞哥的房间休息一会吧
      小霞和妈妈爸爸一起将洪俊武三个人扶到小霞哥哥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大床,桌子旁边放着一把吉他,墙上贴着一张电影演员的剧照。三个人躺下后,小霞妈妈给三个人盖上被子轻轻的关上门离去。
      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三个人醒过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洪俊武坐起来揉揉眼睛,推了一把安永健和任小林说:“快起来,几点了,我们今天还要回家呢。”
      安永健和任小林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安永健看了看手表说:“哎呀!都四点多了,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回西安的火车了?”
      “火车是没有了,今天在我家休息一晚上,明天早上我送你们回去。”小霞爸爸推开门说。
      “哎呀!今天回不去我可能要挨打的!”安永健站起来红着脸说。
      任小林说:“今天从家走的时候没有给家里说去三原,光说出来玩呢,这……怎么办呀?”
      “别怕,明天我送你们回去”小霞爸爸笑着说。
      洪俊武摇摇头说:“看来只有这样了。”
      “好了,起来洗洗脸,我带你们去逛街。”洪俊武三个人在小霞的招呼下洗了洗脸,跟着小霞爸爸走出了大院。
      小霞爸爸先带洪俊武三人去了周家大院。文化大革命期间周家大院封闭不对外开放。小霞的爸爸认识周家大院的管理人员,使他们享受了一把国宾级的待遇,独自观赏大院美景。
      周家大院位于三原县西北方向4公里处的鲁桥镇孟店村,始建于清乾隆末年至嘉庆初年。
      建造周家大院耗时数十年, 建成时有十七个院落,建筑面积三万多平方米,可谓规模宏大,富丽堂皇,在孟店村形成一片建筑群,号称“孟店周”,名震三秦。
      清同治十一年回民起义烧毁十六院,仅存一院。
      周家大院坐南朝北,东西宽13.8米,进深70米。综观全院布局严谨,设计精巧,雄浑庄重,精雕细刻,构筑精美,把南秀北雄的建筑风格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水乳交融,相得益彰,凝集着浓郁的民族艺术风格。
大院最前端是前楼,为两层式建筑,面阔五间。二层前檐全部施格扇门窗,一层中间为院落大门,一对石狮雄居两侧。
      进入大门迎面为一大型屏风门,在屏风的正上方悬挂有“克襄内政”的巨幅匾额。绕屏风门入内,院内东西两侧墙上浮雕满壁,“大禹牧牛”、“唐尧放象”等砖刻浮雕造型生动,惟妙惟肖。
      二门的建造颇具匠心,额枋望板上雕刻着“平安富贵”、“ 连升三级”等浮雕图案,刻工细腻,寓意吉祥。二门内东西两侧为厢房,迎面为前厅。厢房采用硬山式单坡屋顶,前檐装修格扇门窗,柱间均施挂落,在格扇门裙板上雕刻着“长安八景”、“ 孟浩然踏雪寻梅”等风景典故图案。厢房南侧为面阔五间的大厅,前后檐均施格扇门,裙板上雕刻着“郭子仪拜寿”、“岳母刺字”等典故图案。
      进入前厅,正中的屏风上方悬挂着“共咏蓬莱”巨幅横匾,边框以描金浮雕装饰,华贵无比,两侧挂有楹联一副:燕翼贻谋堂上箕裘绵福荫;凤毛济美阶前兰桂发奇英。
      大厅之后为退厅,高大博敞,面阔五楹。前为敞檐,后檐装施格扇门。退厅中央悬挂着“谦受堂”楷书堂匾,其意取自“满招损,谦受益”。这里是房主人日常会见来宾,接待同僚之处。
      穿过退厅,是整座院落的最后一进,分为东西两厢房和后楼。后楼建造在青石高台之上,位于院落的最后端,也是整座建筑群最高的建筑,面阔五间,上下两层,一层门前为廊,两侧稍间劈为过廊,通至后院,房屋为三间;二层为五间,前后檐均施格扇窗。主人命其厅楼为“怀古月轩”,前檐下挂着房主人周梅村自题的“怀古月轩”横匾。
      小霞爸爸一边走一边给洪俊武三人讲解周家大院的来历和院落的设计、布局。走出周家大院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小霞爸爸说:“我带你们去看看三原的城隍庙。”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3: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4:05 编辑

