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87|回复: 30

罕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7 17: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特朗普:朝鲜对核武器的谈判愿望是真诚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表示,朝鲜感受到了制裁的压力,似乎“真诚”地愿意就停止核试验,与美国进行谈判。不过,美国、韩国和日本的官员对此都表示怀疑。

  据路透社6日报道, 特朗普在与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ofven)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说:“我认为朝鲜是真诚的,出于我们对朝鲜的制裁和所做的努力,也包括中国在这问题上对我们的巨大帮助。”但特朗普拒绝透露他与平壤的对话是否有先决条件。



报道截图

  特朗普口中朝鲜“真诚”的表态,是指3月5日韩国特使团在平壤与朝方举行的会谈。会谈后,率团的青瓦台国家安全室室长郑义溶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朝韩决定于4月底在板门店举行第三次朝韩首脑会晤。据韩联社报道,郑义溶表示,朝方表明了实现半岛无核化的意愿,并提到若对朝军事威胁消除、朝鲜的体制安全获保障,朝鲜就没有理由拥核。朝方还有意与美国开诚布公地为无核化磋商及恢复朝美关系进行对话。



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

  对于朝鲜的表态和特朗普的言论,不少人持怀疑态度。路透社指出,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说:“我们是开放的,也渴望听到更多,但朝鲜已经令我们怀疑,因此我们对此事乐观而谨慎。”这名官员还说:“我们对朝鲜的态度不会改变,除非我们看到朝鲜在实现无核化上采取了令人信任的措施。”

  对朝鲜而言,驻韩美军是一大隐患。美国在韩国驻军28500人,一位韩国政府官员表示,如果朝鲜要求这些军队撤离,任何的讨论都将不可能,“如果朝鲜要推动事态发展,他们应该拿出更现实、更可行的方案。”

  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周二晚间对记者说,“有必要评估此次南北会谈是否真的会令朝鲜放弃核武器和导弹的发展。”

  另一些美国和韩国官员则认为,在此前关于朝核问题的谈判失败后,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最高国家安全挑战不太可能出现突破,朝鲜很有可能在争取时间,发展其武器计划,并寻求从美国与联合国的制裁中解脱出来。



当地时间3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到访的
瑞典首相勒文,两人举行了联合新闻发布会

  报道指出,特朗普告诉记者,“来自韩国和朝鲜的声明是非常积极的。”美国在朝鲜问题上“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展,至少在口头上是如此。”

  不过在被问及谈判是否有先决条件时,特朗普说:“我不想谈论这些,我们要看看会发生什么。”

  瑞典首相勒文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瑞典可以为谈判的双方提供一个渠道以解决朝鲜核问题,因为瑞典与平壤有着长期的外交关系。“我们无法解决问题,但如果关键人物有需要,我们就会帮忙。”

  近年来朝鲜半岛局势剑拔弩张,自从2009年朝鲜退出旨在解决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以来,朝鲜已经发展了新的核实力。去年11月,朝鲜宣布成功试射其史上最大的洲际弹道导弹,还声称导弹射程可达美国本土全境。不过,自上个月韩国举办平昌冬奥会以来,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已明显缓和。



平昌冬奥会开幕式,朝韩运动员持朝鲜半岛旗入场

  报道称,尽管对朝鲜的意图持怀疑态度,但在金正恩和特朗普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后,谈判却是双方发展的重要的一步。白宫的两名官员称,白宫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McMaster)和特朗普政府的其他官员将于本周会见韩国官员,包括韩国国家安全顾问。

  3月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就韩国总统特使代表团访朝结果发表谈话。

  耿爽表示,中方注意到,韩国总统特使代表团访朝取得积极成果,中方对此表示欢迎。作为朝鲜半岛近邻,中方一贯支持半岛南北双方改善关系,支持有关各方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包括安全问题在内的各自合理关切,推动半岛无核化进程。我们认为,这符合半岛全体人民和有关各方的共同利益,也有利于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希望半岛南北双方切实落实有关共识,继续推进和解与合作进程。希望有关各方抓住当前时机,相向而行,共同为推动半岛无核化和政治解决半岛问题进程作出努力。中方愿继续为此发挥应有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7: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开出弃核条件。。。

  
   李焕宇 力量与荣耀

  朝韩商定4月底在板门店举行首脑会谈

  朝韩双方将在4月底于板门店的和平之家举行第三次朝韩首脑会谈。

  韩国特使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朝鲜方面已明确表示,如果朝鲜面临的军事威胁能够解除,而朝鲜本身的体制安全也能得到保障,那他们就没有必要继续拥有核武器。



韩联社报道截图

  据韩联社3月6日报道,今天刚从朝鲜回来的韩国赴朝特使团成员,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了这一消息。

  郑义溶还表示,双方将就首脑会谈进行具体、务实的协商。他还称,为缓解半岛紧张局势,方便双方开阵紧密协作,朝韩还将建立首脑热线,并在首脑会谈开始前进行第一次通话。

  郑义溶称,朝鲜方面已经表明了其非核立场,还向他们明确表示,如果朝鲜面临的军事威胁能够解除,而朝鲜本身的体制安全也能得到保障,那他们就没有必要继续拥有核武器。

  郑义溶还称,朝鲜已明确表示,为推动半岛无核化和朝美关系正常化,朝鲜愿意与美国进行坦诚的对话。而在朝韩对话期间,朝鲜保证不会再进行核试验或是试射弹道导弹等挑衅行为。朝鲜还保证,核武器也好,常规武器也好,绝不会射向韩国。

  另外,朝方为延续平昌冬奥会期间营造的朝韩友好合作的良好氛围,还邀请韩国跆拳道示范团和艺术团访问平壤。

  在说明了此次访朝成果后,郑义溶表示自己将和韩国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前往美国说明此次访朝情况,之后郑义溶本人将前往中国、俄罗斯,徐薰则会前往日本。



郑义溶在发布会上

  朝韩首脑会谈,特使团立头功

  郑义溶是作为韩国总统文在寅的特使团来到朝鲜的。据此前报道,3月5日,特使团从京畿道城南市首尔机场乘机沿着黄海直航线路飞赴平壤顺安机场。

  特使团一行10人,由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担任首席特使,还包括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统一部次官(副部长)千海成、国家情报院第二次长金相均、青瓦台国政状况室室长尹建永,以及5名工作人员。



特使团5位特使,从左至右:郑义溶、徐薰、千海成、金相均、尹建永

  当天晚上18时,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接见了特使团并与使团一行共进晚餐。在听取特使团转达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有关首脑会晤的意愿后,双方交换了意见并达成满意共识。



当地时间2018年3月5日,朝鲜平壤,朝鲜最高领导人
金正恩接见韩国访朝特使团一行并共进晚餐

  据悉,金正恩和夫人李雪主一起在宴会场热情迎接了文在寅特使,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和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等有关部门干部一起参加晚宴。



