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学兵连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35|回复: 18

汉江的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4 19: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汉江的歌


天下大江大河,溪流湖海,我见过不少,有的河平静,温柔,如软缎,似明镜,真是天生丽质,站在它的旁边,令你心旷神怡,流连忘返,简直如临仙境,像来到传说中的天鹅湖畔;有的河,性情狂暴不羁,横冲直撞,惊涛拍岸,像一个愣头青毛头小伙;有的河坦坦荡荡,流速平缓,从容不迫,就像一个雍容大度,踱着方步的男子汉;有的河宛转回旋,两岸树木葱茏,秀气接天,像一个温婉娴静的俏姑娘。


但假使有人问,你记忆中最难忘的河是哪一条?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汉江!因为这条河,与我的青春,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我们铁道兵11师52团学兵21连200多名十六七岁的姑娘,就驻扎在汉江边上。


汉江是我们最常去的地方,每天收工后,先到江边痛痛快快地洗一洗,一天的疲劳全消失,或者沿着那漫长的柔软沙滩,找一处人迹少至的僻静河段,脱下外衣,扑进汉江里,让阵阵柔和,凉润的江浪漫过头顶,惬意极了。


那时我们住的是帐篷,记得有一天我们去施工,一场暴雨把被子褥子全打湿了,晚上无法睡觉,有战友还哭起来,我心中却无一丝悲戚,拉上战友咸玲跑到汉江边。陕南的天气多变,白天还是滂沱大雨,夜晚已是繁星满天,我们躺在江边松软的沙滩上,不顾潮气,体味着天当被子地当床的感觉,夜晚的江水呈墨蓝色,但在往沙滩进出的江浪上,仍然镶着一道依稀可辨的白边,远处闪烁着渔火。不知什么时候,明月升起来了,月的照拂,使江天上下,一片静幽幽的白色,江水中,同样也有一轮很大的月亮,月光如透明的江水如呼吸的空气,无处不在,跳荡于天空,舔着水波,舔着远处的船舷,滋润着心田。此时,万籁俱寂,唯月,唯山,唯江,唯两个相知相伴的灵魂在这恍如鸿蒙初开的世界里,那种感觉,过了这么多年,始终不能忘怀......。


岚河口码头是由我们亲手修建的码头,因为在这里有一条汇入汉江的岚河而得名,当时的襄渝铁路建设物资,有两个运输通道,一个是公路运输,一个就是汉江上的水路运输,岚河码头就在汉江边上的岚河镇。


那一年,天空中没有了细雨的缠绵,乌云如战马般奔腾嘶鸣,瓢泼大雨哗哗地倾盆而下。汉江失去了往日的沉静与温柔。上游连续不断的洪峰,像被激怒了的斗牛一样,狂暴地奔泻而下;平时苗条得像小姑娘的岚河,此刻也猛地陡涨从码头对面山涧像凶猛的巨龙,轰隆隆地汇入汉江。


汉江平时清新恬淡,似不敢走出院门的大家闺秀。宽不到300米,悠闲自得缓缓东去;此时也自大起来,桀骜不逊,借风作势,涛起浪涌,像醉酒的汉子,发起疯狂,把两岸的沙滩吞噬殆尽,江畔那高高的青杠林,只剩下了一丛丛的树梢。混浊的江水涌动着,急流奔泻,浪涛汹涌……。在这波谷浪峰之中,山洪伴着江水冲毁了安康到52团的公路,但是飞速延伸的隧道掘进不能停,大量的施工物资和生活物资就只有依靠汉江的水路运输了,我们4排被派到岚河码头,担负着卸船的任务。


往日的岚河码头已不见踪影,汉江水早已漫过码头,船只已到了岚河镇的街边上了。刚开始那几天,靠岸的船只还搭着木板,但是由于所卸物资越来越多,在木板上走反而危险,速度也慢,于是就撤掉木板,跳入齐腰的江水,我们卸船的物资每天都不同,有木料,水泥,炸药,粮食等等,水泥一袋50公斤,个头高,劲大的一次能扛两袋,粗壮的过梁木,几倍于大家的体重,大家在江水中艰难的每一步,都是靠着意志在坚持。这种只有在电影中才会展现的场面,却在我们女学兵中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演绎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滴,迷蒙着大家的双眼。


记忆深刻的还有一个雷电交加的拂晓,暴雨下了一整夜,眼看着山上的溪流早已汇成洪涛,山水就像脱缰的野马,奔腾而来汇入汉江,卷起株株朽木,推动着千斤巨石,江水一直在猛涨,山洪仿佛要吞嗜岸上的一切......。

  

嘟......嘟嘟......,一阵紧急集合的哨音把大家从熟睡中唤醒,在连长的带领下我们跑步奔到岚河江岸工地,只见那狂风掀起一堆堆大浪,恶狠狠的扔到峭崖上,堆放在沙滩上的大量施工材料,模型板,过梁木,排架等物资,已经泡在江水中.