      三原城隍庙始建于明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是全国保存最完整的明清古建筑群之一,位于三原县城东渠岸街中部,现为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城隍庙也和周家大院一样大门紧锁,小霞爸爸通过关系才让他们进去观赏。
      三原城隍庙规模之庞大,建筑之堂皇,在全国城隍庙中首屈一指。城隍庙为宫殿式建筑,用均衡对称方式把楼、殿、廊、庑、坊、亭等40多座单座建筑按主次布局在纵横轴线上。五个廊院相套向纵深和两侧伸展。中轴线上布着三道门、四重排坊、五座重檐殿楼。应门、戏楼、钟鼓楼、献殿、拜殿、陪殿、寝殿等主体建筑各具特色。
      全部建筑琉璃盖项,雕刘画栋,富丽堂皇,美若宫殿,体现了中国古建筑平面轮廓规正,整体布局合理,结构严谨,疏密得当,刻镂精致,纹饰典雅的特点。
      走出城隍庙天色已晚,三原县城华灯初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城隍庙周边摆满了各种小吃,商贩在不停的吆喝着叫卖着。
      小霞爸爸领洪俊武三人来到一家店铺门前说:“来四碗疙瘩面,”又转身对洪俊武三人说:“三原疙瘩面是三原一绝,来三原不吃后悔的,哈哈。”小霞爸爸领先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下,洪俊武三人也挨排坐下。
      三原疙瘩面,是光绪年间三原城内“悦来馆”的伙计绰号“帽盖李”创制。其特点是:面条细长柔韧,臊子油而不腻,浇酸而香。细品慢咽,回味悠长。
      不一会疙瘩面就端了上来,红油闪亮,香气扑鼻。几个人二话不说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只听见“吸溜、吸溜”的吃面声音
      任小林第一个吃完了疙瘩面,擦了一把嘴说:“好吃,过瘾!”
      安永健喝了一口汤说:“真是,撩砸咧!(陕西方言:好的意思)”
      洪俊武也抹了一下嘴说:“不错!不错!”
      小霞爸爸喊了一声:“掌柜的!”饭店掌柜系着白围裙跑了过来说:“刘哥,有啥事?”看来饭店的掌柜认识小霞爸爸。
      小霞爸爸说:“叫你的伙计去给买十个泡油糕过来。”掌柜的说:“没麻达”就立即吩咐饭店伙计出去买泡油糕。
      三原泡油糕由唐代佳点“见见消(油浴饼)”演变而来。糕面隆起,泡泡蓬松,其味芬芳,入口即消。形状玲珑剔透,犹如巧制凌花。
      洪俊武连忙说:“叔叔,别买了,我们吃饱了。”
      小霞爸爸笑着说:“这三原泡油糕也是三原一绝,是饭后点心。还有三原蓼花糖好吃的很,到时候让你们尝尝。”
      三原蓼花糖,已有二百年左右的历史。相传曾得到慈禧的赞赏。它样子像鼓槌形,金黄色的表皮有一层白芝麻,里面是蜂窝状溏心,吃起来瓤美味久,松、甜、酥、脆、香风味独特,成为陕西省传统的名贵食品之一。
      不一会饭店伙计就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放在洪俊武他们的桌子上打开袋子包装“啊!”黄愣愣,油滋滋、香喷喷。
      小霞爸爸说:“你们尝尝。”说完拿起泡油糕分别递给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
      安永健接过油糕咬了一口,“哎呀!”捂住嘴。
      小霞爸爸笑着说:“慢一点吃,这泡油糕要趁热吃,但要小口吃,要不然被里面流出来的糖烫着”
      安永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笑笑。
      洪俊武慢慢地咬了一口泡油糕,又酥又甜,吃到嘴里糯糯的,香香的,真好吃!
      又是疙瘩面、又是泡油糕洪俊武三个人吃的不亦乐乎,肚子撑得不行走出饭馆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小霞爸爸又 带洪俊武三人逛了一会街,回到家里小霞妈妈和小霞立即围了上来。
      小霞妈妈问:“吃饭了没有?”
      洪俊武说:“吃了,叔叔领我们吃了好多东西,疙瘩面、泡油糕……
      小霞立即说:“好吃不?”