@视觉中国

  报道称,“晚宴始终在充满同胞友爱之情的温暖气氛中进行”。这也是韩方人士首次访问朝鲜劳动党总部。3月6日,郑义溶一行结束行程返回韩国,并在青瓦台汇报了此次访朝成果。

  朝韩首脑会谈?西媒:弃核才是重点

  对于特使团的此番成果,西方媒体主要聚焦于朝方做出的弃核承诺。包括彭博社、《纽约时报》、“今日俄罗斯”等多家媒体都将朝方表示愿意弃核作为标题进行报道:







从上到下依次为: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彭博社
《纽约时报》、“今日俄罗斯”的报道截图

  美联社、路透社则还是以此次访朝主要成果——朝韩首脑会谈为重心。





从上到下依次为:美联社、路透社报道截图

  《纽约时报》评论称,尽管朝鲜并没有透露将在近期开始拆除核或是导弹项目,但这些协议仍然是文在寅努力改善朝韩关系取得的一个重要成果,文在寅的努力已经在平昌冬奥会上得到了体现。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也表示,这是文在寅取得的重大外交成就。而根据美国官员此前作出的表示,只要朝鲜同意讨论无核化问题,那么他们就可以开始与朝鲜进行谈判,不过美方也一直坚持,朝鲜应该先采取一些行动以表示诚意。

  彭博社则援引韩国釜山国立大学副教授罗伯特·凯利的话称,这确实是不错的进展,但它仍然只是朝方的一种文字游戏,目的在于为其核计划争取时间。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也评论称,朝鲜的这番承诺并没有什么明确的信息,还可能会让特朗普政府孤立朝鲜的策略复杂化。

  “今日俄罗斯”在报道中指出,美方一直在拒绝由中俄提出的“双暂停”方案,并对朝鲜持复杂态度,但朝鲜已一再强调其核武计划是防御性质的。

  据悉,朝韩此前已进行过两次首脑会谈。前两次首脑会谈分别是在2000年6月和2007年10月进行的,地点都是在平壤,朝方时任最高领导人是金正日,韩方时任总统则分别是金大中、卢武铉。





第一、第二次朝韩首脑会谈

  对于近期朝韩双方以平昌冬奥会为契机积极开展对话互动,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今天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他昨天已经说过了,韩方派特使团访朝,同朝方就有关问题交换意见,中方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中方也注意到围绕韩特使团访朝的一些积极报道。

  中方始终主张,朝韩双方的互动应扩大到各方包括朝美之间的互动。朝韩前一段时间围绕平昌冬奥会的对话,应延续到不间断的对话。南北改善关系的努力应扩展到为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半岛持久和平的共同努力。中方愿为此作出努力,也愿为此发挥积极作用。

  另外,还有记者问道:美国2月23日向联合国安理会朝鲜制裁委员会提交请求,要求对违反安理会对朝制裁的33艘船只实施全球港口禁令,对27家协助朝鲜规避制裁的船运公司实施制裁。但中国搁置了美方请求。中方能否证实?能否告知中方搁置美方请求的原因?

  对此耿爽回答:据我了解,你提到的在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制裁委员会的列名申请涉及大量实体和船只,中方需要一定时间进行跨部门研究。

  中方搁置有关列名申请,是出于技术性原因,中方将按照安理会决议要求,以事实为依据作出决策。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7: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拥核,谁应当负历史责任。。。

   
   修木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

  朝核问题已有二十五年值得回顾的历史。近日,朝韩双方借平昌冬奥会之机,积极缓和局势,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对话。但韩国方面显然无法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美国的态度对其至关重要。

  在去年5月朝鲜半岛局势风高浪急之际,我国前外交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为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约翰·桑顿中国中心撰写27页(英文版)长文《朝鲜核问题:过去、现在和未来——中国的视角》(The Korean nuclear issu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A Chinese perspective)就朝鲜核问题未来可能的三种前景予以了详细讨论,并阐释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中国方案”。

  那么,作为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另一重要当事方,甚至朝鲜拥核的重要“责任人”,美国的视角又是怎样的呢?香港中文大学学者修木博士近日参考已故著名记者唐•奥伯道夫 ( Don Oberdorfer )所著《两个朝鲜》;时任美国官员杰尔·斯威特(Joel S.Wit)丹·佩尔蒙(Dan Poneman)和罗伯特·加卢奇(Robert Gallucci)等合著《焦点展望:第一次朝鲜核危机》(The first North Korean nuclear crisis);当时常驻北京的CNN资深国际新闻记者齐麦可(Mike Chinoy)所著《熔毁》(Meltdown)等历史资料,分析梳理了25年来美国方面对于朝鲜拥核的历史责任。

  原文较长,观察者网分四部分整理刊出,以飨读者:

  朝鲜拥核谁之过(之一):拿着核问题逼美国上谈判桌

  核心提示:朝核问题已有二十五年值得回顾的历史。九十年代初,美国忽视朝鲜的存在,而朝鲜却以核问题向美国叫板。双方的对抗走到悬崖的边缘,这才回头达成框架协议,以能源援助换取朝鲜冻结核设施,拉开朝美较量的序幕。

  朝核是美国外交的大败笔

  2017年是朝鲜不断出现在新闻头条的一年,一次又一次的核试爆与导弹试射引来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条又一条措辞强硬的推特,让人担心冷战之后再一次出现核冲突的可能。朝核危机却不是近年才有的,美国与朝鲜之间的争吵从九十年代初闹到现在,其实已经有四分之一个世纪。

  九十年代初,美国成为冷战结束之后唯一的超级大国,刚刚把入侵科威特的伊拉克打得落花流水,一展其高科技武器的威风,大有称霸全球的架势。相形之下,朝鲜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国,两千五百万人口只有韩国的一半,经济在东欧巨变之后受到严重冲击, GDP还不到韩国的5%,工业与军事技术更是远远落后。果真打起来别说是对美国,就是对韩国也是以卵击石。面临生存压力的平壤可以拿来叫板的只有一桩,凭着宁边一座破旧的核电站,有建造原子弹的潜力。但是,其不断公开表明的目的却不是威胁美国,而是希望与美国关系正常化,走出外交孤立。

  谈谈吵吵二十五年下来,依旧是贫穷落后的朝鲜现在不但拥有热核武器,还行将跨过掌握洲际导弹的门槛,把核弹的阴影投射到美国本土。原本拿着一手好牌的美国,反倒陷入无牌可打的窘境。二十一世纪虽然才开始不久,主导世界秩序的美国已经写下本世纪外交第一椿大败笔,其由来值得回顾。美国的政治过程相对公开,电视节目总能邀到议员、官员或专家辩论,主政者时常把内幕捅给媒体,退休的官员还会写回忆录,关于其对朝决策的过程已经有不少公开资料,也值得参考。