  

这里是岚河与汉江的汇合口,水深流急,波涛汹涌,雨还是一个劲的下,江水上涨的越来越快,越来越高,又有一部分材料被卷走了,我们立即投入战斗,向高地转移木料.

  

大家跳入冰冷的江水,捞起根根巨大的排架木.转移到江岸高地上.脚步快如穿梭,穿梭亦显慢,疾如流星,流星亦逊色.突然,我脚下一滑,倒在江水里,是战友兰兰冲过来,一把拽住我,把我拖起来,看着顺流漂走的木料,我惊魂未定,呆若木鸡。


经过大家齐心奋战终于把隧道里急需的物资,安全转移到岸边高地上.连长带领大家冒雨回到连里,我们住的帐蓬已经在风雨中倒塌了,大家七手八脚把自己的东西从泥水中扒出来,在连部待命.


晚上我们班被安排在一个老乡放棺材的屋子里,挨着棺材,我们11人打起地铺,那时还没有通电,经常有人半夜起夜时,摸到棺材上,然后一惊一咋,把全班人从睡梦中吵醒


这些逝去的往事,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江水中激战的片段潮涌般冲击着我心底的堤岸。潮湿的双眸朦胧视线,一些浮光掠影焕发异彩的片断在心中涌现,美仑美奂似一幅幅镶着画框的图画,那些现在的年轻人所不能理解的举动,刹那间的幻化成点点碎金,在岁月的长河里盈光闪闪。

  

岁月流逝,在人生历程中,真正逝去的是没有用的尘垢,而美好的篇页,却作为生命的一部分,在记忆中永存。啊!汉江,记忆的河流!



发表于 2017-8-14 19: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这不仅是文笔的优美,让人读来惬意。更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经历,共同的体验,所以文章就有了共振的效果。
       这个叫兰兰的造了七级浮屠,拯救了一位能写出美文妙章的作家。
发表于 2017-8-14 20: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篇散文诗般的美文!巴山之巅汉水之滨,留下我们战友们多少难以忘却的记忆啊......
发表于 2017-8-14 20: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的经历,在潇潇的笔下,成为可圈可点,回味无穷的美文。
感谢潇潇,将女学兵的施工场景,逝去的青春岁月描绘的如此壮美,在岁月的长河里盈光闪闪!
发表于 2017-8-14 22: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文,有骨头有肉有嚼头,细细读,慢慢品,既文采飞扬,又情节饱满,引人入胜,很感动!美文,大赞!
发表于 2017-8-14 22: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文相生、才藻艳逸、云霞满纸、言文行远。
发表于 2017-8-15 07: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unyu 于 2017-8-15 08:20 编辑

如今均已步入花甲的我们,回味自己的人生,漫漫岁月里只有那一段历程是最最铭心刻骨无法忘怀的,我们已然看淡了福禄寿看淡了金钱权势,但是我们看淡不了曾经血与火激情燃烧的青春,悔也罢不悔也罢,它就在那里!它将伴随着我们走向永恒!谢谢潇潇的好文笔!让我们再一次启开记忆的闸门,往事并不如烟!!
发表于 2017-8-15 07:56: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半个世纪了,激情然烧的青葱岁月,我们一起走过,秦巴汉水那些浴血襄渝的往事,我们共同经历,汉水的歌,在潇潇才女的笔下仍然是那样的清晰仿佛发生在昨日,又一次勾起了大家对当年的回忆!
发表于 2017-8-17 18: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汉江,记忆的河流!潇潇的美文又把我们带回到青春的记忆,共同的经历,感受最深。岚河码头抢木头,咸玲,兰兰,春美,广丽......一个个英姿勃发的身影,就像发生在昨天,这种深厚的战友情谊将永远的伴随着我们的一生。


发表于 2017-8-19 14: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画面温馨情深,文笔生动感人,品读学习,问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三线学兵连 (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29号,陕ICP备16000828 )

GMT+8, 2017-9-21 14:53 , Processed in 0.020202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