      洪俊武说:“好吃!好吃!”
      安永健说:“太好吃了,把我肚子吃的撑得不行。”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小霞爸爸说:“刚才我联系了一下销售科,他们说明天要给西安送一车蓼花糖。你们明天坐他们的车回西安,我也  和你们一块去,见见你们的父母向他们表示谢意。要不然,你们就要挨打了,哈哈”
      洪俊武三个人不好意思地笑了。
      第二天一大早,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三个人告别了小霞、小霞妈妈和小霞奶奶和小霞爸爸一块来到三原蓼花糖厂,送货的车已经装好。四个人上车后,车就开了。
      两个小时左右,到了西安。先去商场卸了货,小霞爸爸分别去了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的家,向他们的父母表示再三的感谢,并每一家送了一箱蓼花糖。
      从此后小霞家和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家建立了联系。每到过年过节小霞的爸爸就带一些土特产送给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家。
      “文革”后小霞考上了陕西师范大学,经常来洪俊武、安永健、任小林家来玩,这都是后话。
第五章  麦收事件
      安永健和洪俊武是死党,关系不一般。这还要从麦收子事件发生后说起。
      那是1969年6月烈日当头,大地仿佛被火烤着了一般。马路上的沥青被烈日烤的冒黑烟,踩到上面把鞋都粘住了。
      这一天,学校召集69届学生在校体育室开会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3: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4:01 编辑

      学校工宣队队长许师傅说:“同学们,现在正值三夏期间陕西的麦子已经大面积成熟由于农业机械化程度不高,麦子全靠农民兄弟的双手来完成。割麦季节性强天气变化也快,如不提早收割农民一年的辛苦就白费了‘龙口夺食’人不等天那!”
      许师傅擦了一把汗继续说:“市革命委员会成立了三夏工作领导小组,决定:‘各厂矿企业,大专院校组成三夏工作队支援农民收麦子。’我们学校69届的同学和机械厂职工抽出人员和设备临时组成‘三夏’工作队支援临潼红旗公社第三大队收麦子。‘收麦如救火、龙口把粮夺!’我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同学们愿不愿意参加?”
      全场的同学都被工宣队许师傅的讲话感动了,大家一起高喊:“愿意!愿意!”
      许师傅又说:“大家有没有信心打好这一仗?”
      同学们热血沸腾大声喊道:“有!有!有!”
      “好!明天早上6点,大家自带洗漱用品和日常的换洗衣裳在学校操场集合,630分出发。”
      第二天早上6点,参加收麦子的学生全部到齐。这次“三夏”小分队共50人,由25名工人和25名学生组成。
      学校把学生分成十个小组,分别和机械厂的工人师傅组成一个“三夏”小组。一个小组五个学生;五个工人。工人师傅任长,学生为副长。
      校长公布了学生各小组人员名单和副组长人选:
      学生第一小组副组长:洪俊武。
      组员:安永健、任小林,王艳(女)徐丽(女)共五个人。王艳徐丽都是学校宣传队的人员。
      和洪俊武小组结合的工人第一小组组长叫金永成还有四个组员:张大力、王红生、陈芳(女)、韩晓华(女)五个人。
      “嘀嘀……”三辆解放大卡车开进了学校操场,车上下来一群穿着工作服的工人,手上提着洗脸盆、毛巾和布提袋里面装的是换洗衣服。
      “全体集合!”工宣队许师傅站在学校操场上土台子上喊。工人和同学按照顺序:一小组站在这,二小组、三小组……,五个小组分别排好。
      洪俊武带着自己的小组站在第一小组的位置,人工师傅已经站好,看见洪俊武他们过来,友好的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我现在宣布各小组组长、副组长、组员名单:
      第一小组组长:机械厂工人金永成副组长子弟学校学生:洪俊武。
      组员:机械厂工人张大力、王红生、陈芳、韩晓华;子弟学校学生安永健、任小林,王艳徐丽
      第二小组:……”
      许师傅宣布完分组后说:“各小组工人和学生相互认识一下。我们这次参加‘三夏’的时间为十天,在这十天里你各小组要同吃、同住、同劳动……,啊、啊我说一下,同住是男的和男的同住,女的和女的同住啊,嘿嘿,说的太急,没有说清楚,大家原谅啊!嘿嘿,嘿嘿大家“哗”都笑了起来。
      许师傅说完,环视了一下四周,说:“王校长,你也说几句吧?”