  朝鲜半岛上的核阴影由来已久

  朝鲜有发展核武器企图本身来说并不难理解,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朝鲜战争开始,它就生活在美国的核威慑阴影之下。1972年,美军部署在半岛上的核弹头超过七百颗。平日训练时,核弹头就装在美军直升机的机舱内贴着三八线飞行,好不威风。到冷战快结束的89年,驻韩美军还有100颗核弹头。

  朝鲜也拥有核开发的天然条件,境内就有铀矿。二战期间,日军在朝鲜设立核实验室,为着利用当地的矿藏,也为着躲避战争后期美军的轰炸。苏联发展核武器时,用过朝鲜的矿藏。在核技术上,朝鲜曾向中国求助遭到婉拒;也曾向苏联伸手,得到援助兴建一座实验反应堆。



建在宁边的朝鲜核电站

  制造原子弹最难之处在于提取核原料,需要处理大量放射性与高腐蚀性的化合物。用核反应堆来发电属于原子能的和平利用,从中却可以积累处理核材料的经验。重水堆用过的核废料取出之后经过再处理,还可以提取用于制造原子弹的钚。第一个靠外援建造核电站进而开发原子弹成功的国家是印度,其反应堆来自加拿大,铀矿与重水还是从美国进口的,74年成功核爆时美其名曰“和平的核试爆”。到此时,美苏都清楚核电技术之中潜在的核扩散危险,不但威胁各地的和平,更威胁两大超强的战略地位与利益。因此苏联提供朝鲜实验反应堆的同时,也要求它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检查。

  进入八十年代,朝鲜在宁边开发自己的核电站。美国卫星不时从上空掠过,侦察其进展,发现大型建筑的兴建,怀疑是提炼钚的核废料再处理设施。美国与朝鲜没有外交关系,无法直接交涉,只得向苏联通报。84年,金日成访问莫斯科,请求核电技术方面进一步的支持。苏联答应提供更为先进的轻水反应堆,前提是朝鲜加入核不扩散条约,以保证其和平应用。双方讨论至85年12月,朝鲜正式加入不扩散,两周后两国也就援建轻水堆达成协定 。只是其后苏联内部越来越乱,核电站未能落实,而朝鲜却成为不扩散的缔约国。

  跟美国会谈一次已是莫大的奖赏

  缔约之后的朝鲜有义务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常规检查,美国也有理由提出催促。朝鲜却总是拖后腿,还有一条很好的反驳:美国在半岛上部署核弹,凭什么要求检查别人的核电站是不是和平用途?以美国的导弹装备,核弹放在韩国其实没有必要。但是美军内部有人坚持将核弹留在韩国以示强硬,撤走核弹则是示弱。就这样拖到91年苏联解体之后,美国才转过弯来,决定将部署在世界各地的核弹头全都撤回国内。在半岛上更是做一个顺水人情,答应韩国总统卢泰愚的请求,允许他公布韩国已经没有美军核弹的消息。按照美国通常的政策,官方对核弹部署不该发表任何评论。卢泰愚公布后,记者向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求证,得到一个技巧性的肯定 :“我听见他说什么,我不会跟他争论。”

  对卢泰愚的特别照顾是因为美国想利用此时朝韩之间的缓和气氛,来推动朝鲜接受原能机构的检查。苏东巨变之后失去外援的平壤眼见周边格局大洗牌,知道要与美国、韩国改善关系。韩国也在做相应的努力,卢泰愚只剩下一年多的任期,下台前想在南北关系上有所突破。91年底,朝韩双方通过总理互访,达成和解协议与半岛非核化协议。首尔又宣布取消92年度的韩美联合军事演习,让人们看到半岛走向和平的曙光。美国却是不紧不慢,与朝鲜还处于敌对状态。朝鲜战争结束时朝美双方只是停火,并没有终止战争的协议,其后也没有外交来往。



91年12月,朝韩总理会谈达成和解协议

  为着鼓励朝鲜接受检查,美国通过“北京渠道”传话,只要朝鲜与原能机构签下不扩散条约规定的检查协议,愿意安排一次双边正式会谈。这对平壤来说,已经算是重大的外交突破。检查问题敲定之后,92年元 21日朝鲜领到奖赏,两国外交官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会面。会谈中朝鲜热情主动,希望建立正常关系,支持美国在半岛驻军,要与美国联手对抗日本,想在会谈后发表联合声明,还想安排下一轮会谈。

  美方的反应却相当冷淡。美国人当然知道因为历史问题亚洲有反日情绪,但是战后的日本在战略安全上对美国很顺从,根本就不存在日美对抗。朝鲜支持美军驻韩倒是有点新鲜,因为其宣传一直号召美国撤军,但是平壤支持或反对都只是嘴炮,实际意义不大。发表联合声明象征对平壤合法性的进一步认可,美方不愿轻易答应。此次会面只是一次性的奖赏,美方根本就没有下次会面的计划,只是泛泛表示,平壤若能履行其核不扩散的义务,以后会有更多交往。

  其实会谈之前美方内部早已定下指引,“关系正常化”这个词都不准出现 。在美国的算计之中朝鲜没有什么份量,人口少,经济一穷二白,战略上也远没有韩国重要。只是看在平壤开放宁边检查的份上给一次官式会谈,在华盛顿看来已经是很大的恩惠。

  要查到人人脱裤子吗?

  92年5 月原能机构派代表来到宁边,开始执行不扩散条约规定的检查 。临行前,专门听取美国中央情报局做的评估汇报,号称朝鲜很快就有制造核弹的能力。来到宁边的核废料处理厂,代表们却发现建筑的内部还没有完工,设备也相当简陋,美国人的评估显然很有几分夸大。

  一口气刚松下来,朝鲜人却又让他们吓了一大跳。技术人员出人预料拿出一瓶粉状样品,骄傲地声称那是他们实验提取的钚。放射性的粉末钚吸入肺中可以致命,被吓坏的代表们离开朝鲜之后得马上住院接受检查,所幸没有查出中毒迹象。小瓶子留下大疑问,既然已经提炼出钚,朝鲜手头到底有多少样品?够不够制造原子弹?

  由此开始朝鲜与原能机构之间的斗法。朝鲜面临的是一对矛盾,一方面要显示没有发展核武才能得到国际社会的接纳,另一方面却不能什么都没有,否则美国根本不把它当回事。总部设在维也纳的原能机构是向联合国报告的独立组织,原本在各国检查时很客气,让查的就看一看,不让查的也不强求,这一次在朝鲜却特别难缠。91年海湾战争期间,美军发现伊拉克有发展核武器的秘密设施,而此前一直对伊拉克进行检查的原能机构,竟然完全蒙在鼓里,大失颜面。宁边的检查是原能机构洗心革面、重建声望的机会,代表们拿出前所未有的执着,查不到底誓不罢休。

  与朝鲜会谈时马虎的美国,对检查却非常认真,背后大力提供技术支持。原能机构因此可以将取出的样品送到美国化验,而后拿着结果质疑朝鲜申报不实;或是拿着美国的卫星图片,要求进入其它可疑建筑。朝鲜则严辞拒绝,说那是军事设施,不许外人进入,如此侵入性的检查要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数,难道要查到人人脱裤子吗?

  朝鲜扔出外交炸弹

  92年下半年,朝鲜与原能机构就检查争执起来的时候,韩国与美国碰巧都在进行总统大选。韩国的大选由加入执政党的金泳三对立场偏左的在野党领袖金大中,竞争激烈。执政党不惜推高南北之间的对立,来拉抬金泳三的选情,各项和平议程陷入停顿。韩国情报部门还号称破获一大间谍网,逮捕62人,诬陷金大中受朝鲜支持,打的却是平壤的脸。

  更为糟糕的是,韩美又宣布93年初将恢复举行联合军事演习。92年度的演习取消曾经让半岛的气氛大为缓和,但那也只是仅此一次。值此原能机构检查不顺利的当口,首尔与华盛顿觉得要给平壤一些压力。事后想来,美国人意识到恢复演习是一大失策 。朝鲜走上南北和解之路,肯定要克服内部的反对声音。92年演习的取消让平壤的主和派有成绩可言,93年演习的恢复却把平壤逼回强硬路线。

  大选的结果,金泳三如愿当上总统,老布什却未能连任,被克林顿所取代。93年初克林顿政府刚上任,注意力根本排不到朝鲜头上。连平壤举行十万人集会反对韩美演习,都没有引起相关人员的警觉。3月9日联合演习如期举行,3月12日平壤却扔出一颗外交炸弹:韩美演习是以核战争的排练威胁朝鲜的安全,根据核不扩散条约相关规定,朝鲜行使退出条约的权利。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7: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拥核,谁应当负历史责任【续】。。。

  
  美国被逼上谈判桌

  核不扩散条约生效于1970年,其后还没有哪个国家签约之后又宣布退出。朝鲜的宣示,立马将自己从排不上号的区域问题,升格成美国必须优先面对的核军控问题。拿到反应堆技术的国家想退就退,如果不受惩罚,阻止核扩散就成为一纸空文。只是惩罚朝鲜却没有那么简单,韩国与日本对动武都不热心,制裁对朝鲜这样一个封闭的国家又没什么效果。好在平壤没有把话说死,从宣布退出到实际生效还有三个月的缓冲期,可以用来寻找外交解决的办法。

  美国本来不想亲自出面,与朝鲜会谈是一种奖赏,哪有乱来还可以受赏的道理。朝鲜驻联合国的官员却主动接触美国国务院,而华盛顿一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安排朝美外交官在纽约会谈 。以核问题为王牌,朝鲜将美国逼上谈判桌。第一轮会谈结束时,美国还破例同意与朝鲜发表联合声明,平壤暂缓退出条约,华盛顿做出安全保证。

  接下来还有第二轮会谈在日内瓦举行 。朝鲜提出援建轻水反应堆的要求,愿意以放弃手头所有核项目为交换。这一建议使双方有一项实质的东西可以讨价还价。轻水堆设备全部要进口,技术控制在外人手中,而且废料无法用来提取钚。果真得以实现,外界不需要再为朝鲜的核武研发担心,而宁边原有的设施冻结之后,原能机构也不用再做检查。朝鲜则是得到增加许多倍的发电量。这一建议表现出相当的诚意,只是建设轻水堆需要几十亿美金,美方代表有兴趣却不能做主。而且美方还要求朝鲜同时与原能机构谈检查,与韩国谈和平与非核,多方面施加压力。没想到三重会谈搅在一起,反倒难以掌控。

  会谈的节奏失控

  这其中最大的麻烦来自韩国 。朝美会谈让首尔看着很不是味道,美国原有的政策是与平壤接触之前要先与韩国商量,现在朝美直接对上了,谈的还是关系半岛安危的头等大事,首尔却说不上话。韩国舆论因此有许多议论与不满,金泳三更是直接上西方媒体发牢骚,在访问白宫时与克林顿争执,弄得白宫很是难堪。美国其实愿意给韩国更大的角色,只是另一边的朝鲜又不答应。因为以前韩国与苏联或中国接触,朝鲜也都被排除在外,早就耿耿于怀。按照原先的安排,朝美会谈与朝韩会谈同步举行。对首尔的不满使平壤的态度变得很强硬,朝韩会谈时说不上两句就闹崩了。拖到94年初,韩美下一次联合军演又提上日程,半岛的气氛也随之紧张起来。朝鲜官员在与韩国会谈时更是口出狂言 :一旦爆发战争,首尔将是“一片火海”。

  平壤与原能机构关于检查的谈判也是进展不顺。平壤觉得既然直接与美国谈了,原能机构不过就是美国的代理,有什么好谈的。美国其实希望原能机构在节奏上可以灵活一些,争取更多时间说服朝鲜,可是原能机构是典型的官僚组织,一切按照章程走,检查没有进展就得向联合国报告,而安理会开始讨论报告,美国就得推动制裁。

  美国原本希望韩国与原能机构帮忙施压,结果却被二者牵着鼻子走向与朝鲜的对抗。面对压力朝鲜毫不退让,不但又一次宣布退出不扩散条约,踢走原能机构的监查员,还加上更狠的一招,号称反应堆里的燃料棒已经太久没有更换,为核电站安全着想,准备在不受监督之下自行更换反应棒。如果取出的废料被拿去提炼,估算得到的钚足以制造五颗原子弹 。朝美双方都拿出一副谁怕谁的架势,向红线逼近。

  与朝鲜冲突的代价太高

  时间来到94年6月16日上午,克林顿召集所有国安部门负责人开会商讨朝鲜局势,问题的严重性已经需要总统亲自处理。这样的会议也不是第一次,大员们就军事与外交的选择讨论过好几回。军事解决的办法是派飞机轰炸宁边,模仿以色列轰炸机81年突袭伊拉克核反应堆的先例。美军有信心摧毁所有核设施,但是行动肯定会遭来朝鲜的反击,引发一场恶战。

  击败朝鲜不是问题,只是首尔的位置脆弱,离三八线才50公里,住着韩国四分之一的人口及拥有差不多一半的GDP,完全处于朝鲜数千门大炮的射程范围之内。乐观估计 ,击败朝鲜需要四个月时间,代价是美军伤亡三万,韩军四十五万,平民以百万计,花费起码要600亿美元,韩国经济损失则超过一万亿。与朝鲜打一仗真不合算,对付一个摇摇欲坠的二流国家花上这么大气力,让盟友付出巨大牺牲,却得不到多少战略好处。