      王校长点点头说:“好,我来说几句。”王校长清了清嗓子说:“同学们,这次市革委会组织的‘三夏’工作队是相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支援农民兄弟龙口夺食。在这十天里同学们要和工人师傅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们要向工人师傅好好学习,发扬伟大领袖毛主席提出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好好锻炼自己完成‘三夏’工作任务。”说完,王校长向许师傅点点头。
      许师傅手一挥说:“大家按小组为单位上车,出发。”大家纷纷登上汽车,汽车长鸣一声开出了学校向临潼开去。
      临潼因城东有临河,西有潼河,故名临潼。临潼是西安的东大门,自周秦到汉唐,临潼一直为京畿之地,处于中国政治、经济、文化活动的中心地带。临潼有许多名胜古迹:
      “姜寨遗址”是仰韶文化时期母系氏族部落先民生存繁衍地方;
      “烽火戏诸侯”周幽王爱妃褒姒一笑失江山故事发生的地方;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发生地;
      “秦始皇陵”是秦始皇历时39年修建气势庞大陵园的地方;
      “华清池”是唐玄宗李隆基和杨贵妃恩爱缠绵、沐浴温泉的地方;
      “兵谏亭”是1936年张学良、杨虎城对蒋介石实行兵谏的地方;
      秦始皇兵马俑于1974年在秦始皇陵以东1.5千米处发现,1987年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临潼的土特产有:火晶柿子临潼石榴、临潼拐枣、临潼醪糟等。
      “三夏”时节,田地里一片金黄、处处麦香醉人。微风吹来,麦浪滚滚,像金色的海浪。
      车上的同学们看到这美丽的丰收景色唱起了《丰收歌 》: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4: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4:20 编辑

      “麦浪滚滚闪金光,棉田一片白茫茫。丰收的喜讯到处传,社员人人心欢畅,心欢畅。哎……”
      西安到临潼三十多公里,不到四十分钟就到了红旗公社。公社门前锣鼓喧天,社员们敲锣打鼓欢迎支援“三夏”的工人和学生们。
      汽车在公社前面的一个打麦场停了下来,几个穿白色粗布衫年级在四十左右岁的人跑了过来。
      许师傅从汽车的副驾驶位下来,上前握住几个人的手。一个偏瘦高个子的年轻人走上前指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 向许师傅说:“你好?这位是我们公社的刘书记。”
      许师傅握住刘书记的手说:“你好?你好?我是这次‘三夏’工作队的负责人,我姓许,言午许。”
      公社刘书记握住许师傅的手说:“欢迎你们!感谢你们支援我们‘三夏’工作,谢谢你们了。”
      许师傅说:“这次一共来了50个人,分了五个小组,刘书记看怎么安排?”