  外交上则要考虑制裁,原能机构向安理会报告朝鲜阻拦检查之后,这是必走的程序,只是俄罗斯,中国,甚至韩国、日本对制裁都不热心。更为严重的是朝鲜已经公开叫板,制裁就是宣战。白宫这次会议讨论的内容是考虑向韩国增兵,阻嚇平壤的轻举妄动。可是增兵本身就有难以估量的风险。91年美国打伊拉克,动手之前要花近半年的时间部署兵力。平壤对此早有研究,看到美国增兵搞不好会先下手为强,阻嚇反倒引发战端。会议开到第二个小时,正在为对策头疼的时候,有人进来报告,前总统卡特从平壤打来电话。

  半路上杀出前总统卡特

  卡特访问朝鲜是早前的安排,期间还有其他几位美国人士也去过平壤,带过口信,却都没有取得多少效果。作为前总统,卡特的身份要特殊一些。在总统任上,卡特的外交有几分理想情怀,最大的成就是在戴维营主持埃及与以色列之间的峰会,解决威胁中东和平的一大矛盾。其后他又突发奇想,要把金日成与朴正熙请到三八线上举行峰会。下边的官员强烈反对,卡特却坚持己见,闹到助手以辞职相威胁才算作罢。卡特只做了一届,连任失败的主因也在外交,特别是伊朗人质危机处理的失败。卸任后的卡特,奔走世界各地调解冲突。平壤对他怀有好感,一直邀请他访问,但是每次都被白宫卡下来,不肯轻易给朝鲜一个外交上的好处。

  进入94年眼看危机越闹越凶,卡特又主动打电话给白宫,愿意走一趟平壤。朝美之间有太多猜疑:朝鲜有很强烈的不安全感,害怕成为下一个伊拉克,极欲与美国修好;美国其实愿意外交解决,却又总是怀疑平壤故意拖延,争取时间制造原子弹。国务院没人去过朝鲜,根本不了解平壤的真实意图。卡特觉得自己亲自与金日成见面交换想法,会有所帮助。

  建议送达上层却引起争议 ,有的觉得直接沟通一下没有坏处,有的却担心卡特我行我素,不与政府政策配合。最后还是总统克林顿亲自拍板放行,访问属于私人性质,政府只是知情与同意。没人估计得到卡特能有多少成果,当着私人访问会稳妥一些。

  外交做到电视上去了

  到达平壤后,卡特与金日成的会谈正好安排在6月16日的上午 ,俩人一见如故,谈得很顺利。卡特表示朝美政治制度不同不应成为两国发展友谊的障碍,金日成则重申朝鲜没有也不需要有核武器。俩人很快达成交换条件:原能机构的监察员可以留在宁边,美国答应给朝鲜提供轻水反应堆,并且保证不对平壤实行核攻击,以换取朝鲜履行不扩散条约的义务。

  当天下午,卡特进一步与朝鲜外交部官员谈安排的细节,停到哪一步,查到哪一步,轻水堆建到哪一步,之间如何协调等等,这才发现问题没那么简单。作为前总统,他难以完整把握美国的具体政策。照这种架势,双方的官僚真的坐下来商谈,还不一定就谈得来。因此他临时决定,当晚就上美国有线电视台,与正好也在平壤的美国记者来一次访谈,公布他与金日成达成的协议内容,希望锁住双方的承诺。



美国前总统卡特访问朝鲜,与金日成会面

  平壤时间16日晚上是华盛顿时间16日上午,卡特电话打进白宫时正好克林顿在主持商讨朝鲜局势的会议。他宣布达成协议已经让人吓了一跳,未经相关部门审核,一位前总统竟然做出这么大的决定。接下来更让人吃惊的是,卡特马上就要上有线电视宣布协议内容,一众官员只能聚在电视机旁看他都要讲些什么。其后几天,共和党一片骂声,舆论有许多批评,把白宫弄得很是狼狈,这么重大的外交问题竟然让前总统做到电视上去了 。

  朝美终于找到下台阶

  卡特却刹住了朝美滑向对抗的势头。在核问题上,朝鲜很有几分拼命三郎的架势,谈不拢就退出不扩散,赶走监查员,叫嚣你要敢制裁我就让首尔“一片火海”。平壤手里几乎无牌可打,外交、经济、军事都处在绝对劣势,只有这一张带核的王牌,得拿出谁怕谁的蛮劲才能引起美国的重视。而美国的战略利益在韩国,对一穷二白的朝鲜没多少兴趣,原本希望由首尔出面摆平,自己站在后边给点奖赏或是压力就行了。到94年中,朝鲜已经逼到美国脸上,双方的较量则玩到悬崖的旁边。

  在对峙的背后,双方其实都不愿意动手。对平壤来说,动手的结果一定是自取灭亡,最多就是拉着别人陪葬。对美国来说,则是动手的代价太大。核不扩散当然重要,却很难说有什么紧迫性。为着原能机构几项检查,让半岛牺牲百万生灵,道义上很难服众。真的下动员令时,美国甚至没有信心韩国会同意,更担心韩国出现大规模抗议,仗还没有打起来却陷入反美怒潮,那也是梦魇一般的情形 。

  这时候,恰好是卡特成为一枚活棋。在美国,前总统只是名人,没有实质的权力。让卡特以私人身份跑一趟,没有几个人会注意,不会被公众当作妥协。但是在朝鲜,前总统却是不一般的人物,而是有史以来踏足平壤的最重要的美国人。金日成与美国接触的努力终于获得重大成就,不但满足了面子,也算一年多对抗下来美国有服软的意思。在首尔,金泳三也是类似的看法,对卡特去平壤很不高兴 。

  卡特的访问因此成为僵持的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下台阶,将朝美带回谈判桌。克林顿批准卡特访问应该是希望看到这一结果,只是没有想到卡特会来一个电视访谈,让白宫在舆论上失分,在政治上付出代价。另一件出人预料的事,则是与卡特见面三周后,金日成因心脏病突发于7月8 日去世。朝鲜举国哀悼,朝美会谈得延后一个月举行。

  框架协议的达成

  8月初会谈在日内瓦真正开始后,倒是进展顺利 。相关条件其实以前就讨论过,只是双方缺乏信任,谈不到一起。这一轮的不同在于两点:一是朝鲜的面子已经得到满足,前总统卡特作为现任总统的特使访问过平壤;二是危机过后,克林顿当局意识到问题的严重,韩国与原能机构已经退到后台,由美国全面掌握谈判的细节与进程。



朝鲜与美国官员在日内瓦签署核框架协议

  会谈的层级不高,只是美国负责军控的助理国务卿对朝鲜的副外长。但是双方的态度诚恳务实,只用两个多月时间就达成一致,而此前吵吵谈谈闹了一年半还没有结果。94年 10月21日双方在日内瓦签署《朝美核框架协议》 :朝鲜冻结宁边的反应堆,接受原能组织的监察;美国牵头为朝鲜兴建轻水反应堆,补偿朝鲜的电力需求,预计耗时十年。建成之前,美国每年将提供50万吨重油给朝鲜的电厂。建成之后,宁边原有的核设施将全部拆除。与此同时,朝美将互设联络办,为关系正常化而努力。轻水反应堆耗资数十亿美元,美国只是牵头,实际出钱的是韩国与日本,而买重油的支出则由韩、美、日三国分担。

  协议的签订意味着检查宁边核电站所引起的争议总算有一个外交解决,但是美朝之间围绕着核问题的较量却才刚刚演完第一幕。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7: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岛刚有缓和迹象,美国又抛对朝新制裁。。。

  
  刚刚,美国宣布,因为朝鲜“违反联合国规定在马来西亚使用化学武器”,增加针对朝鲜的单边制裁。

  据BBC(英国广播公司)当地时间3月7日报道,华盛顿对平壤施加了额外的制裁,指责朝鲜在2017年在马来西亚的朝鲜男子遇害案中使用了化学战剂。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特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根据1991年《化学和生物武器控制和战争消除法》(CBW Act)作出了制裁,因为朝鲜政府在马来西亚的暗杀事件中使用了VX化学武器。”
制裁于3月5日起生效。美方没有公布具体制裁措施。

  根据此前报道报道,一名朝鲜男子2017年2月12日前往吉隆坡住宿。13日打算返回澳门时在国际机场出发大厅眼睛等部位被涂神经毒剂VX后死亡。



美国政府对朝制裁新闻稿截图

  就在昨天,韩国总统特使代表团访朝取得积极成果:双方将于4月底实现第三次两国首脑会谈,同时朝鲜也开出了弃核条件。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当天深夜回应称,中方对此表示欢迎。作为朝鲜半岛近邻,中方一贯支持半岛南北双方改善关系,支持有关各方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包括安全问题在内的各自合理关切,推动半岛无核化进程。我们认为,这符合半岛全体人民和有关各方的共同利益,也有利于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希望半岛南北双方切实落实有关共识,继续推进和解与合作进程。希望有关各方抓住当前时机,相向而行,共同为推动半岛无核化和政治解决半岛问题进程作出努力。中方愿继续为此发挥应有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7: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韩都要首脑会谈了,美国还会不会对朝鲜动武?

  
   洪鑫诚 研究美国智库及两岸关系

  对于揪心于朝核问题的各方来说,应该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刚刚从朝鲜回来的韩国赴朝特使团成员、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朝韩双方将在4月底于板门店的和平之家举行第三次朝韩首脑会谈。


  韩方特使团机场合影,取自CNN报导

  “预防性战争”呼声渐起

  表面上看,南北双方实现又一历史性会面,应是危机大有缓和之势。然而,这一外交进展已可谓半岛态势日趋严峻背景下的“不得不为”。

  就在被赋予极大政治意义的“和平奥运”——平昌冬奥落幕后不久,美方便宣布要对朝鲜实施“史上最严重”制裁;之后朝鲜也不甘示弱,强势回应称“任何封锁都会被朝鲜视为战争行为”。在此之前,美国也未对“奥运外交”抱太大希望,只是为防美韩同盟分裂才卖给盟友韩国一个面子,答应延缓美韩军演。副总统彭斯与金正恩胞妹金与正在平昌的零接触也重申了美国的态度:在朝鲜弃核问题未有实质进展之前,美国并不信任朝鲜。

  因此,各方评论早便担忧奥运的“和平红利”之后,如若朝美未能尽快展开和谈,半岛局势将更加紧张。

  果然,在“史上最严重”制裁的背后,美国内部“鹰派”对朝动武的呼声已经到了令他们的许多同胞感到不安的地步。特朗普的国安顾问麦克法斯特(H.R. McMaster)等人就不止一次谈到美国在准备发动对朝鲜的“预防性战争”(Preventive War),表示“我们的时间快用完了”(We are running out of time),指责朝鲜将世界“带到战争边缘”。当然,在对朝鲜进行口头威胁这方面,特朗普更不遑多让。



《新闻周刊》报导截图

  这种被战争语言笼罩的氛围让美国国内主张外交途径解决半岛问题的一派忧心忡忡。早在平昌冬奥之前,长期关注朝核问题的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研究主任欧汉龙(Michael E. O’Hanlon)就在《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撰文,试图通过指出军事手段的危险来说服鹰派知难而退。

  欧汉龙的意思在这篇文章的标题《美国有一些对付朝鲜的军事选项——但它们都是糟糕的》中似乎已说得很明白,他对可供美国选择的几种军事行动分别做了场景模拟,结论是能靠得住的选项一个也没有,而军事冲突扩大化的风险之大,和美国能获得的潜在利益不对等。



欧汉龙在《国家利益》撰文

  顶尖智库集体反对“流鼻血”政策

  而今“和平奥运”一过,特朗普再度挥舞大棒,宣布对朝鲜实施“史上最严重”制裁,朝鲜半岛的未来更加诡谲。在此情境之下,美国国内强硬派声音高居不下,传统上对美国外交决策影响显著的几大智库都坐不住了,而他们的焦点主要集中在指责“流鼻血政策”(Bloody Nose Policy),这是近期被媒体曝出的特朗普欲对朝鲜进行有限军事打击的行动代号。

  首先,分别来自布鲁金斯学会、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CSIS)和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的三位同样具有中央情报局(CIA)背景的朝鲜问题专家联合在《今日美国》(USA Today)发表评论,痛陈所谓“流鼻血政策”的利害。



三家智库联合力推这篇评论,截图为CSIS官网转载页面

  事实上,“流鼻血”行动的争议始于本来已获提名的美国驻韩大使车维德(Victor D. Cha)的突然“下台”。此事让韩媒炸开了锅,质疑特朗普对朝鲜进行“流鼻血”军事打击的可能性是否进一步增加。据此前《华盛顿邮报》指出,车维德“下台”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其反对对朝“限制性打击”的主张与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观点相悖。在被撤换的消息披露后,车维德随即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题为《对朝“流鼻血”打击对美国人而言极具风险》的文章,指出对朝进行有限的预防性军事打击“非但不能说服朝鲜重新考虑核武计划,反而可能引发全面战争。”



车维德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车维德是美国具有代表性的朝鲜问题专家,与亚洲也有深厚连接,较支持外交手段解决问题,并曾参与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FR)2016年9月为解决朝鲜问题而发布的一篇重要独立任务小组报告(ITF)。