      公社刘书记说:“好好!人员安排已经分好,小周你来安排一下。”给许师傅介绍的年轻人姓周,是公社刘书记的秘书。
      小周拿着名单对许师傅说:“许领导,这次‘三夏’工作队分配到第三大队的五个小队,又指了一下围在旁边的几个人说:“这是五个小队的小队长,他们每一个人带一个小组去他们小队。饭菜和住宿已经安排好,现在就可以去。”
      许师傅说:“好!感谢你们周到的安排。”
      回身对围在身边的工人、学生说:“第一小组跟第一小队的队长;第二小组跟第二小队的队长……”许师傅说完。大家拿着行李,跟着各自的小队长走了。
      洪俊武小组分到红旗公社第三大队第一小队临邑村。临邑村位于临潼以东临水之边,一条四米多宽的水渠穿村而过。
      洪俊武他们在小队长的带领下来到村东头的一户三口人家。刚一进院子房东已经在门口迎接多时。
      小队长指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他叫郭民寿你们就住在他家”郭民寿见洪俊武他们走过来就急忙伸出双手说:“欢迎你们来。”
      小队长把洪俊武他们十个人介绍给房东后说:“民寿,好好招待这些个人师傅们”又转过身和金永成、洪俊武他们握握手说:“你们先吃饭休息,我还到地里看看。”说完就转身离去。
      郭民寿高高的个子,清瘦的脸颊。穿着一件月白色的短袖衬衣,裤子高挽着脚下一双厚底布鞋一看就是一个健康能干的中年人。
      房东握住人金永成的双手说:“这么热的天气,你们大老远支援我们收麦子真的谢谢你们了!。”
      金永成笑着说:“工人农民是一家,应该的。”
      房东说:“谢谢你们!我姓郭叫郭民寿,快进家歇歇”说着接过徐丽、张艳手上的行李,拉着洪俊武往院子里走去。
      进了院子右边是一间厢房,左边是厨房,正面是上房一明两暗三间,大门口挂了一个竹帘子。院子里种了一棵枣树,树叶茂盛,果实累累,半红半绿的枣子压弯了树枝。
      枣树下站着一位穿着花格子衬衣的中年妇女,头上顶了个花手绢黑亮的辫子盘在脑后,手上端了一个簸箕里面装了一簸箕豆子,好像刚才在挑豆子,一看就是一个干净利索的女人。
      她看见洪俊武他们一行几个人进了院子,连忙放下手中的簸箕迎上来笑着说:“来来,快进来。”
说着,上前接过陈芳、韩晓华手中的行李放进屋子里,搬了几个凳子放在枣树下说:“快坐下歇歇,我去给你们弄点绿豆汤给你们解解渴。”转身进了厨房。
      房东郭民寿笑着说:“这是我老婆,叫春花。大家坐,先坐下歇一会。”
      这时,上房的竹帘子掀开一条缝露出一个小脸蛋,偷偷地往外看着。房东郭民寿说:“小丽,快出来咱家来客人了。”
      门帘一挑出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两条长长的辫子,圆圆的脸庞,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站在屋门口低着头拧着衣襟,不好意思的打量洪俊武几个人。
      房东郭民寿说:“这几个叔叔阿姨是从西安来的,帮助咱收麦子呢,你去帮你妈给叔叔阿姨端绿豆汤去。”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进了厨房。
      房东郭民寿从上房搬出一张桌子放在在枣树荫下,房东老婆春花端了一锅绿豆汤从厨房走过来,小丽抱着一摞碗跟在妈妈后面。
      春花将绿豆汤放在枣树下的桌子上,给洪俊武他们每一个人盛了一碗绿豆汤,用腰上的围裙擦了一下手说:“喝吧!在凉水里冰过的,解渴着呢。”
      房东郭民寿说:“先喝点绿豆汤解解渴,饭已经做好了,喝完汤就吃饭。”
      春花端来一盆水放在地上,说:“洗洗手”
      金永成老家在蓝田县,知道农村人淳厚直爽也就没有客气。蹲在洗脸盆旁边说:“大家别客气,来洗洗手吃饭。”
      洪俊武洗完手,端起桌子上的绿豆汤喝了一口,又甜、又凉真爽。
      几个人刚喝完绿豆汤,春花已经在桌子上摆好了四个菜:凉拌红萝卜丝、辣子炒大头咸菜、炒土豆丝、油泼辣子。
      春花又端出来一大盘热腾腾的白面馒头放在桌子上说:“农村人没有什么菜,大家慢慢吃。”
      安永健拿起一个馒头说:“油辣子夹馍,香!”大家纷纷围在桌子旁边吃了起来。
      春花又端上来一锅红豆小米稀饭放在桌子上。
      金永成说:“民寿大哥,嫂子还有女子来一吃。”
      郭民寿说:“你们快吃,我们吃过了。”
      农村人家一般一天吃两顿饭,早上十点左右吃一顿,下午四点左右吃一顿,农忙时节才吃三顿饭。洪俊武他们吃的是大队安排的客饭,由大队承担。