  那篇报告的主要政策建议为催促中国加入对朝鲜施压的外交阵营以推动半岛无核化进展,而除了车维德之外,那批小组成员还包括曾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海军上将麦克·马伦(Mike Mullen)、担任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长达12年的山姆·纳恩(Sam Nunn)等美国军、政、智库界涉及朝鲜问题的资深人士。而报告的基调也确实在美国相当一段时间的对朝政策中得到呈现,美方一度谈朝鲜必提拉拢中国、中国的帮助。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第74号ITF报告成员截图

  然而,金正恩和特朗普你来我往的挑衅以及半岛僵局长期的悬而未决让和谈派的处境越发尴尬,与主战派之间的分歧也日趋台面化——以蒂勒森和特朗普的博弈为集中体现。由于朝方不断展示其核武进展,鹰派有理由认为美方不能坐等平壤一步步达成能够威胁美国本土的核打击能力,这就使得“先下手为强”变成越来越有吸引力的选项。于是,留给外交方面的时间越来越紧迫。(http://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771
  
 楼主| 发表于 2018-3-7 17: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韩都要首脑会谈了,美国还会不会对朝鲜动武?【续】

  
  前CIA官员、智库学者对“预防性战争”细思极恐

  这种情况下,和谈派们没有,也不敢放弃努力。在他们看来,军事攻击朝鲜的后果不堪设想。因而,鹰派声势越大的时候,他们越不能在舆论上处于下风。前述三位前CIA官员在其文章中就把车维德的撤职视为美国对朝采取军事行动可能性升高的重要标志。在他们看来,目前美国和韩国媒体上充斥着讨论对朝动武的相关新闻,而美国决策层内一些高官在过去几个月以来也一直传达这类讯号。这使三位前CIA分析师认为:“在奥运会的表象之外,我们现已处于自1994年克林顿政府考虑摧毁朝鲜延边核设施以来,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战争的地步。”


  布鲁金斯学会对三位CIA出身智库学者的介绍

  这三位作者加起来共有45年研究朝鲜的经验,而他们基此经验坚信,任何针对朝鲜的军事打击都可能引发一系列事件,导致大规模的人员伤亡,同时让华盛顿此前坚持的“极限施压再接触”(Maximum Pressure and Engagement)战略前功尽弃。

  所谓“Maximum Pressure and Engagement”即通过经济制裁和外交手段让朝鲜停止导弹和核活动,并不寻求“政权更迭”。而如果朝鲜在压力下改变其行为,美国将与朝方“接触”。这一策略在去年4月被确定为特朗普对朝战略的主线,但朝方持续的核试验使该战略备受质疑,特朗普也表现得日渐失去耐心。


  但“预防性战争”可能对美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让和谈派们“细思极恐”。三位CIA出身的智库学者在文章中写到:“我们现在在三家不同的智库工作,并非对所有事情看法相同,但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达成了完全的一致。”的确,如果说布鲁金斯学会和CSIS的立场还相对接近,被视为保守派大本营的传统基金会就完全站在光谱的另一边了,特朗普上台以来就更为倚重意识形态相近的后者。所以这一次,这种跨越意识形态的智库学者联合力谏,更从侧面突显局势的紧张。

  三位学者的核心观点是,美国的“预防性攻击”,也就是说先于朝鲜采取的任何军事打击,既不能消除朝鲜对美国本土的核威胁,也无法保证地区的稳定和安全。他们认为,像“流鼻血”这样的预防性有限打击,只会增强平壤拥核的决心,进一步巩固金家政权的统治并让朝鲜对美国敌意的论述得以证实。而一旦美国率先动手,金正恩几乎不得不发起反击,冲突的规模绝非轻易可控,美国自己恐怕也会“流鼻血”。

  布鲁金斯学会的欧汉龙和同事James Kirchick在2月26日跟进的评论中更具体地分析了对朝动武的巨大风险。他们警告:“一旦金正恩决定报复,一个作用—反作用旋涡将会紧随其后,甚至可能导致针对韩国或日本的核打击,不论这是否是金正恩最初的意图。”毕竟,战火一旦燃烧,总是倾向于扩散。

  上述所有学者对于潜在战争风险可能对美国及日韩等盟友带来的伤亡都持悲观态度。根据美国国会研究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报告,考虑到朝鲜半岛的人口密度,军事冲突会对边境两侧超过2500万人造成影响,其中包括10万美国公民。该报告预估,即使不使用核武器,美朝开战也将在几天内造成3万-30万各方人员死亡。而如果中国,乃至日本、俄罗斯的军队介入,伤亡人数将进一步升高,甚至导致超出半岛范围的军事冲突。


  彭博社对国会研究处报告的报导

  除了人员伤亡之外,三位CIA出身学者还从三方面指出美国“先下手”的严重后果。其一,东北亚的战火将牵扯中日韩三个世界重要经济体,把全球经济置于混乱。其二,一场由美国先挑起的战争会导致美韩联盟的崩溃,美国也将在东北亚失去立场和信誉。如果美国在不知会盟友或不顾反对的情况下发动袭击,恰恰正中金正恩的下怀——分裂美日韩同盟。更严重的是,所谓“预防性战争”无异于向外界传达这样的讯号:华盛顿,而非平壤,才是地区紧张的根源。这也会让美国寻求未来与中俄合作对朝鲜施压变得难上加难。

  因此,三位学者呼吁美国应该保留军事选项,除非有清楚的证据表明朝鲜即将发动攻击或有将核武器扩散到恐怖组织等跨过明显红线的情况,否则不应该率先出手。他们认为,美国还有时间去改变平壤的行为和避免战争,正如特朗普政府采用“极限施压”策略已来已取得一定制裁效果。而一场预防性攻击将冒着浪费这些外交成果的风险,更可能因引发战争而偏离“半岛无核化”的终极目标。


  对此,持类似观点的欧汉龙和James Kirchick对特朗普政府提出了更严重的警告。他们认为,此前反对美国率先对朝动武的意见都尚未讨论到至关重要的一点:一旦美国不顾盟友的安危率先对朝鲜发动预防性攻击并引发战争,特朗普将因其“美国优先”而从根本上否定美国几十年来的外交政策。

  简言之,比起与朝鲜相邻的盟友日韩,美国本土不仅远离战场,且具有更成熟、完备的防御体系。因而,诸如“流鼻血”一类美国认为“有限的”军事打击对美国的安全威胁较小,却无疑置日韩两国军民于险境。

  在欧汉龙和James Kirchick看来,为了美国的安全而牺牲盟友安全的做法,将使美国长期以来外交政策的重要基石,即对盟友国土视同美国本土的安全保证,遭到颠覆。美国以保护盟友的安全为由所坚持的“延伸威慑”(extended deterrence,即在海外盟国驻军、装备核武器)的逻辑以及整个同盟的团结都将受到严重质疑。“其他国家可能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看待美国了。联盟体系的逻辑,尽管有其缺陷,至少仍然将世界上三分之二的GDP和军事支出团结在美国宽松领导下的共同事业上,而在此之后,这一逻辑可能将被永远粉碎。”二人用几乎有点危言耸听的语气疾呼,就算美国在朝鲜问题上有再高的利益,采取预防性攻击所需承受的风险都远高于此。

  和谈派能否扳回一城?

  在谏言反战的同时,和谈派们也必须提出维系外交手段的办法。与布鲁金斯学会、CSIS关系密切的外交关系协会(CFR)近期就接连针对南韩方面如何延续“奥运外交”、巩固对朝外交成果,提出相应建议。其中CFR对朝政策项目主任施耐德(Scott A. Synder)在3月2日的文章自平昌冬奥结束以来一直被置于首页显眼位置。



CFR对朝政策项目主任施耐德文章截图

  施耐德的文章观点简单明了:首先,缺乏朝美双方的对话,和平的无核化道路并不存在。其次,目前的情势让文在寅成为朝美之间最可能的协调者。因此,首尔当下的目标利用平昌冬奥带来的局势缓和以及当时建立的南北对话机制,争取时间并为华盛顿和平壤之间的谈判创造必要的条件。在他看来,韩国只有一边把朝鲜拉回无核化谈判,一边维持与美国的团结,才能避免军事冲突带来的灾难。

  由此观之,文在寅派向平壤特使团正符合此种逻辑。根据3月6日《联合早报》的报导,韩国前统一部长郑世铉表示,特使团访朝第一天就见到金正恩,看得出朝鲜态度相当积极,韩方团长郑义溶也向金正恩转交总统文在寅的亲笔信。

  郑世铉指出,对朝鲜而言,朝美对话非常重要,也迫切需要朝美对话。“我认为,特使团访朝应该取得积极成果。”而舆论也期待,金正恩既然接受韩国特使团访朝,肯定会送一份“礼物”,不会让特使团“空手而归”。

  据报导,特使团返回韩国之后将随即启程赴美向美方介绍访朝结果,而韩方还将同中国和日本进行密切协商。

  那么下一步,美国内部的和与战之辩如何发展,朝鲜半岛的未来何去何从,又将打上一个问号了。
  
发表于 2018-3-7 18: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就是为了金家的统治,想尽了一切办法。
 楼主| 发表于 2018-3-9 04: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半岛问题终于朝着正确方向迈出。。。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记者会上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从3月5日至20日在北京召开,8日上午10时全国人大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就“中国的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对于朝鲜半岛局势,王毅表示,半岛问题终于朝着正确方向迈出重要一步,接下来是将半岛局势重新纳入到和平轨道,将朝核问题重新纳入到对话解决的轨道。美朝双方尽快进行接触和对话,既坚持无核化目标,又积极构建半岛和平机制,这是中方一贯立场,也是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目标。

  英国路透社记者提问,中国一直高度重视朝美的直接谈判,请问中国在这方面可以发挥什么作用?为了实现半岛长治久安,中方是否认为美方应该撤离驻韩美军?

  王毅表示,这是当前国际社会最关注的话题,朝韩双方抓住冬奥会的契机,开展了一系列密集互动,南北关系迅速解冻,为冰封已久的半岛形势注入了一股久违的暖流。发生这样的变化有人似乎感到困惑,但其实是情理当中。

  王毅提到,在冬奥会期间,朝鲜并没有进行新的核导实验,美国、韩国也暂停了针对朝鲜的军演。事实证明,中方提出的“双暂停”倡议是一剂对症下药的良方,为南北改善关系营造了最基本的条件。

  王毅强调,现在半岛问题终于朝着正确方向迈出重要一步,我们对朝韩双方为此做出的努力予以充分肯定和支持。接下来的关键是各方积极呼应、形成合力,共同把半岛局势重新纳入到和平的轨道,将朝核问题重新纳入到对话解决的轨道。

  王毅认为,我们呼吁各方,尤其是美朝双方尽快进行接触和对话,各方沿着“双轨并进”的思路,既坚持无核化目标,又积极构建半岛和平机制,在推进无核化的进程中同步对等解决各方包括朝鲜方面的合理安全关切。这既是中方的一贯立场,也是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所确定的目标。

  王毅强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尽管隧道的尽头已经显露曙光,但是前行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每当半岛局势出现缓和时,各种干扰就会如影随形、接踵而至,现在又到了检验各方是不是真心希望解决半岛核问题的关键时刻。

  王毅提到,和平必须争取,机遇需要把握。各方应以半岛和平大局为重,以本地区人民安危为重,拿出政治勇气,做出政治决断,尽快开展一切必要和有益的双多边接触,全力推动重启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的对话谈判,中国将为此继续做出努力。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出席记者会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记者会上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出席记者会,中外媒体挤满会场

  
 楼主| 发表于 2018-3-10 14: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致谢。。。

  
  特朗普通电习近平:您的坚持是正确的



习近平应约同特朗普通电话

  国家主席习近平9日应约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着重就当前朝鲜半岛局势和两国关系深入交换意见。

  特朗普表示,围绕朝鲜核问题的接触最近出现积极进展,朝鲜方面作出了积极表态,美朝能够举行高层会晤对各方都是好事,希望朝鲜核问题最终能够和平解决。事实证明,习主席坚持美国应该同朝鲜开展对话的主张是正确的。美方十分感谢并高度重视中方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重要作用,愿继续密切同中方的沟通协调。

  习近平指出,中方坚定致力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当前,朝鲜半岛局势出现的积极变化,有利于把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重新纳入对话解决的正确轨道,也符合联合国安理会涉朝决议确定的方向。赞赏总统先生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积极意愿,希望美朝双方尽快启动接触对话,争取取得积极成果。我们也希望有关各方能多释放一些善意,避免做可能影响和干扰朝鲜半岛局势持续走向缓和的事情,努力把目前出现的积极势头保持下去。我相信,只要各方坚持政治外交解决的大方向,就一定能推动朝鲜半岛问题朝着国际社会共同期待的方向不断取得进展。

  两国元首还就中美关系交换了看法。习近平指出,今年以来,我同总统先生保持了密切联系。我们都同意双方团队要以只争朝夕的精神推进两国广泛领域的对话合作,保持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大局。希望双方共同努力,在相互尊重、互惠互利基础上,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经济合作共赢,推动两国关系在新的一年取得更大进展。

  特朗普祝贺中国全国“两会”成功召开,表示两国元首保持密切联系对美中关系发展十分重要。美方高度重视美中关系和双方合作,愿同中方共同努力,推动美中关系向前发展。

  习近平感谢特朗普的良好祝愿,指出中国全国“两会”成功举行,将为中国发展和中国同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关系发展提供积极推动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18-9-25 18:48 , Processed in 0.03961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