      徐丽拉过小丽搂在怀里,夹了一个馒头给小丽说:“吃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14: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沙 于 2019-12-17 14:23 编辑

      小丽接过馒头说:“谢谢阿姨
      徐丽搂着小丽说:“叫姐姐,我才比你大几岁。”
      小丽看着爸爸,郭民寿笑着说:“叫姐姐吧。”
      小丽羞答答的小声叫了一声“姐姐。”徐丽笑着搂了搂小丽。
      小米稀饭、白面馍洪俊武几个人吃的不亦乐乎。
      吃完饭房东郭民寿说:“住宿是这样安排的,男的住我家,女的住隔壁任伯伯家,吃饭都在我家吃。女的收拾一下和我一块去隔壁任伯伯家。”
      金永成洪俊武几个男拿起徐丽、张艳、陈芳、韩晓华的行李在房东的带领下出了院门向右一拐,来到一个院子门前院子大门半闭着,木门油漆已经脱落,门框坏了一块虚掩着关闭不上。
      房东上前敲了敲半闭的木门,说:“伯,我是民寿,帮咱收麦子的工人来了,你开开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头发花白一脸白胡子的老年人走了出来。
      郭民寿上前说:“任伯,这是来帮咱收麦子的工人师傅。”任伯,点头笑着开门说:“师傅好,快进,快进
      走进院子两间新盖的厢房一左一右,正面是上房已经破败不堪。上房一明两暗,挂着一个竹门帘。
      门口站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头发扎起盘在头后白布大襟衣服,青蓝色长裤,灰面白底布鞋。
      老奶奶满脸皱纹的脸上充满了笑容两手向前伸了伸说:“来了,快进屋。”
      上房的石台阶高低不平,走进屋里,屋里土地面坑洼不平,水迹未干刚清扫过。一张磨得掉色的八仙桌放在屋子正中,八仙桌后面一条长案,一边放着一个青花瓷长瓶一尘不染干干净净,房屋的主人是一个勤俭干净的人。
      走进上房任伯指着老奶奶说:“这是我屋里的”(陕西人把老婆叫‘屋里的’)连忙让老伴倒水,热情地招呼大家入座。
      郭民寿挡住要去倒水的老奶奶说:“任伯,就不麻烦你老人家了,大家刚在我那吃过饭你把她们的住处安排一下吧?”
      任伯也没有再客气,说了一声“好”就领着大家离开上房走进左的一间厢房。推开房门屋里一片黑暗,郭民寿上前拉开大红色的窗帘阳光一下照了进来。
      一间近12平方米的房间,地面铺着青砖。靠里面放着一张双人大床床上铺着大红色刺绣牡丹花床单墙边摆了一组崭新的大衣柜屋子的正中放着一张方桌旁边两把折叠椅,桌子的正上方墙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喜字
      金永成、洪俊武一行几人看的有些发呆,这是结婚的新房呀!怎么能让徐丽她们住在这里?
      金永成上前说:“任伯,这是你儿子结婚的新房吧?”
      郭民寿笑着说:“我们村里住房条件不好任伯家这两间新厢房,对面的一间是任伯在西安上大学姑娘住的房间这一间是任伯给在部队当兵的儿子准备结婚的新房。任伯说你们这么热的天大老远地跑来帮我们收麦子很感谢你们说他老了帮不上什么忙,这两间新房让你们住也表表他的一番心意。”
      金永成连忙摆摆手说:“这不行这不行!任伯儿子的结婚新房怎么能随便让人住,不行不行!”
      郭民寿说:“当时我们也是这么说的,儿子结婚用的新房怎么能让别人住呢?任伯说他给儿子打电话说了这事。儿子说支援‘三夏’龙口夺食是毛主席的号召。他们现在也在帮助农村老乡们收麦子,老乡们对他们可好了,吃、住、行,缝衣补袜无微不至的关心他们。他和女朋友现在还没有结婚日期,房子闲在那里还不如让帮助收麦子的工人师傅们住,也为‘三夏’出一把力。所以大队就把你们女同志安排到这住了。”
      金永成上前感激地握住任伯的手说:“任伯,太谢谢你们了。”任伯捋了捋胡子笑着说:“应该的,应该的。”
      郭民寿说:“任伯在西安上大学的姑娘也同意把她的房子让给你们住。”
      金永成、洪俊武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谢谢!谢谢!”
      工人师傅陈芳说:“那就叫徐丽和张艳这两个学生住在这里吧”拉了一把韩晓华说“我们到对面去住。”说着就和任伯、郭民寿、金永成一起去了对面厢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不良信息举报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20-2-25 20:47 , Processed in 0.24571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